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4 12:26:00新京报 记者:陆一夫 许诺 编辑:王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当当将走向何方?

2019-10-24 12:26:00新京报 记者:陆一夫 许诺

在俞渝的执掌下,“去李国庆化”的当当能走得更好吗?


10月23日深夜,当当创始人李国庆与妻子俞渝在社交网络上公开发生冲突。俞渝在李国庆朋友圈下的评论中指责其家庭暴力、私生活混乱。而李国庆则否认这些指控,并称自己是“为了儿子忍受了23年”,随后,更在微博曝出7月底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离婚,但俞渝不同意。这对曾经共同创立当当的夫妻,如今已经彻底决裂。


成立二十年以来,当当这家“夫妻店”在经历了上市与退市、搭伙与散伙之后,已经被京东等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24日凌晨,俞渝在其朋友圈中贴出一句“家门不幸,顾客无碍,当当更好”,在俞渝的执掌下,“去李国庆化”的当当能走得更好吗?


多次拒绝巨头投资

复制亚马逊模式的当当逐渐掉队


作为国内电商领域的昔日龙头,当当曾是行业里的佼佼者。1999年,李国庆、俞渝创立当当网,在当时淘宝尚在摸索、京东未转型电商前,当当的自营电商模式令人瞩目。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当当网先后完成三轮融资,合计金额达到4400万美元,这在当时已经是天文数字。


自营模式+中国市场,当当被视作是“中国亚马逊”,也因此在2004年获得亚马逊的青睐,后者希望以1.5亿美元的高价收购当当70%到90%的股份。


但在意公司控制权的李国庆和俞渝并不同意。2010年12月,当当在美国上市成功,成为中国首家在美上市B2C网上商城,上市当天市值超过23亿美元。次年1月,当当市值一度超过26亿美元,这是公司上市后的最高水平。


后来,当当在2013年错过了百度的入股,2014年又再错过腾讯的注资,继而失去了追赶阿里和京东的时机。李国庆透露,当时当当坚持中立,当当高管集体投票最终决定不站队。


“其实当初在京东接受腾讯投资之前,我们拒绝了腾讯的投资,现在看可能有点后悔。”今年2月份,李国庆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5年7月,当当提出私有化计划,并于次年9月退市。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当当从美国退市后也曾想回归A股,但无奈A股的上市门槛相对较高,当当的发展潜力和盈利有限,再加上有京东、阿里等强大对手,实现单独上市已几乎不可能。


2018年4月,海航科技披露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计划通过发行股份以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初步估值为75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俞渝和李国庆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共16.49%。


今年7月,当当副总裁陈立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当选择海航是看中其8000万的用户,以及其全球供应链能力,包括遍布各地的免税店。“当当是线上的,而(海航)这些都是线下资源,我们想把这个场景结合起来。”他表示,交易终止对当当本身没有影响,在收购过程中公司是正常运营的。


对于下一步的计划,陈立均表示当当现在没有刻意去接触谁,但是如果有人上门公司也不拒绝。“我们现在考虑的A股、港股都是选择”。


李国庆出走之际

商业模式滞后的当当早已露出疲态


在当当网即将成立20周年之际,创始人李国庆却决定离开。今年2月20日,李国庆发出公开信,“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李国庆助理告诉新京报记者,李国庆离开当当后将担任CRYSTO公链生态旗下DAPPCEO。此后,他又参与创办了知识付费应用“早晚读书”。


对于离开当当网的原因,李国庆在公开信中称,“这三年新业务的经历,让我对投资和创新有了全新的思考,与其在成熟大平台内部创新,不如彻底外部,因为心理学告诉我们:‘改造比塑造难’,也是我这次愉快‘出走’的重要原因。”


“国庆其实已经淡出当当管理层有三年多了,当当不是外界所想的夫妻店,这个认知是有误区的。”今年1月9日,陈立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李国庆退出当当管理层是“两个人商量跟我们选择的结果”。他透露,俞渝是董事长,她领导高管团队决定大政方针。


当当网也在2月20日发出公告,称从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兼任公司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从持股比例来看,俞渝的确是目前当当的实质掌权者。2010年当当赴美上市时,李国庆持股38.9%,俞渝持股4.9%;如今公司私有化后,俞渝持股已经飙升至64.21%,为当当第一大股东,李国庆持股比例下降至27.5%,为第二大股东。从后来事态的发展中可以看出,李国庆的出走并不像他在公开声明中那么“愉快”。


而作为国内最早的自营电商平台,当当在电商行业日新月异的变化中未能抓住行业发展的趋势,错失了几次转型机会。在品类选择方面,当当多年来一直坚守图书市场,虽然曾试图增加品类和向第三方商家开放,但当当的图书收入一直稳定在60%以上。与3C、服装、美妆等品类相比,图书市场的规模有限,而且线上化率已超过60%,很难再有上升空间。


其次是在仓储物流上,不愿烧钱的当当未能建立足够优势抵挡京东、苏宁的进攻,虽然公司在全国多地建立仓储中心,但配送使用的是社会化物流服务,这导致配送速度和效率上低于竞争对手,从而造成用户流失。


曹磊表示,当当的商业模式太滞后,在新型电商模式和业态上又缺乏布局,“这是影响大资本进入的一个核心问题。”


他认为,当当在现有的核心业务技术上很难做大的拓展和提升。“垂直电商多元转型的理想状态是,能够串联起有效的闭环,建立小型生态圈,从而形成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割裂的状态只会导致资金和注意力的分散。”


进入俞渝时代,拥抱“场景化”和供应链改革的当当能否成功转型?


2016年退市后的当当未再主动公布财务数据,但经营状况比外界想象中要好。根据海航科技拟收购当当时披露的财务情况显示,2017年当当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3.42亿元和3.62亿元,较2016年分别增长14.27%、200%。


对于当当的经营现状,陈立均透露,当当2018年实现一百多亿销售,GMV大约为150亿至160亿,四亿多利润,公司持续5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


在与京东、天猫的较量中,陈立均强调当当不主动发起战争,“但是如果别人去挑这个战争,作为行业老大我们也决不手软。”他认为,这个行业的存亡关键已经不是所谓的竞争,而是盗版。陈立均表示,今年当当计划牵头成立反盗版联盟,建设白名单制度,同时投入资金帮助出版社打假。


在采访过程中,陈立均谈及最多的是当当的“变”,比如积极拥抱小程序、抖音等新渠道,比如公司内部推行轮岗制度和活水计划。


而这一切的变化来自于俞渝上任后的推动。在李国庆离开后,这位CFO出身的联合创始人开始对公司的组织架构和业务标准化,为接下来的“场景化”和供应链改革作准备。


当当求变,既有主动也有被动。在资本层面,从纽交所退市后,当当去年宣布与海航旗下的天海投资推进重组方案,这是一次主动的出击;在人事上,李国庆的彻底离开与俞渝的大权在握,这是当当内部未曾料到的局面。


在电商这条赛道上,当当正驶向深水区。按照陈立均的说法,当当在俞渝的带领下已经确立了“场景化”的主体战略,并将在供应链上深化改革,打通全行业的各个层面的脉络。


但对于一家已有20载历史的互联网公司而言,求变谈何容易。俞渝将面临的,是来自传统竞争对手的搏杀,以及一众新兴电商公司的挑战。她将向外界证明,当当不仅仅是李国庆的公司,以及被外界低估的图书市场,值得当当花更多的时间去聚焦和打磨。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许诺

编辑 王宇 校对 范锦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