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4 14:45:37新京报 记者:张思源 张姝欣 编辑:徐超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豪掷三千万拍下巴菲特饭局 孙宇晨否认是“币圈贾跃亭”

2019-06-04 14:45:37新京报 记者:张思源 张姝欣



6月4日凌晨,波场创始人、“马云最年轻门徒”孙宇晨在其个人微博中证实此前的传闻,他以破纪录的456.788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3万元)价格拍下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宴。他表示,自己一直都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的长期信仰者,同时他公开邀请区块链行业知名人士一起与巴菲特交流。

在波场的内部群中,新京报记者看到,投资者与工作人员在热烈讨论有关今日行情,以及这场价值3153万元的天价午餐。有人称,“午餐拍下来是一周前的事,上周trx(波场币)悄悄涨了30%,知道消息的人已经埋伏好了,消息一出来就是卖的时候,看到消息去买,那就是纯韭菜”。

孙宇晨:钱是一种资源和自由


孙宇晨


“我已经成功搞定,相信会带给整个区块链行业一个巨大的惊喜,整个区块链行业都将从中受益”,这位“90后创业领袖”给天价拍下巴菲特午餐这样的评价。

美国常青藤盟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北京大学学士、前Ripple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波场TRON创始人、移动社区应用陪我APP创始人兼CEO、马云湖畔大学首期学员……孙宇晨的个人公众号上有这样的自我介绍。

这些名头之中,在此前GQ何韬对其的专访中,孙宇晨最为自豪的事情,就是入选马云创办的创业者培训营“湖畔大学”。“马云最年轻的门徒”,也赫然显示在其百度词条之内。

在他的个人微博中,不管是从提前三天就开始的“天价午餐”的宣传,或者是其几乎每天都有的微博更新来说,孙宇晨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其自信而活跃的一面。

2015年6月,他在微博多次发布关于他登上《鲁豫有约》的消息。陈鲁豫在节目中问他:10年以后,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他回答:我想做“三有”新人,有钱,有趣,有理想。

陈鲁豫追问:那你现在是几有?

他笑着回答:“已经是‘三有’了。希望10年后还能保持。”

有媒体评论,孙宇晨靠着对声名的强烈渴望,完成了人生的一系列跳跃。“一定要赢”,是他人生的信条与核心逻辑,因为“这是一个按了加速键的时代,我绝不能被甩在后面”。

在面对媒体关于“精心炒作自己”的质疑上,孙宇晨解释,必须这样做,公司才能生存。“我们这种初创公司,说白了还是太low嘛。只能靠老板狂出台,狂做PR,才能吸引投资者注意,不然靠什么跟大公司们拼?3个月没动静,就被干死了。PR在我们这儿就是跳动的心脏,时不时就得蹦跶一下,不蹦就死了。吃相是很难看,但是没办法。”

“只要投资人不介意,我就不怕(这类批评)。会介意吗?不会。我这是用很低的成本推广了公司,投资人当然乐于看到。”孙宇晨在GQ何韬的专访中这样说。

他确实也从未掩饰对金钱的追求,“钱是一种资源和自由”,90后孙宇晨说,“我衡量人的标准是看你赚多少钱”。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否认,说不欠任何人钱

孙宇晨


区块链和币圈让孙宇晨名利双收。

2015年福布斯30岁以下创业者名单曾将孙宇晨纳入其中,当时在对孙宇晨的介绍中写着,宇晨的“狂妄”在于,他想重构全球金融清算体系。Ripple清算体系和价值网的研究原来仅仅存在于学术的讨论中,而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这种思想似乎有了成为现实的可能。在美国,RippleLabs已经A轮融资3000万美元。在中国,这一清算体系有更大可能获得大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的支持。

新京报记者自天眼查中发现,孙宇晨共担任包括锐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12家企业的法人代表;13家公司的股东,其中,7家公司投资比例超过80%;并在9家公司担任高管;对14家公司具有实际控制权。

对于孙宇晨,业内一直都有不同的声音。

一位区块链领域投资人对记者表示:“他能做出这件事情(拍下巴菲特午餐)我一点都不意外,本来他就是高调的人,也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他表示包括之前挑衅以太坊,和V神互怼之前跟V神,也都是“博关注”。但该投资人也表示,高调行事的风格不是坏事,毕竟有人需要“为币圈发点声音,让外界关注到币圈有哪些人”。

针对波场的底层技术,该投资人认为“做得一般”,没有什么产品和技术上的创新。他还表示目前整个区块链技术还在早期发展阶段,还没有很实际的应用落地,公链间的技术差距也不大。

2017年8月25日,波场开始项目众筹,发行代币10亿枚,共募集到6亿元。一个多星期后的9月4日,国家七部委联合发布公告,明确禁止项目方的私募行为。孙宇晨以总部在国外为由,声明拒绝退币,一时间波场和孙宇晨成为币圈让人瞩目的对象。

面临外界压力,最终孙宇晨选择了妥协。他在2017年赴美后再未回国,其代币登陆海外多个交易所。此后波场出现一系列高调营销和被业内质疑的操作。

据媒体报道,在一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的录音中,李笑来称,“你再去看孙宇晨,就不用讲了,他肯定是忽悠。”业内开始传出“币圈贾跃亭”的说法。

针对“币圈贾跃亭”的说法,一位交易平台从业者表示,“贾跃亭在出事之前,你也无法判定他会像现在一样,还是依旧风头正劲。所以,他们这么高调,到底对不对,是不可知的。”

因业务合作跟孙宇晨有过多次接触的DAPPReviewCEO牛凤轩跟记者回忆对孙宇晨的第一印象,“只要你之前看过GQ孙宇晨的报道,就很难不戴着有色眼镜看他,我承认我也是一样”。

但他也承认,在跟孙宇晨和波场团队有接触后,印象有所转变。“孙宇晨本人虽然有很多争议,但2018年后,波场在DAPP(去中心化应用)领域发力,我也因此有契机跟波场有比较频繁的接触,我发现波场团队执行力很强,从去年十月底到现在,波场已经有400多个DAPP,这个数量的增长很可怕。”牛凤轩表示。

针对这次拍下巴菲特午餐,牛凤轩认为肯定有一定的公关成分在,但是另一方面,这是“old money跟new money的对话”。

财经评论家肖磊对记者表示:“但愿孙宇晨不会成为币圈贾跃亭”。在他看来,这个行业现在没有任何规则,可以任意用各种消息来操纵自己发行的币,所以投资者是非常弱势的,没有任何保障机制,被割韭菜的概率几乎是100%,我对孙宇晨本人没有什么偏见,只是其发行的币已经公开交易,这种背景下任何举动都应该是值得关注的。

针对本次孙宇晨用456万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肖磊公开发文表示,这是对加密货币行业的大利空,因为无论是官方还是媒体,对这种信息都会产生警惕,站在行业历史看,会成为行业疯狂的一个历史印记。

孙宇晨曾公开否认“币圈贾跃亭”的称呼,并认为这纯粹是一种“诽谤”。在一次公开的媒体采访中,孙宇晨告诉媒体,他和贾跃亭是完全不同的:第一,两人的家乡不同,第二,所创立的项目国际化程度不同;第三,贾跃亭欠了很多钱,而他——孙宇晨不欠任何人钱。

巴菲特称比特币是“幻想”,孙宇晨拉币圈领袖赴宴


“股神”巴菲特


“天价午餐”的举办者“股神”巴菲特对比特币并无太大好感,曾多次公开“唱衰”比特币。

有币圈人士称,在币圈,巴菲特就是“瘟神”一般的存在,甚至几乎每年都要公开“diss”比特币:

2014年,在接受CNBC采访时,巴菲特劝所有人远离比特币,“它基本上只是一种幻影,是转移资金的一种途径,关于比特币具有巨大内在价值的想法在我看来是个笑话”。

时隔三年的2017年11月,巴菲特在《福布斯》杂志上刊文,在此抨击比特币不能创造价值,是个“不折不扣的泡沫”。巴菲特说,“它根本就没有意义,这东西居于监管之外,居于控制之外,无论是美国联储还是其他的央行,都无法监测。我对这件事根本就不相信。我认为它迟早要彻底崩盘。”

自2017年起,一年一度的“声讨比特币”从未被巴菲特忘记。

2018年,在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巴菲特称“加密货币最后的结果是会很糟的,因为他们没有产生任何跟这个资产相关的价值,这类资产的价值取决于更多的人进场,然后持有者以比买入价更高的价格卖给接盘的人。”并在谈及对于比特币大涨的问题上表示,“可能是老鼠药的平方了。”

2019年2月,巴菲特在接受CNBC采访时就再次“炮轰”比特币,“加密货币根本没有任何独特的价值,它基本上就是一种幻想,还称比特币吸引的是骗子”,而对于区块链,巴菲特认为,虽然比特币背后的技术区块链很重要,但这种技术的成功并不是取决于加密数字货币,并表示,虚拟货币和土地或公司股票不同,不是增值资产,虚拟货币的价值依赖于更多的人进场。因此,投资者对虚拟货币的需求是唯一的价格决定因素,使数字货币成为“骗子”的便利工具。

对于巴菲特对比特币如此不看好的原因,业内人士分析,在价值投资教父巴菲特看来,价值就是现金流以及高分红,他投一家公司,抱定的目标是持续持有,获得分红,从不因为价格原因而出售。

孙宇晨则在拍下巴菲特饭局后,表现出了某种“说服巴菲特”的信心。

他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在他看来,长期价值投资策略与加密货币是一回事。“给主流社会科普区块链的价值与合理用例的道路长且艰,与其追求赚快钱,我们的目标是告诉大家真正的投资是与远见和执行力相关的。”

孙宇晨称,此次与巴菲特共进午宴,将是一个谋求互相理解和成长的机会。为了增进对话并支持整个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社区,他将邀请数位区块链业界领袖一道,前往纽约共赴午宴。

这场饭局走向将牵动币圈所有人的心。从这一点来说,孙宇晨似乎已经取得了某种成功。

新京报记者 张思源 张姝欣 编辑 徐超 校对 范锦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