2019-05-15 08:59:28新京报 记者:李云琦 编辑:岳彩周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遭遇“假夏草 ”亨通光电应收账款超90亿 占市值3成

2019-05-15 08:59:28新京报 记者:李云琦


5月14日晚间,刚刚发布澄清公告回怼财报造假质疑的亨通光电发布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方案的公告称,公司计划使用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不超过人民币6亿元的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以不超过人民币22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用于员工持股计划、转换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


5月14日,亨通光电以15.69元/股收盘,这与公司5月9日17.4元/股的收盘价减少了近13%,总市值从343.23亿元缩水至299亿元。


按照最新收盘价,亨通光电最高的股票回购价格超过了目前15.69元/股的40%。


被市场列为“白马股”的亨通光电在5月12日被质疑财务有问题。网络上有文章以《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为标题,质疑亨通集团的其他应收款对象与亨通光电的定增对象有密切关系。


5月13日,亨通光电股票跌停。随后,公司发布公告紧急澄清相关问题,并表示,部分媒体引用以“夏草”为名撰写的文章,并指明“夏草”为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财务专家郑朝晖老师,“经公司与郑朝晖本人核实确认,该文章非郑朝晖本人所写,系他人利用'夏草'名义所为。”


5月14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在网络上检索该文章发现,部分此前转发该文章的网站已经将上述文章删除。



33亿预付账款遭质疑 牵连上市公司凯乐科技


新京报通过互联网查阅到上述《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文章了解到,该自媒体认为亨通光电的定增对象与母公司亨通集团的“其他应收款对象”存在密切关系。并质疑亨通光电在募集资金超60亿元的情况下预付33亿元给凯乐科技。


5月13日晚间,亨通光电、凯乐科技双双紧急回应自媒体的质疑文章。


亨通光电在澄清公告中称,亨通光电的部分定增投资者与亨通集团的其他应收款客户“无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往来”。


“本公司业务经营和资金管理完全独立于亨通集团,未通过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地将资金提供给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使用。”


根据亨通光电2017年8月的非公开发行情况报告,公司向上海普罗股权投资、实际控制人崔根良等7名认购对象发行股票。


5月13日,亨通光电回应称,2017年参与亨通光电定增的投资者上海普罗股权投资、崔根良均没有与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客户共青城亨通投资、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发生除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往来,也没有与普罗弘盛、上海贝致恒投资发生除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往来。


此外,亨通光电的预付款项遭到质疑。根据亨通光电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期末的预付款项为33.36亿元。其中,一年以内的预付款项就有33.56亿元。


根据公司披露的预付款项质疑,按照预付款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预付款中对“供应商一”有预付款26.34亿元,占预付款项期末余额合计数的78.97%。


上述质疑文章称,亨通光电暴增的预付款主要流向凯乐科技。


澄清称预付款项产生系所处业务环节中的议价能力所决定


对此,亨通光电在澄清公告中称,预付款项产生系所处业务环节中的议价能力所决定。该项业务中,最终客户为央企,供应商亦为客户指定。因此,公司在供应端和在客户端议价能力均很弱,该业务由此产生大额的预付款项。如果公司自己直接制造而非代加工的情况,也同样会产生大额预付款项,这是所处业务环节中的议价能力所决定,而非代加工所致。


由于上述专网通信设备关键部件在总成本中占比较高,且因其高技术含量和特殊性需要全额预付采购款,采购时未发生实际的现金支出。因此,公司以银行承兑汇票方式预付给凯乐科技,再由凯乐科技向其上游供应商预付采购款。待产品交付客户后,按照约定进行货款结算。


凯乐科技也随即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接受亨通光电全资子公司江苏亨通线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亨通线缆”)委托,进行专网通信后端加工业务生产。合同签订后,凯乐科技收到亨通线缆 100%银行承兑汇票预付款,再向上游供应商预付采购款,按合同约定进行货物结算。


“公司按照与亨通线缆签订的合同,分期分批进行加工生产。公司现已生产完毕,近期将合同货物全部交付完毕,不存在占用亨通线缆资金的情形。”



去年业绩增幅放缓,今年一季度业绩下滑


资料显示,亨通光电是一家通信网络和能源互联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2018年通信网络业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24.48亿元,同比增长13.10%;能源互联产业实现营业收入96.16亿元,同比增长23.51%。


这样的业绩增速已经较此前的业绩增幅有所收窄。


数据显示,亨通光电2018年度的营业收入为338.65亿元,较2017年度同比增长3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3亿元,较2017年度同期增长20.27%。


而2016年度、2017年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1.74%、3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29.81%、60.20%。


2019年一季度,亨通光电的净利润则出现下滑。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7亿元,同比下滑5.18%。


业绩下滑的背后,近1年亨通光电股价跌幅为34.36%(前复权),其股价最高价为37.08元/股,最低价仅为14.91元/股。


澄清后宣布溢价回购股份


发布澄清公告后,5月14日晚间,亨通光电宣布计划回购公司股份称,公司拟使用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不超过人民币6亿元的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以不超过人民币22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用于员工持股计划、转换公司发行 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公司如未能在股份回购实施完成之后36个月内使用完毕已回购股份,尚未使用的已回购股份将予以注销。


“为保护投资者利益,结合近期公司二级市场股价,本次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过人民币22元/股,该回购股份价格上限不高于董事会通过回购决议前三十个交易期间,综合公司二级市场股票价格、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确定”。


在亨通光电看来,“目前股价未能充分反映公司价值”。


5月30日,亨通光电将召开股东大会,对关于《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方案》的议案进行投票表决。


亨通光电称“本次回购股份方案尚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以特别决议方式逐项审议通过,存在股东大会审议不通过的风险”。


应收账款已超90亿元,几乎是公司总市值的三分之一


亨通光电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报告期末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总额为96.13亿元,占期末总资产比例的25.44%,较上年期末增长32.34%。


这样的应收账款数字几乎是公司总市值的三分之一。在年报中,亨通光电称,“主要为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增加,应收账款相应增加”。


根据应收账款明细,其中有81.85亿元的应收账款属于应收账款,14.28亿元为应收票据。到2019年一季度末,其应收账款+应收票据总额107.2亿元,其中应收账款为93.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亨通光电并未披露公司应收账款的大客户明细。根据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对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合计为26.9亿元,其中应收账款位列第一的大客户“客户1”的应收账款为9亿元。


亨通光电关联方应收账款分别为西安西古光通信有限公司、威海威信光纤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其中西安西古光通信应收账款为1.86亿元。


按照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5名应收账款情况,第二名为亨通光电国际有限公司,对应应收账款为3.49亿元;黑龙江电信国脉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对应应收账款为8565万元。


资料显示,亨通光电国际、黑龙江电信国脉为亨通光电子公司,西安西古光通信为亨通光电联营企业。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杨许丽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