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19:15:00新京报 记者:肖玮 编辑:赵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康得新股东会:经营企稳年报或非标 重整暂无可公告方案

2020-03-26 19:15:00新京报 记者:肖玮

邬兴均指出康得新的生产经营已处于企稳的状态,公司目前面临的困难主要是资金紧张和法律诉讼。

3月26日下午,上市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康得002450)在江苏省张家港环保新材料产业园康得新行政楼会议室召开公司 2020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出席会议的公司管理层包括董事长邬兴均和副总裁邵振江,受疫情影响,到场的中小股东较以往大为减少,新京报记者和数百名中小股东通过现场股民提供的视频直播观看了会议召开的情况。


股民提供的康得新股东会直播画面截图。



重整是公司能否扭亏的前提 暂无可公告方案

其间,有现场股民提问关于公司重组进展的情况,对此,康得新董事长邬兴均表示,根据公司目前的整体状况,公司未来要彻底脱困,需要进行一个司法重整的工作,这应该是大家的一个共识。

“从公司管理层来讲,重点做几个事情,第一是维持好生产经营,保护好我们的产业,维持好整体的重整价值,这可能是作为董事会和管理层能够着力的最主要的地方,维持好重整的基础。”邬兴均表示,“公司咨询过一些专业人士,上市公司重整涉及面比较广,包括法院、政府、证监系统等,周期会比较长,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可行性,具体进展、进度涉及信批要求,不方便说。”

邬兴均表示,对于重整的情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到有完善的方案可以进行公告的阶段,一旦有比较明朗的情况,一定会及时公告。

随后,有股民提问“民生系是否会控股康得新”“传言宝能也有意向,是否有过接触”,对此,邬兴均回应称:“目前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对公司表现出可以到谈做战略投资人、可以控股公司,这个情况没有。同时,公司也没有接触过宝能这一块。”

此外,在回应股民提问“2020年是否会扭亏为盈”时,邬兴均表示,不管公司2020年能否扭亏,大的前提应该是解决目前整体的困境。“能够把所有债务问题等困难,通过整体的重整工作,彻底解决掉,这是今年能否盈利、能否发展的前提条件,如果没有这个前提条件,谈这个意义不大,债务问题就可以把公司给完全肢解掉。”

邬兴均:2019年年报非标可能性挺大

此外,康得新能否保住上市地位以及听证会的进展情况也是股民关注的重点问题。

康得新此前曾一度陷入“无会计所接单年报审计”的境地,容诚会计师事务所和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相继“爽约”。不过事情已有转机,3月10日,康得新董事会审议通过,拟将2019年度审计机构变更为公证天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公证天业”),聘期一年。

公证天业将在康得新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与公司签署业务约定书。从股东大会现场表决结果来看,该议案已获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有股东提问“公司2019年年报会不会非标”,对此,邬兴均表示:“非标的可能性,应该说,在不明朗的情况下,我们2019年年报非标的可能性挺大的。”此前,康得新2018年度的财务报告审计意见类型为无法表示意见,如果2019年年报再次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非标”审计意见,根据相关规定,康得新存在被暂停上市的可能性。

邬兴均表示:“你提到北京银行的案子,对年报非标有没有影响?我不是会计的专家,公司会不会非标,取决于整体情况,不会取决于某一个点,所有事情是否水落石出,是否已经落地了,这是公司会不会非标的一个标准。”

不过,邬兴均表示是否非标并非最根本的问题,“就公司现状,从我个人角度而言,是否非标,这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是2020年的情况怎样,是否有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案,使2020年报表变成正常的报表。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

值得注意的时候,前述“北京银行的案子”涉及康得新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122亿存款”的纠纷,去年7月24日,康得新及其部分子公司曾向公司大股东康得集团、北京银行及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提起诉讼,并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受理。但随后由于无法缴纳案件诉讼费6300多万元,该案被法院撤诉。

邬兴均在此次股东大会上表示:“去年有一个诉讼费的问题,因为缴不起,被北京法院撤掉了,后来公司再组织律师团队进行研究,下一步,我们也根据我们新的诉讼策略,重新进行起诉。事情往后拖了一下,主要是因为公司的资金原因。”

是否有必要进行二次听证?

“从公司角度来讲,没有太大的必要性”


牵扯康得新上市地位的另外一件事情是证监会于去年召开的听证会。

去年7月5日,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康得新存在虚增利润总额119亿元、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等多项违法违规事实。

其中,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利用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分别于2014年至2018年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65.23亿元、58.37亿元、76.72亿元、171.50亿元和159.31亿元。

在收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后,康得新向证监会申请召开听证会,经过两次延期后,听证会于去年11月19日在证监会召开。听证会的主要争议集中在监管部门和康得新对于虚增119亿元利润的数额和虚假业务等问题的判定上,听证会的最终结果将影响到康得新是否直接退市等问题。

听证会举行至今已有4个月,但尚未有最终结论,现场有股民提问“是否会举行二次听证”,邬兴均回应称:“我们一直通过委托律师跟证监会处罚委等相关单位保持信息交流,并将公司的一些业务情况进行汇报。有没有必要第二次听证?也不取决于我,从公司的角度来讲,没有太大的必要性,因为我们沟通的渠道都比较顺畅。”

“证监会什么时候出最终结论不是我们决定的。我也希望上市地位能够保住,我们永远有这个决心,大家不用怀疑。”邬兴均表示,“我们的态度在听证会上非常明确,我可以把我们律师在听证会上的态度重复一遍。首先,我们承认有虚假业务,其次,我们无法确认有这么大金额的造假业务。”

此外,邬兴均指出康得新的生产经营已处于企稳的状态,公司目前面临的困难主要是资金紧张和法律诉讼。

“资金极其紧张,正常公司要储备几个月、几年的资金,我们现在是考虑这个月,最多考虑下个月,考虑不了三个月以后的事情。公司目前还不能实现完全自我的现金流的平衡,所以导致资金每个月有侵蚀。”邬兴均表示,“第二点困难是法律诉讼的困难,我们面临着被司法执行肢解的可能性。危机发生已将近一年了,很多诉讼已经进入了执行阶段,在执行阶段里,产生了很多执行的情况,也包括现金被划扣的风险,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经营。”

对于如何摆脱前面提到的困境,邬兴均表示,从管理层的角度来讲,日常工作要围绕前面两大困难来做,要避免去年7、8、9月三个月时候有可能存在突然死亡的情况。“其次,要围绕如何彻底解困的方案的研究、推进和协调等这些工作来做;第三,保壳工作,这也是管理层日常需要面对的一个工作,跟处罚委、律师团队等的信息交流汇报、证据交换的工作。”

新京报记者 肖玮 李云琦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项玲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