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9 11:41:23新京报 记者:张泽炎 编辑:徐超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安踏驳浑水:经销商自称子公司为分享文化 复牌低开

2019-07-09 11:41:23新京报 记者:张泽炎


7月9日开盘前,安踏体育(02020)发布澄清公告,否认沽空机构浑水MuddyWatersResearch对其“秘密操纵经销商”的指控。开盘后,安踏体育一度急跌2.67%,此后又迅速上涨,截至上午9:38,安踏体育涨1.27%,报51.65元。

安踏在澄清公告中表示,公司注意到,浑水机构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内容有关指控安踏集团控制部分主要分销商,以操控其报告的财务资料。安踏集团坚决否认指控,并认为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为此,安踏在关于其分销商的独立性和其他问题上进行了回复。

此前7月7日,沽空机构浑水发布报告称,建议沽空安踏。7月8日,安踏体育短暂停牌。停牌前较上一交易日跌7.32%,市值蒸发109亿。

安踏集团:点名的25家经销商均独立于集团

浑水机构在报告中表示,安踏与旗下分销商关系密切,目的是制造有利其公司的财务报告。报告指控安踏私下操纵27家分销商,当中至少25家为一线分销商,共占安踏约70%零售额。

浑水机构表示,据该机构采访的安踏前执行官的说法,通过控制分销商的财务部门,安踏可以欺诈性地操纵财务报表。

浑水机构在报告中列举了27家经销商,表示根据该机构收到的这些实体的信用报告,这些公司2017年的销售成本约占人民币55亿元,约占安踏报告总收入的三分之一。这些分销商的信用报告通常显示毛利率仅为7%至8%,净利润率接近于零。

浑水机构预计,真正独立的一级经销商的毛利率约为30%至35%,这是基于对内部人员采访得到的信息。

浑水机构在报告中表示,自从2007年进行IPO开始,安踏体育就将独立分销商称为自己的子公司。部分独立经销商并没有使用“ANTA”名称,而是成为新实体。沽空机构还称,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经销商的所有者是安踏董事长丁世忠的代理人。

对此,安踏集团表示,董事会确信,浑水报告中所提述的所有本集团25家分销商均为独立于本公司或其任何关连人士(定义见上市规则),且与彼等并无关连的第三方。集团各分销商拥有其自身的管理层团队,作出独立商业决定,并拥有独立于本集团的财务及人力资源管理功能,且并无相互控制关系。

此外,安踏表示,本集团对其于中国的所有分销商采纳统一的批发折扣政策,并根据行业惯用的按照分销商的零售管理表现考核向其提供返利,集团与其分销商之间并无任何管理费用摊分。

安踏称,由于集团大部分分销商均是该地区内唯一销售本集团产品的分销商,在其各自的分销协议所列明的指定区域内销售本集团的产品,故集团在销售及营销策略、市场管理及表现考核系统等方面会提出更多的指引及与彼等保持定期沟通,以确保于该区域本集团的产品获得业务成功。尽管有该等指引及讨论,分销商负责作出最终商业决定及自负盈亏。

子公司还是经销商?安踏体育:仅为一分子,接受企业文化

浑水机构在报告中指责安踏体育将分公司变为经销商。对此,安踏体育表示,由于公司分销商仅销售安踏体育的产品,集团提倡及分销商接受及分享安踏体育的核心价值观及企业文化,并将彼等视为安踏品牌的一分子。

安踏体育承认,有时候部分分销商为了推广业务的便利,会自称其为公司的子公司或分公司,而并非以法律的定义来表述。有关声称并不是有意建立亦并非确定一个法律关系,而是仅表明这些经销商为安踏品牌一分子的事实。

此外,安踏体育表示,为支持分销商,本集团允许该等分销商使用品牌名称安踏、安踏品牌标志以及其他行政工具(例如电子邮件域名及通讯地址)。鉴于集团与其分销商紧密的工作关系,存在个别雇员离开本集团并加入分销商或相反的情况。该等情况乃为相关雇员的个人职业规划及决定,且在行业中并非罕见。

浑水机构在报告中表示,有四名参与分销的安踏前高级管理人员和一名前任广州市安大贸易发展有限公司高级经理对他们透露了内部消息。记者注意到,广州市安大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大贸易”)是安踏旗下的分销商公司,该公司实控人为林爱民,最终受益人为丁清亮。公开资料显示,丁清亮为安踏体育董事长丁世忠的内兄。

在沽空机构的报告中,该机构称,有安踏前高级管理人员对他们表示,安踏体育自己的批发商即安踏体育的分销商有控制权。安踏体育对这些分销商进行投资,称为“子公司”。子公司的人事经理、财务经理必须是安踏体育的人,安踏体育对总经理和高层有最终话语权。

安踏在澄清公告中表示,公司股东应知悉相关指控反映沽空机构的意见,而沽空机构利益一般而言与公司股东的利益可能并不一致,而且相关指控可能旨在蓄意打击对本公司及其管理层的信心并损害本公司的声誉。因此,公司强烈否认指控,并促请本公司股东及潜在投资者审慎对待浑水报告及指控。公司保留权利采取一切适当行动(包括展开法律诉讼程序),以保障其合法权益免受针对本集团的任何毫无理据的指控损害。

目前,安踏体育已向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申请自2019年7月9日上午9:00正起恢复本公司的股份买卖。7月9日开盘后,安踏体育一度急跌2.67%,截至上午10:50,安踏体育跌1.171%,报50.65港元。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编辑 徐超 校对 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