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8 15:26:24新京报 记者:白金蕾 编辑:梁缘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详解斗鱼三季报:大主播也看性价比,腾讯成破局关键先生

2019-11-28 15:26:24新京报 记者:白金蕾

新京报讯(记者 白金蕾)11月27日,游戏直播平台斗鱼(NASDQ:DOYU)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并在当天稍晚举行分析师会。财报显示,第三季度斗鱼总营收18.59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81.3%;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排除非业绩因素影响),录得净利润7220万元,环比增长37%,较上年同期扭亏。财报发布后,斗鱼股价以每美国存托凭证8.02美元跳开,最终收涨2.84%至每美国存托凭证7.84美元。


用户规模方面,斗鱼三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下称:月活)和移动端月活分别为1.64亿和5210万,分别同比增长14.7%和26.1%。值得一提的是,斗鱼付费用户达到700万,同比增长66%。此前虎牙三季报显示,其平均月活和移动端平均月活分别为1.46亿和6380万,付费用户为530万。


对于近日甚嚣尘上的斗鱼、虎牙合并传闻,斗鱼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少杰在回答分析师提问时称,“这取决于大股东腾讯的意愿,但目前没有任何确切消息。”“游戏直播的价值是推广发行新游戏,及延长老游戏生命周期,在这两点上斗鱼表现非常好,且斗鱼在月活人数、付费人数上均有优势”,因此陈少杰认为在几家与腾讯合作的游戏直播中,斗鱼占据优势。


自宣布入局游戏直播领域,快手在营销活动、商业数据、补贴策略上表现激进。针对这一现象,陈少杰回应分析师称,虽然快手入局挤占了一部分用户时长,但赛道足够大,渗透率相对低,可以容纳足够多的公司。谈及和快手的关系,他坦言并无直接竞争,“从用户群体角度看,斗鱼和快手聚焦点不同,斗鱼的用户更多是硬核电竞玩家,用户质量、粘性也更强;从内容形式上看,短视频相当于赛事集锦,直播是更完整的赛事体验。”


腾讯成直播下半场关键先生


经过多年的发展,国内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形成从游戏版权、电竞赛事到直播平台、公会、主播、粉丝及衍生品的产业链,这其中又以游戏版权和电竞赛事为核心。一场知名电竞赛事的直转播权限都在数千万元级,甚至更高。


腾讯掌握着游戏版权和电竞赛事等上游资源,同时以重金入股斗鱼、虎牙等头部游戏直播平台。可以说,腾讯在游戏直播领域扮演着“关键先生”的角色,也正因此,虎牙、斗鱼合并的传闻一直不断。


早在今年3月,斗鱼上市之前,就有直播行业投资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腾讯曾试图促成斗鱼和虎牙的合并,原因是担心斗鱼上市冲击虎牙股价,或者二者股价相互影响。


孵化了虎牙的欢聚时代公司内部人士也曾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腾讯未来成为虎牙控股股东的可能性非常大,届时斗鱼和虎牙合并将非常具有想象空间,更关键的因素还在于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愿不愿意放手。


近日这一传闻再度甚嚣尘上,有在直播行业从业多年的高管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李学凌团队有意套现离场,而斗鱼方面则在争取合并时的主导权及高管的任命权。腾讯促成二者合并的原因,则是降低内容成本和防御快手直播。


对于上述传闻,斗鱼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少杰在回答分析师提问时称,“这取决于大股东腾讯的意愿,但目前没有任何确切消息。”“游戏直播的价值是推广新游戏,及延长老游戏生命周期,在这两点上斗鱼表现非常好,且斗鱼在月活人数、付费人数上均有优势”,因此陈少杰认为在几家与腾讯合作的游戏直播中,斗鱼占据优势。


虎牙招股书披露,腾讯旗下全资子公司Linen Investment Limited目前持有虎牙32.0%股份,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期间以当时公平的市场价格购买额外股份,以达到虎牙直播投票权的50.1%。斗鱼此前累计完成了6轮融资,腾讯共参与4轮融资,招股书显示IPO后腾讯持有斗鱼37.2%股份。


此前腾讯已经在探索建立直播行业标准。此前新京报曾独家报道,今年上半年,腾讯着手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等建立直播内容、主播公会的管理体系,下半年建立,明年全面落地。体系建立完成后,国内的其他平台要想获取体系内游戏直播、短视频的内容,需要向腾讯及相关游戏直播平台支付一定的版权费用,其中大部分为腾讯的游戏版权费用。同时,该体系也将对头部主播的跳槽和薪资问题进行协调。近日,触手直播获腾讯全量游戏的衍生内容授权,也与该体系相关。


技术手段降低带宽成本,自建CDN和P2P


斗鱼2019年第三季度总营收18.59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10.25亿元,增长了81.3%,财报称这主要是由于在直播收入增加所致。


具体而言,斗鱼的营收主要由直播收入、广告和其他收入构成,在三季度分别占比89.4%和10.5%。其中,直播收入16.62亿元,同比去年的9.08亿元增长83.0%,直播收入的增长主要是由于付费用户量和单用户平均付费水平增加所致。广告和其他收入1.96亿元,同比去年的1.16亿元增长68.5%。


斗鱼三季度收入成本15.4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9.67亿元,增长了59.4%,主要是由于增加了收入共享费用(主播分成)和内容费用。收入共享费用和内容成本从2018年同期的7.89亿元增长66.0%至13.04亿元,主要是由于与主播分成的收入共享费用增加,以及斗鱼对与电竞相关的内容和自制内容的投资而导致的内容成本增加。带宽成本从2018年同期的1.42亿元增加6.1%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1.51亿元。


对于带宽成本增幅的显著收窄,斗鱼财务副总裁曹昊称,是由于斗鱼在技术上实现了优化,今年10月和1月相比,其直播峰值的观看量上升了70%,但在云服务厂商的计费上只增加了18%。斗鱼还通过一些主动管理赛事峰值,管理冷门、长尾流量的拉流,以提高带宽使用效率。同时,斗鱼自建CDN和P2P的使用率的开始提高,也让整体费用下降。


曹昊称,斗鱼一直在技术和模式上进行创新,比如国内首家在直播中使用弹幕功能,在游戏分区中引入小额打赏的粉丝付费体系。斗鱼此前资料显示,目前其已经拥有上千个知识和技术专利,仅2017年一年的时间,斗鱼申请的专利数量就超过了一千条,其中发明专利超过800件。


高薪时代已过,头部主播也看性价比


今年10月初,冯提莫在微博中暗示未来可能不再与斗鱼续约,此后也并未与任何平台签约。多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冯提莫此次提出的签约价格为五千万元一年,属于较高的续约费用,综合计算超过张大仙、PDD、骚男、miss头部主播等。


针对头部主播冯提莫、张大仙出现约满未续的情况。曹昊在回答分析师时称:“一些头部主播有时候会要求支付高额的签约费用,我们会综合考虑,当主播收益并不能覆盖主播签约价格时,就会出现不续约的情况。”他还表示,就斗鱼数据看,一些头部主播离开平台,对平台的营收和数据影响不大,而目前斗鱼和主播的签约时间都是三年到五年,平台上排名前100名的主播只有几名在一年内到期。


曹昊判断,从长期来看主播签约费用将逐渐降低,而内容成本将可能小幅升高。“随着恶意挖角行为得到规范,主播签约费在逐渐降低。随着新游戏的发行和老游戏的持续推广赛事的开展,目前国内的版权有分播版权开放竞争趋势,我们预计未来版权费会有一定的上升。”他提到,斗鱼也探索一些自制内容。


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现在直播行业跟早期疯狂烧钱的状态差别很大,可以定义为下半场。这个阶段,用户流量和主播资源基本上被头部几家企业垄断,中长尾玩家面临淘汰,考验平台的不再是对个别主播的争夺,而是整体的运营和签约体系。


艾媒咨询《2019上半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54.6%的受访直播用户会观看直播平台的自制节目,且男女比例持平。艾媒数据显示,斗鱼以日均41.4分钟用户活跃时长位居在线直播首位,其后依次为花椒、YY直播、虎牙直播、企鹅电竞,日均活跃时长分别为38.7分钟、36.8分钟、36.3分钟和34.2分钟。艾媒报告认为,随着直播行业的发展,直播用户对于新娱乐场景的需求和对平台内容生态的丰富性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直播自制综艺节目将成为各平台泛娱乐布局的重要一环。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编辑 梁缘 校对 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