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9 17:05:30新京报 记者:李云琦 编辑:孙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亚太药业信用评级再遭下调 9个月时间市值缩水80亿

2020-01-09 17:05:30新京报 记者:李云琦

新京报讯(记者 李云琦)不到一年总市值下滑80亿的亚太药业,信用评级再次遭下调。

  

亚太药业1月9日发布公告表示,新世纪评级发布关于下调亚太药业的信用等级公告,决定下调亚太药业主体信用等级为A+,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下调“亚太转债”信用等级为A+。

  

截至2020年1月9日收盘,亚太药业股价报6.69元/股,对应总市值35.89亿元。相较于2019年4月10日的116.69亿元总市值,已经缩水超80亿。

  

此前的2019年12月25日,亚太药业宣布对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失去控制。1月初,亚太药业及公司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法定代表人相继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亚太药业也在1月3日收到深交所关注函。

  

1月8日晚间,亚太药业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公司虽然在上海新高峰董事会中占多数席位,但在后续管控过程中,未能进一步获取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泰州新生源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武汉光谷新药孵化公共服务平台有限公司等公司的重要经营资料,不能实际控制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亦无法正常开展业务。

  

1月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亚太药业,向公司了解被下调信用等级对公司借款等事项的影响、未来是否考虑转让持有的上海新高峰股权,接线人员表示,证券事务代表不在,自己并不清楚相关情况。

  

亚太药业信用评级再遭下调 被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根据亚太药业1月9日公告,新世纪评级宣布下调亚太药业信用等级,决定下调亚太药业主体信用等级为A+,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下调“亚太转债”信用等级为A+。

  

新世纪评级称,下调评级主要基于对亚太药业失去对全资子公司的控制、公司财务报表将发生重大变化、公司治理及内部管理存在问题、公司及董事任军已被立案调查、实际控制人股票质押比例达85.58%几项考虑。

  

这已经是两个月的时间里,亚太药业再次评级被下调。此前的2019年11月,新世纪评级对亚太药业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进行了不定期的跟踪评级,对亚太药业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稳定调整为AA/负面。

  

当时新世纪评级表示,亚太药业业绩下滑明显,预计全年发生大额亏损,2019年度的净利润预计为-7.5亿元至-6.5亿元;公司董事、上海新高峰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否认违规担保,对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投反对票;实控人的质押比例较高。

  

数据显示,亚太药业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下滑明显,营业收入7.25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滑24.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为-702万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104.36%。

  

此外,根据亚太药业第三季度报告,上海新高峰业绩大幅下降,根据预估情况拟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亿元。


  

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以来亚太药业股价整体下跌,截至1月9日,亚太药业收盘价报6.69元/股,对应总市值35.89亿元。截至2019年4月10日,亚太药业收盘价报21.75元/股,对应总市值116.69亿元。

  

子公司失控问题待解 公司及董事遭立案调查

  

2019年12月25日,亚太药业突然宣布,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对外担保情况,且2019 年经营业绩突然出现大幅下降,为全面核实相关情况,加强子公司管理,公司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管控工作受阻,上海新高峰无法正常运营,子公司失去控制。

  

资料显示,亚太药业2015年12月收购上海新高峰100%股权,当时的交易对方实际控制人任军仍担任上海新高峰董事长、总经理。

  

对上海新高峰失去控制早在2019年10月就初见端倪。10月28日,亚太药业发布公告称,通过自查发现上海新生源未经正常的审批决策程序,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

  

但上海新高峰对此事并不认可。2019年10月29日,任军在一次亚太药业董事会决议中,对亚太药业《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及其正文》投反对票,并表示上海新生源不存在违规担保事项;上海新高峰管理层无法得到充分授权,平台建设停滞,项目实施款项不予支持等,日常工作开展受到严重阻碍,造成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业绩下滑。

  

在宣布对上海新高峰失去控制后,亚太药业及董事任军相继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亚太药业、任军进行立案调查。1月7日,亚太药业宣布,决定提请股东大会罢免任军董事职务。

  

在1月8日晚间,亚太药业在回复关注函中表示,公司未能接管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上海新生源等共10家公司印章和营业执照等关键资料,不能对其实施控制;同时,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部分核心关键管理人员等相继离职。

  

“公司虽然在上海新高峰董事会中占多数席位,但在后续管控过程中,未能进一步获取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泰州新生源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武汉光谷新药孵化公共服务平台有限公司等公司的重要经营资料,不能实际控制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亦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根据目前情况,公司不再将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据了解,1月17日,亚太药业将举行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任军董事职务的议案》。


记者 李云琦 编辑 孙勇 校对 李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