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0 16:27:12新京报 记者:潘亦纯 编辑:赵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3月CPI涨幅落至4.3% 多国限制出口粮食会涨价吗

2020-04-10 16:27:12新京报 记者:潘亦纯

专家预计从4月份开始,食品价格涨幅将继续回落,对物价水平的向下拉动作用也会显现。

4月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3月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从同比看,CPI上涨4.3%,涨幅比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8.3%,涨幅回落3.6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3.7个百分点。

从环比来看,3月随着复工复产逐步加快,交通物流逐渐恢复,CPI由2月的上涨0.8%转为下降1.2%。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董莉娟解释称,3月份食品价格由2月上涨4.3%转为下降3.8%,影响CPI下降约0.9个百分点,是带动CPI由涨转降的主要因素。

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3月份的CPI数据表明,食品价格依然是影响CPI走势的主要因素。因此,随着疫情逐步可控,此前的供应链受干扰、运输物流环节停滞等情况都会显著改善,食品的生产、流通也会更加顺利,预计从4月份开始,食品价格涨幅将继续回落,对物价水平的向下拉动作用也会显现。



3月CPI同比涨幅回落 环比由涨转跌

3月份,CPI的同比及环比涨幅均有所回落,同比涨幅比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达4.3%,环比涨幅则直接从升转降,由2月份的上涨0.8%转为下降1.2%。这其中,食品价格涨幅回落甚至环比下降的作用“功不可没”。

从同比来看,猪肉价格上涨116.4%,涨幅已回落18.8个百分点;鲜菜价格也由2月上涨转为下降0.1%;鲜果价格下降6.1%,降幅扩大0.5个百分点。从环比来看,董莉娟介绍称,春季时令菜上市量增加,物流运输成本下降,鲜菜价格下降12.2%,同时,随着生猪调运逐步畅通、屠宰企业复工复产、各地陆续加大储备肉投放力度,猪肉价格下降6.9%。此外,由于市场供应充足,鸡蛋、水产品和鲜果价格也分别下降5.1%、3.5%和0.2%。

3月份,非食品价格也比较疲软,非食品价格同比上涨0.7%,涨幅回落0.2个百分点,交通和通信价格同比下降3.8%,但教育文化和娱乐、医疗保健涨价了,价格分别上涨2.5%及2.2%。

从环比看,非食品价格下降0.4%,降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受国际原油价格波动影响,汽油、柴油和液化石油气价格分别下降9.7%、10.5%和4.3%。此外,由于疫情期间出行大幅减少,飞机票价格也下降了28.5%。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3月CPI同比涨幅回落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国内疫情防控情况好于预期,并没有出现返工潮中的第二波高峰,这也加速了交通运输和生产企业复工复产,极大缓解了2月份食品价格存在的供需矛盾,蔬菜等食品价格涨幅明显回落。此外,3月国际油价暴跌,交通和通信价格同比下降3.8%,也拉动了CPI涨幅回落。


图片来源:国家统计局网站。


猪肉价格年内首次环比下跌 二季度CPI同比涨幅或仍回落

从上述数据也可以明显发现,近期猪肉价格正在企稳,3月份猪肉价格甚至还环比下跌了6.9%,这也是今年以来的首次环比下降,同比来看,猪肉价格涨幅也回落了18.8个百分点。

潘向东认为,猪肉价格涨幅回落的主要原因包括中央投放了大量储备肉,缓解供给压力;北方的一些低价猪向南方运输,压低了南方猪肉价格;3月是猪肉消费淡季,价格一般会回调,学校延迟开学导致集体消费恢复偏慢,不过,去年同期由于“猪周期”的启动,猪肉价格淡季不淡,高基数也拉低了3月猪肉价格同比涨幅。

确实,截至4月9日,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已13次投放储备冻猪肉,累计投放量达27万吨。投放活动还在继续,此前华储网就发布通知称,今日还将竞价交易投放2万吨中央储备冻猪肉。

王剑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预计从4月份开始,食品价格涨幅将回落,对物价水平的向下拉动作用也会显现,同时,近期国际油价下跌传导至终端消费物价下降的因素,也会对物价上涨形成制约作用,整体看,二季度更大可能性是CPI涨幅继续回落。

不过,王剑辉也表达了担忧,他表示,价格通胀的担忧目前暂时解除了,原因不只在于CPI同比涨幅回落,更多是需求端下降,导致价格水平走弱。从数据来看,今年3月份服务业价格同比上涨1.1%,而去年同期是上涨2%,同时,核心CPI也在走弱,3月份的同比涨幅1.2%,去年同期则是1.8%,在目前经济复苏前景并没有很确定的情况下,需求显然将继续保持弱势,综合这些情况,也显示出在需求疲软下,通缩压力正逐步显现。

“未来,中期的宏观政策至少应该有应对通缩、通胀的两手准备,更多可能需要预防本阶段出现通缩。”王剑辉认为。

十余国限制粮食出口 后续会涨价吗?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大背景下,已有十余个国家出台了限制粮食出口的相关措施。例如越南宣布,从今年3月24日开始,大米产品被禁止以任何形式出口;塞尔维亚停止了葵花籽油等货品的出口;柬埔寨从4月5日起,除了香米,将禁止白米和稻米出口。

种种举措让民众不免担忧我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商务部消费促进司副司长王斌在此前的4月2日表示,我国口粮年均消费量为2亿多吨,去年我国小麦、玉米、大米三大主粮库存结余2.8亿多吨,完全可以实现自给自足,不进口也不会导致国内粮食供给短缺。我国粮食进口主要以大豆、粗粮等饲料粮为主,进口的大米、小麦分别只占国内消费总量1%和2%,主要起到品种串换和调剂作用。

那么,这种出口限制性举措是否会推高后续的食品价格?潘向东认为,非洲沙漠蝗虫可能导致国际粮食供给进一步减少,由于疫情还在全球蔓延,粮食的需求短期上升,国际粮食价格存在上涨压力。“虽然我国粮食储备相对充足,但国际粮食价格上涨会推升国内粮食价格。”

潘向东进一步表示,同时,农业农村部提到“今年我国农作物重大病虫害总体是呈偏重发生态势、程度可能重于上年”“今年草地贪夜蛾基数大,北迁的时间提早,预计是一个重发生的态势”,若虫害导致国内粮食供给短缺,对粮食价格影响可能相对较大,不过由于粮食在CPI中权重已经较往年明显下降,对CPI走势影响可能不大,起主导作用的还是猪肉价格。

王剑辉则认为,限制粮食出口性质上是一个中短期举措,类似于近期医疗设备进出口限制,更多是一种预防性措施,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会影响今年国内的粮食供应。“粮食生产周期较长,现在我们吃的粮食实际上都是去年或前年生产的,而去年、前年的粮食并没有歉收,因此,今年的市场供应不会受到影响。其中,可能会出现的局部性干扰因素,比如说物流受到疫情影响等,但各国都意识到保持物流正常至关重要,所以整体上影响也不会太大。”

王剑辉进一步表示,一些国家限制粮食出口对于国内市场来说更多是扰动心理,这种扰动并不一定能持久,目前我国处于春夏之交,青黄不接,到了夏季,冬小麦就会进入收获季节,届时应该可以缓解这种短期焦虑情绪。

新京报记者 潘亦纯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