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6 07:40:01新京报 记者:程维妙 陈鹏 编辑:李薇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中粮信托曲线上市背后:IPO不易 信托曲线上市成潮

2019-10-16 07:40:01新京报 记者:程维妙 陈鹏

信托业转型大幕早已拉开,伴随转型的关键词还有一个,就是曲线上市。


10月12日,央行发布《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拟明确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界限、认定标准及监管安排。作为主要非标通道的信托再引讨论。实际上,以去通道为标志之一的信托业转型大幕早已拉开,近年伴随转型的关键词还有一个,就是曲线上市。

近日,中粮信托实现曲线上市。自2016年底信托业开启一波曲线上市高峰后,截至目前,已有江苏信托、昆仑信托、五矿信托、浙金信托、中粮信托等九家公司成功“走进”资本市场。业内人士认为,信托公司曲线上市有利于拓宽融资渠道,对公司抗风险能力及品牌建设都是利好。不过公司信息也将更为公开化,受到更多的注视和监督。如中粮信托、江苏信托、昆仑信托、浙金信托等公司的未决诉讼情况受到关注,部分还受到监管问询。

第九家曲线上市,多公司未决诉讼曾遭监管问询

近日,中原特钢宣布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完成,中粮资本已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下属的信托等金融业务亦已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中粮信托就此实现了曲线上市。

据记者统计,这是第九家实现曲线上市的信托公司,在68家信托公司中占比13%。目前,英大信托、百瑞信托等公司的曲线上市计划也已浮出水面,尚在征途上。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不少公司进击资本市场前,未决诉讼成为一个“绊脚石”。如证监会曾向中原特钢提出22个问题中,12个涉及中粮信托,包括诉讼、仲裁进展、投资股票情况等。彼时中粮信托有12宗1000万元以上重大未决诉讼,中粮信托作为被告的1宗,在其余11宗诉讼中为原告,且绝大部分已向法院提起诉讼及财产保全申请,涉案金额约23亿元。

三年间曲线上市的过半数信托公司被监管层询问过未决诉讼案件。例如江苏信托曾披露未决诉讼2起,涉及信托规模合计30亿元;昆仑信托与河北融投的5亿元纠纷被牵出,这一纠纷在昆仑信托此前的财报中却只字未提;浙金信托曲线上市路历时半年多,先后遭到过上交所、证监会的多次问询,为了重组成功,浙金信托大股东浙江国贸曾在回复证监会问询时称,对于浙金信托存在的未决诉讼纠纷,愿意兜底坏账损失部分1.43亿元。

一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表示,每个案件情况不同,未决诉讼要具体分析胜败诉的可能性、败诉会造成的损失以及对公司主业和营业收入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

不过有的未决诉讼额已是公司同期净利润的数倍甚至数十倍。如2018年,中粮信托净利润为4779.5万元,23亿元未决诉讼额是其净利润约48倍。

对于业绩下滑及未决诉讼等情况,新京报记者给中粮信托发去邮件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该公司一位相关人士称,上市是母公司主导的,对相关事宜不好置评。根据中原特钢2019年半年报,中粮信托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2.75亿元,同比增长一倍多。半年报显示,部分诉讼已判决并生效,有些尚未判决,都对公司利润无重大影响。

一位信托公司内部人士认为,子公司的业绩表现会直接影响到集团上市估值,也要看信托公司子公司在集团的重要性,重要性越突出,业绩表现对于估值影响越大。

IPO存难度,曲线上市是双刃剑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曲线上市对信托公司在资本实力提升、开拓业务、抗风险等方面都有帮助。

一家头部信托公司研究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信托公司来说,曲线进入A股市场有利于拓宽信托公司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进一步打破净资本约束的限制;此前,信托公司在净资本压力之下,不能上市融资,只好选择增资扩股。上市无疑是更为有利的融资方式。此外,信托公司获得融资后,还可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信托业资深研究员廖鹤凯进一步称,提升资本实力理论上就可以在提升信托公司抗风险能力的同时,助力信托公司开拓更多的业务。特别是对于之前的区域性运营的中小信托公司拓展全国市场更为受用。

在与股东和集团其他子公司的业务协同方面,廖鹤凯分析称,信托牌照在我国本身就是可以跨金融市场操作的综合平台,在我国分业监管的环境下对于大股东意义非凡,不论何种形式上市,都是可以直接提升信托公司实力,间接也就提升了大股东实力,特别是产生的乘数效应,更可以助力大股东大力拓展自身领域,又可以帮助信托公司涉足更多传统业务,发掘更多创新业务模式和交易结构。

一组数据也可佐证。2016年末曲线上市的4家信托公司,2017年投资收益均有所增长。其中,昆仑信托2016年投资收益2.21亿元,2017年增至6.74亿元,增长逾2倍;浙金信托2016年投资收益0.15亿元,2017年增至0.64亿元。业内人士指出,近年信托公司的展业范围正逐渐从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扩展至消费升级、产业升级等新兴领域,作为资产管理的一种重要渠道,未来有广阔发展前景。

曲线上市也是很多公司退而求其次拥抱资本市场的一个路径。上述信托公司研究员表示,信托公司单纯借壳上市及IPO短期可能性还很低。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表示,上市对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等方面更为规范和严格,而信托属于私募性质,没有核心业务模式,盈利能力难以持续,所以目前直接上市的信托公司只有3家。从监管和业内对公司未决诉讼的关注度也可以看出,信托公司拥抱资本市场后,在信息公开化等方面无疑也会受到更多注视和监督。

“上市对信托公司是把双刃剑,信托公司需要适应这个规程,也有利于促进信托公司规范化经营。”上述信托公司研究员表示。

信托牌照价值仍然突出,成集团打造金控平台切入点

上述信托公司研究员表示,借壳上市是很多国企发展金融板块的重要安排,不仅是为信托公司增资,也是增强金融发展实力的重要路径。

业内的共识是,信托公司牌照价值仍然突出,已是很多集团打造金控平台的切入点。上述头部信托公司研究人士称,过去10年,信托业从不足3000亿元的行业规模增长到如今超20万亿元的庞大体量。随着盈利模式和自身定位的日渐清晰,信托公司作为优质金融资产的价值逐渐凸显。各家信托公司盈利状况良好,各项指标往往居于金控平台前列,同时,信托公司横跨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实业市场,在上市过程中会被视为优质资产,成为打造金控平台的切入点。

不少信托公司还参股了银行、基金等其他金融机构。如陕国投参股长安银行、江苏信托持股江苏银行、厦门信托持股南方基金等。

廖鹤凯表示,目前看来不论是不是金控平台本身或者金控平台的一员,信托公司保持较高的相对独立性运营,对于自身或者集团都是有更大的效益的。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陈鹏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张彦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