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2 23:15:04新京报 编辑:孙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字节跳动组织调整:中外业务线清晰,期待管理升级

2020-03-12 23:15:04新京报


近两年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组织架构升级的大年,阿里、腾讯、小米、快手等知名互联网企业都进行了相应调整。2020年3月12日,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之际,宣布组织全面升级。在宣布进行组织升级的内部信中,字节跳动全球CEO张一鸣不但宣布了一系列人事任命,还对字节跳动新近的教育业务进行了点评,阐述了对公司治理、管理和文化的思考,以及如何让科技公司创造更多价值。

  

人事变阵:中外业务线更加清晰

  

在这封内部信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字节跳动的人事变阵,这一变阵让其中外业务的划分更加清晰。

  

具体而言,张利东、张楠将分别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其中张利东将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商业化、战略合作伙伴建设、法务、公共事务、公共关系、财务、人力;抖音CEO张楠将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作为中国业务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搜索等业务和产品。两人均向张一鸣汇报。

  

在上述内部信中,张一鸣提到,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的他,未来将和原musical.ly创始人朱骏一起完善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这也意味着,此前以被收购身份加入字节跳动的朱骏,已经成为字节跳动海外业务的重要管理者之一。同时,上述内部信还透露,2019年年底,包括华纳音乐集团前高管Ole Obermann、微软前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网络安全专家Roland Cloutier等在内的海外高管已经加入字节跳动海外团队。

  

张一鸣将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同时帮助新加入的高管融入。同时,他还将重点关注以下四点,即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企业的管理,如何让科技公司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张利东于2013年加入字节跳动,担任字节跳动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商业化相关业务。内部同事对张利东的评价,聪明且有原则。据内部知情人透露,字节跳动过去几年的多个新兴业务,包括穿山甲、懂车帝、幸福里,以及部分休闲小游戏,都是张利东在内部推动孵化的。进入字节跳动前,张利东曾就职于媒体,担任过副总经理一职。


  

加入字节跳动前,张楠是一名互联网创业者。2013年,张楠创业做图片社区App,后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张楠带领团队加入字节跳动,并负责公司的UGC业务。2016年,张楠从0到1推出了抖音、火山等产品。2018年,张楠被任命为抖音CEO兼公司市场品牌负责人,全面负责抖音、火山、市场品牌等业务,在异常激烈的竞争环境中,抖音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短视频产品。此外,张楠还牵头公司的相机业务,带领团队研发出轻颜、剪映等广受欢迎的新产品。2020年3月,剪映已是国内最大的移动视频编辑工具。

  

管理升级:让科技公司创造更多价值

  

字节跳动提供的资料显示,张一鸣将聚焦于更大的挑战,即建立一个全球的、多元的、超大型的企业。他在上述内部信中也发表了同样的看法——“如何建立好一个超大型全球化企业,对我们来说,还是新的课题。”他坦言,管理一个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公司,并不容易。

  

张一鸣判断目前字节跳动管理问题,最直接的反馈是员工敬业度和满意度统计结果下降了。他希望在未来三年走遍所有有办公室的地区,目的是建立全球化的多元兼容的组织,通过更好的组织,激发每个人的潜能和创造力。“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理解公司这个产品的本质是什么,对改进管理很重要。”张一鸣在内部信中写道。



  

此外,他认为科技公司组织方式变化,会带来很多新的变化,在业务、财务、人力方面都有体现。财务上,如何把UG中的LTV引入内部财务报表,各个业务之间应该如何结算成本。人力上,在职能、业务、市场三个维度交叉下应该如何组织人才。相应的,企业内部工具也需要新的研发优化。这些也将是张一鸣未来思考和研究的。

  

张一鸣还坦言,虽然字节跳动在企业社会责任方向做了很多工作,但总体上还远不够,尤其是和字节跳动要在全球范围达到较高的水平的目标相比。

  

此前张一鸣还曾在公司成立七年时演讲中表示,企业践行社会责任,不应做表面功夫。他在上述演讲中称,头条系的公益项目“头条寻人”,目前已成为国内最有效而且找到人数最多的平台。公司早期,有同事建议做404寻人,即在一个打不开的网页放上寻人启事。但张一鸣坚决反对,因为“这个方法,根本找不到人,都是噱头,不如不做。如果我们要做,就认真找到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后来字节跳动基于产品特点,探索出了LBS寻人,现在已经找到超过1万人。张一鸣希望“我们所有的公益项目都认真追求可持续、大范围、高效率,不要做表面工作。 ”

  

关注新业务: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

  

教育是字节跳动跨界尝试的新业务方向。

  

2019年10月14日,字节跳动称计划于明年年初发布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该产品由原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负责。2019年5月27日早间,据外媒报道,字节跳动在开发自己的智能手机,消息人士则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字节跳动在做的是一款儿童手机,主要是针对教育领域的尝试,而不是进军手机硬件。2019年1月22日,字节跳动官方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将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并称有锤子员工入职公司,这是正常的人才流动。

  

过去几年,字节跳动持续在教育领域进行探索,包括投资美国大学Minerva,孵化了好好学习、gogokid、AI KID等产品,收购了学霸君等。字节跳动方面表示,整体教育业务仍在初期探索阶段,现阶段对教育领域的关注点将更多集中在相关的硬件产品上。

  

张一鸣在内部信中也提到了教育业务,他认为教育业务现在还是很早期,这项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对于已有成功业务的公司来说,启动新业务是不容易的,有惯性也有惰性,在新的领域大胆的尝试,是始终创业的重要标志。”张一鸣说。

  

张一鸣此前对字节跳动的定位是“务实浪漫”,“务实浪漫”就是把想象变成现实,face reality and change it。成立八年时间,“务实浪漫”的精神始终贯穿其中:不做容易的事,做正确的事;刨根问底,抓住本质,尊重用户;拥抱不确定性,保持可能性;独立思考,有生命力,面向未来。

  

新京报记者 刘畅 编辑 孙勇 校对 薛京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