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1 10:35:20新京报 记者:陈维城 编辑:徐超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网易有道赴美上市 教育会成为网易的“利剑”吗?

2019-10-01 10:35:20新京报 记者:陈维城


10月1日,网易有道在美提交招股书,如顺利IPO(首次公开募股),网易有道将是网易系中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公司。网易有道股票代码为“DAO”,承销商包括花旗集团、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瑞士信贷、汇丰银行。

招股书显示,网易有道2019年上半年营收5.49亿元,同比增长67.7%;亏损1.68亿元,2018年全年营收7.32亿元,亏损2.09亿元。

网易首席执行官丁磊曾在网易2018年Q4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在线教育将是网易重点布局的业务方向。而在今年Q1财报电话会议中,丁磊再次重提网易会加大对在线教育的投资。

近年,随着对教育领域的布局,“有道”不再只是部分人眼里的词典,或是简单的英语学习工具,而是成为包含了语言翻译、在线教育、智能硬件、云应用等的在线教育产品矩阵,经过业务整合,成为网易教育主体。

随着BAT在在线教育领域的持续加码,网易有道在今年也动作不断,高管频频现身在线教育相关活动,丁磊亲自将教育纳入集团层面的大战略当中,有观点称,网易有道或成为指向互联网巨头们的一把“利剑”。

有道赴美IPO,专家:定价不能太高

2006年,网易有道公司成立,一款有道词典逐步成为大众熟知的软件;2014年,网易宣布开放有道词典作为在线教育平台,意味着正式进军互联网教育领域。目前网易有道旗下包含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惠惠购物助手、有道学堂等多个品牌(产品)。

曾经提到“有道”,大众会直接联想到有道词典,网易有道通过扩大布局,切入了在线教育赛道。2016年,“有道学堂”改名“有道精品课”,并投入5亿资金扶持教育IP,扩充K12等课程品类。一年后,高中课程品类成为“黑马”,单月营收突破1000万。随后,网易有道在K12在线课程上进一步加码,搭建了小学和初中的培优业务。2018年,网易也密集上线了有道数学、有道乐读等多款面向K12用户的“AI教育”产品。

一位网易有道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4月份左右,公司内部便开始讨论网易有道将赴美上市的消息,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中概股行情表现不错,资本市场出现回暖趋势,大环境不错,可能是网易有道选择赴美IPO的原因。

目前是上市的好节点吗?丁道师称,关键看网易有道自身业务是否扎实,能否支撑起资本给他的想象力,整体数据来看,网易有道在互联网教育市场中取得一定发展,再加上网易的背书,近期上市可能会有一个良好的表现,前提是定价不能太高。

招股书显示,2019上半年,网易有道MAU(平均月活用户数)超过1亿,有道精品课今年上半年注册用户121万,付费用户33.8万,转化率2.8%。其中K12付费用户10.5万,同比增长80.8%。

融资方面,2018年4月,网易有道宣布完成首次战略融资,由慕华投资领投,君联资本参投,投后估值达11.2亿美元。网易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网易有道的营收增长60%,其中有道精品课报名人次达到2000万,K12业务营收增长了3倍。

游戏放缓、电商疲软,为什么是“教育”?

2019年年初,网易总裁丁磊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公开提出,“教育”业务板块首次被纳入集团层面的大战略当中。今年开始,网易有道相关的战略、业务调整似乎都在为网易有道赴美IPO做铺垫,而网易近期在教育业务板块的频频动作也体现了网易在谋求游戏、电商等业务外的新发展。

网易近期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网易2019年第二季度净收入为187.69亿元,同比增长15.3%;净利润(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为36.45亿元,同比增长33.8%。

上述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4.33亿元,同比增加13.6%;电商业务净收入为52.47亿元,同比增加20.2%;广告服务净收入为5.82亿元,同比下降8.3%;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为15.07亿元,同比增加23.2%。

网易各项业务中,仅有广告服务收入同比有所下滑,其他业务都呈现增长态势,其中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成为最大亮点,不仅在所有业务中营收增速最高,还实现了毛利率由负转正。网易在财报中披露,创新业务及其他毛利润的环比和同比增长主要归因于网易云音乐、网易CC和有道在线教育的净收入增加以及更好的成本控制。

上述财报显示,网易游戏业务增长放缓,虽同比增长,但营收环比出现了小幅下滑,同时受版号收紧等影响,整体游戏行业于近年都面临较大挑战。电商方面,网易电商毛利率水平一直处于较低水平,甚至一度低到4.5%(最高曾达13.1%)。

此次赴美IPO之前,网易电商业务出现大动作。9月6日,网易和阿里巴巴共同宣布阿里巴巴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丁磊当时表示,此次合作符合网易的战略选择,公司会继续推进聚焦战略,将资源集中在优势领域。

“网易有道的上市只是一个开始。”丁道师表示,网易旗下有很多资产,要么拆分、要么融资,网易有道上市后,不排除网易云音乐等业务也有接触资本市场的可能性。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指出,独立分拆上市对于公司业务未来发展有益,不仅网易这么做,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都会采取独立分拆上市的方法,来促进业务的更好发展。

网易有道CEO周枫在一次媒体活动中透露,网易云课堂、卡搭编程、中国大学MOOC等原杭州教育事业部的产品与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等并列在有道学习Apps的范畴中。周枫当时表示产品架构的调整代表着业务思路上的转变,网易有道将在2019年加大内容方面的投入,考虑通过并购等方式引入优质的内容团队。

巨头跨界教育,K12的战争正在打响

不仅网易,各大互联网巨头近年来都有在(在线)教育方面布局,孩子们的“刚需”K12(教育类专用名词,普遍指基础教育)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随着“互联网+教育”被纳入政府工作报告,在线教育迎来了政策红利。

艾媒咨询《2019上半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逐步上升,预测在2020年达到3.05亿人;同时,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逐年增长,预计2020年达到4538亿元。

BAT等互联网巨头早已嗅到了在校教育这一块“肥肉”,纷纷进场。腾讯的布局包括在B端自建教育产品,包括腾讯微校、腾讯智慧校园等,同时也投资了多个知名教育产品布局C端,包括新东方在线教育、VIPKID、猿辅导、百词斩等;阿里巴巴在在线教育方面投资了作业盒子、校宝在线、超级讲师、超级课程表等,同时热爱教育的“马老师(阿里创始人马云)”还兼顾了线下教育,创办湖畔大学、淘宝大学等;百度也于2018年底确定了“内容化”、“智能化”、“个性化”教育发展方向,发展知识领域业务。

“AllinK12”是周枫2018年多次强调的一句话,他也曾在公开采访中表示,“整个在线教育领域的盘子有1万亿。新东方和好未来作为市场中的佼佼者,也只占几个点”,他还称,在线教育领域的竞争不会像互联网其他领域的竞争那么激烈。

广发证券研报显示,在线教育是基于互联网的内容教学,行业发展已进入了盈利模式探索期,目前在线教育面临获客成本高、师资内容缺乏、付费意愿低、盈利模式待清晰等问题。有互联网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教育行业其实还面临着投资回报周期较长的问题,而资本是逐利的,很多公司虽早已入场,但面临着或中途搁置或遭洗牌被迫中途退场的情况。

从互联网整体格局来看,网易电商业务前有阿里;游戏业务旁有腾讯;广告方面百度和字节跳动依旧在“虎视眈眈”,而网易能否在“不那么激烈”的教育领域“超车”还是未知。

新京报记者 程平 陈维城 编辑 徐超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