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3 17:43:12新京报 记者:陈鹏 编辑:陈莉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回顾消金公司2019:长银五八成黑马,四家被罚百万

2020-04-03 17:43:12新京报 记者:陈鹏

上市公司年报相继披露,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业绩也间接浮出水面。4月3日,新京报记者不完全梳理发现,目前招联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长银五八消费金融、晋商消费金融等8家消金公司业绩出炉。其中,招联消费金融保持业绩快速增长态势,2019年净利润同比提升17%至14.66亿元,而晋商消费金融净利润同比下滑36.3%至5221.95万元。此外,长银五八消费金融成为年度业绩“黑马”,去年净利润增幅高达18倍。

 

“黑马”长银五八消费金融净利润破两亿

 

对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来说,“利润王”一座难求,但“黑马”常换。2017年,“两岁”的马上消费金融净利润达5.78亿元,较前一年的652.2万元增长约88倍,成为打破行业格局的大“黑马”。

 

而回首2019年,又有新的“黑马”出现。长沙银行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长银五八消费金融实现营业收入7.12亿元,取得净利润2.1亿元。相较2018年1105.96万元的净利润 ,长银五八消费金融的利润增长了18倍。而全年结束,长银五八消费金融的总资产也破百亿,资产总额达到103.81亿元。

 

哈银消费金融去年也实现了利润翻番。根据哈尔滨银行2019年财报,哈银消费金融当年的净利润为1.067亿元,同比增长了113.4%。

 

“有家欢喜有家愁”,和业绩黑马形成对比,也有消金公司利润出现下滑。根据上市公司宇信科技披露的财报,晋商消费金融2019年的净利润约为5221.95万元,与2018年净利润约8197.14万元相比,减少了36.3%。

 

宇信科技的财报数据也显示,另外一家消金公司湖北消费金融2019年的净利润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7.77%。2018年,湖北消费金融的取得净利润约1.03亿元。

 

在行业头部消金公司中,招联消费金融继续保持业绩强势增长。截至2019年末,招联消费金融全年收入高达107.4亿元,同比增长约54.4%。招联消费金融去年净利润达14.66亿元,较前一年增长约17%。

 

另一家老牌消金公司也收获了17.89%的利润增幅。2019年,中银消费金融取得净利润约6.59亿元,2018年的净利润则约为5.59亿元。

 

此外,马上消费金融2019年的收入同比增长9.22%,达到89.99亿元。该公司净利润为8.53亿元,较2018年上涨6.51%。

 

邮储银行年报显示,中邮消费金融2019年全年实现净利润3.49亿元。和邮储银行招股书披露的2018年盈利数据对比,中邮消费金融2019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71.92%。

 

2020年初的疫情是否会对消金公司的未来业绩造成压力?马上消费金融创始人兼CEO赵国庆认为,疫情带来的影响都是短期、阶段性的,中国消费金融行业长期的利好不会因为疫情而改变。不过,他也坦言,消费金融行业会面临一些短期挑战,如“线下交易额下降”、“部分用户偿债能力受影响”等。

 

对于疫情为消费金融行业带来的冲击,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认为,行业会进一步分化,风控能力强、口碑较好、定价合理的消费金融产品相对受益,多数消费金融机构会在2019年强监管影响的基础之上继续萎缩下去,新一轮洗牌已经开始了。

 

4家消金公司去年被罚百万,征信使用违规成焦点

 

“2019年行业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些是我们预测到的,有些是没有预测到的。从贷后到支付、从数据到科技、从营销到备案,经历全链条的从严监管。”赵国庆在回顾2019年消费金融行业发展时概括道。

 

在金融行业严监管的大背景下,有统计显示,消费金融行业的合规性进一步增强。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研究员徐翔在近期发布《2019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报告表示,消费金融行业总体上受到处罚的情况有所减少,说明整体行业的规范发展不断改善的成果显著,行业的合规性显著上升。

 

作为消费金融市场的重要主体,持牌消费金融公司2019年受到的处罚金额有所减少。根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整个2019年,共有4家消费金融公司受到央行或者银保监会的处罚,分别为华融消费金融、晋商消费金融、盛银消费金融、中原消费金融,相关公司及人员合计被罚没的金额达177万元。而在2018年,遭遇处罚的机构包括中银消费金融、北银消费金融和杭银消费金融,合计领到5张罚单,相关公司及人员合计被罚382.68万元。此前的2017年,5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存在违规行为,相关公司及人员合计被罚1189万元。

 

从监管方披露的处罚情况来看,征信使用违规问题,成了2019年消费金融公司被罚的焦点。2019年1月17日,华融消费金融因违反人民银行征信管理相关规定,被人民银行合肥中心支行给予5万元罚款,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分别被处以1万元罚款。

 

晋商消费金融也存在未经同意查询个人信息的问题。2019年8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第四十条,责令晋商消费金融限期改正,并对其处以罚款50万元,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以罚款5万元。

 

华融消费金融股份是2019年被罚最多的消费金融公司。除了年初来自央行的罚单,2019年11月14日,华融消费金融公司被安徽银保监局罚款六十万元。华融消费金融存在两方面问题,其一是消费贷款用途不合规,其二是违反审慎经营原则、形成重大风险。11月18日,时任华融消费金融公司总经理助理兼风险总监、风险管理部总经理章琼也领到处罚,其对华融消费金融公司违反审慎经营原则、形成重大风险的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最终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五万元。

 

此外,2019年9月6日,盛银消费金融因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资金支付管理不审慎引发个人贷款业务风险案,被辽宁银保监局罚款20万元。2019年9月29日,中原消费金融存在“贷后管理不尽职,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证券市场”的问题,河南银保监局对其罚款30万元。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看来,鼓励持牌机构发展与要求持牌机构合规发展,二者不矛盾,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严监管都将是消费金融行业的主旋律。“就非持牌机构而言,严监管的核心要点是持牌经营;而对于持牌机构而言,严监管的核心要点则是合规经营。”

 

新京报记者 陈鹏 编辑 陈莉 校对 柳宝庆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