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5 22:32:41新京报 记者:张妍頔 编辑:赵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星美控股的最后一道附加题

2020-03-25 22:32:41新京报 记者:张妍頔

如今的星美控股,在艰难地做着留给它的最后一道附加题——如何从资金链断裂和债务危机的困境中抽身?

股票继续停牌,公司在内地的电影院暂时停业,债务重组等问题尚无重大进展,星美控股日前发布的一则公告并未带来令人兴奋的消息。

3月25日,记者获悉,从2018年9月开始尽调的中植系仍在讨论是否要做星美控股的白衣骑士,保利去年不再插手星美院线的整合。2月26日,英皇公告收购星美文旅股权,危机中的星美在整合过程中敲响了数个资本大佬的大门。

曾经的院线龙头之一,将要被一场资本游戏给拖垮。经过在三四线城市的疯狂扩张后,星美控股资本版图逐渐扩大,泡沫也随之产生,商誉吞噬利润,资金链断裂。如今的星美控股,在艰难地做着留给它的最后一道附加题——如何从资金链断裂和债务危机的困境中抽身?



从保利到英皇,星美控股敲下资本大佬的门

2018年5月,新京报独家报道了星美控股的欠薪事件,星美控股的资金链危局逐步浮出水面。当年9月3日,在港上市的星美控股开始停牌,至今未复牌。

3个月后,星美控股彻底告别了恒生指数。2018年12月10日,恒生指数公司发布公告称,由于星美控股持续停牌,公司于2018年12月7日收市后以系统最低价格0.0001港元将星美控股从恒生综合指数中剔除。除了将星美从恒生综合指数中剔除外,公司也把星美一并从恒生指数项下的恒生消费品制造及服务业指数、港股通指数、港股通中小型股指数、港股通小型股指数、港股通中国内地公司指数及港股通非AH股公司指数等系列指数中剔除。

生存,成为星美控股要面对的首要问题。白衣骑士能否出现,对于星美控股极其重要。经过近一年时间,从保利到英皇,星美控股挨个敲响了资本大佬的门,但从星美文旅收购星美控股核心资产的100亿港元价格来看,星美控股的要价并不低。

2019年9月11日,星美文旅公告显示,星美文旅拟作价30亿港元,向保利文化收购保利影业全部股权,保利影业旗下有70多家影院正在运营;作价100亿港元向星美控股收购成都润运全部股权,成都润运为星美影院的运营主体,目前有200多家影院正在运营。

彼时,星美对媒体表示,央企保利有望入主星美,进行资产重组。近日,保利内部接近交易的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保利曾有入主星美的打算,但并未成功,暂时没有进一步进行资本运作的计划。

今年2月26日,英皇文化产业公告其直接全资附属公司Time Oasis Limited有意收购星美文旅8.29亿股股份,约占公告日星美文旅已发行股本的52.51%。

试图剥离影院资产的星美控股还在尝试转型移动通信。其于2019年12月4日发布公告称,已就收购新盟通信传媒全部股权签订谅解备忘录,公司拟以不超过9.8亿港元的价格收购新盟通信传媒全部已发行股本,新盟通信是柬埔寨首家推出4K质量的电视提供商、唯一的OTT电视服务提供者、也是柬埔寨唯一的三网合一运营商。

债转股能否拯救悬崖边的星美控股?

2020年2月28日,星美控股2018年年报姗姗来迟。

在2017年年报中,星美控股曾发出2018年将继续强化主营业务,全力开创中国影院2.0时代的美好愿景,并表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星美集团在中国拥有约365家影院,2290块屏幕,预计到2018年底集团在全国的影院总数将变成约450家。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底,星美控股在中国拥有288家影院,1792家屏幕。

早在2018年9月7日,多名星美影院员工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位于深圳、成都、沈阳等地的多家星美影城由于资金等原因被停业,据星美财务人员李美透露,截至当时星美仅100多家影院正常营业。

2018年,星美控股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报告期内,星美控股的收益减少55.87% 至约16.72亿港元,年内亏损约50.82亿港元,每股基本亏损为160.61港元。

星美控股最近一次公布自己的债务情况是在2019年9月2日,截至当年8月31日,其尚未向其部分雇员支付的工资总额约为人民币8100万元,尚未支付的物业租金总额约为人民币940万元;尚未向供应商支付的已在集团影院上映电影的版权费用总额约为人民币2000万元。这只是冰山一角,此前星美控股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星美控股计息债务总额约60亿港元。

巨额债务压顶,擅长资本运作的星美系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星美控股于是选择了债转股。星美控股多次在公告中表示,正在就债务重组与各方积极磋商,引入包括债转股等手段。

某参与过债转股的上市公司前高管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市场化债转股是解决企业不可扭转的债务危机的最好解决办法,对于债权人来说,也是不得已为之的一种手段。特别是影视股在近两年遭遇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压力以后,国家也鼓励非刚性兑付的手段,比如债转股解决企业难题。说到底这是一个用时间换空间的博弈,债务方希望债权人能够在核销一部分利息的情况下,参与到上市公司的进退当中来;而债权方因为由不同主体构成,信托、私募、金融机构其实诉求都是不一样的,他们可包容的债务打折程度也不一样,最终诉求也不一样。

截至今年3月3日,星美控股还未能与相关债权方签订实质性条款。

横亘在债转股中的还有香港老牌影视公司电视广播(即TVB)的清盘诉求。2019年4月25日晚,星美控股公告显示,截至公告日,星美控股拥有未偿还的主要可换股债券金额累计达13.50亿元(以4月25日汇率计算),其中,TVB为最大“债主”,尚未偿还金额为83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5990万元。TVB在2018年业绩预告中披露,当年股东应占溢利为3.01亿港元,就星美控股所发行的8.3亿港元的债券而确认减值金额为5亿港元,导致其报告期内亏损1.99亿港元。据wind数据,这是TVB上市近20年来首次亏损。

一旦清盘,星美控股的债转股计划也将落空,截至3月3日最新公告,星美控股是否遭遇清盘还没有定论。

2019年4月3日,卢永仁辞任星美控股董事会执行董事及主席,理由是其获任TVB独立非执行董事或会涉嫌利益冲突。

与星美渊源颇深的中植系愿意当白衣骑士吗?

在星美向保利和英皇求援的时候,与星美素有渊源的中植系依旧按兵不动。

2017年,星美控股在试图回A的过程中中植系也有参与。当年3月15日,成都润运与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合盛一号(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东证归鼎(上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建银国际(深圳)投资有限公司订立增资协议。据此,投资者有条件同意出资合计人民币25亿元,以换取成都润运经扩大股权合计约15.625%。星美控股拥有的成都润运股权被摊薄至84.375%。中泰创展的大股东为解茹桐,持股比例为83.65%。

此次增资也为覃辉试图借助宇顺电子回A埋下了伏笔。

2018年1月,上市公司宇顺电子公告称,拟由上市公司通过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或两者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成都润运100%股权,作价200亿元,本次交易构成借壳上市。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星美圣典或星美国际,实际控制人将从解植坤变更为星美系实控人覃辉。

3个月之后,宇顺电子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因重组标的实控人覃辉或将被证监会处罚,决定终止本次重大重组事项。

在星美控股遭遇财务危机后,2018年9月14日,星美控股发布公告,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魏裕泰及三名执行董事郑吉崇、任晓楠、孔大路集体请辞。几乎同时,2018年9月初,星美员工内部盛传中植系将要投资星美控股,此前一直在全国做尽职调查。

3月25日,据接近中植系的内部人士表示,中植系是否将对星美控股伸出援手仍在讨论过程中。

新京报记者 张妍頔  编辑 赵泽  校对 付春愔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