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2 18:34:12新京报 记者:程子姣 编辑:王进雨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对话上海“最牛”公开信作者:丰巢强制收费是强盗逻辑

2020-05-12 18:34:12新京报 记者:程子姣

“我不是网传博士,是工商管理硕士。大家不用关注我,我也是一个普通消费者、普通的业主。丰巢快递柜的存在有一定便利,如果它规范存在还是欢迎的。”


5月10日,一封《上海中环花苑小区致丰巢公司的公开信》成为刷屏级红文,两天时间阅读量突破百万。


而之所以火速俘获广大网友,除了在上海首个叫停丰巢快递柜,更多的则是这篇三千字檄文有理有利有节从企业经营、业务流程、通识逻辑及业委会角度硬核“拷问”丰巢,堪称直击“灵魂深处”的拷问。如关于丰巢形成寡头垄断占市场近70%的市场份额不是弱者,丰巢快递柜的经营与进驻小区时的收费和谈判细节,以及丰巢相关的公开回复都做出了逐条分析。


作为上海首个停用丰巢快递柜的小区,该小区业委会也被称为上海“最牛业委会”,这封公开信的执笔者系其业委会主任何剑,5月11日,他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独家视频连线专访。


“我没想到这篇文章这么受关注”,他表示,当初本意并不是想广泛传播,只是吐露大众心声。至于丰巢快递柜入场费,何剑透露,小区去年与丰巢续签两年合同,免费+便利打动业委会“开门”,实际上一天不超过15元,起初公司推广时曾口头承诺免费。鉴于大部分业主反对收费,小区一开始给丰巢快递柜断电并停用,目前主要有两大诉求——收费设限时间改为24小时以及引导快递员投递前先联系业主。


“我认为丰巢有强制收费,首先是强制产生契约系强盗逻辑”,何剑表示,快递柜的存在有一定便利性,目前与丰巢沟通顺畅。“如果快递柜是一个规范的存在,我觉得这是好事,还是欢迎的”。



【谈公开信意外走红】


本意是吐露心声没想到两天阅读量过百万 “我不是博士是工商管理硕士,大家不用关注我”


新京报:上海中环花苑小区和丰巢什么时候开始合作的?为什么会要写这封公开信?


何剑:我们和丰巢的合作,从合同上看开始于2017年,两年一签。去年第一期合同已经到期,现在进入到合同的第二期,然后到明年7月份到期,比较稳定。


至于这封公开信,最开始我们也是关注到了杭州某小区停用丰巢快递柜的情况。我们想到,当时进场签协议的时候,丰巢销售人员基本上都是跟我们这么反映(声称对客户免费)。


我们当时觉得,快递柜减少了陌生人进入楼栋的频次,也方便业主。然后,基本上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提供场地,包括为丰巢快递柜保证基础的空间和供电。我们小区有三个门,现在北门和东门分别设有快递柜。


丰巢收费后我们做了一个民意调查,首先在群里面反馈给业主,反对意见一边倒。但谨慎起见,我们又把话题发到微信平台上做了调查。结果显示,几乎有84%的业主认为超时付费不合理。不合理的话,业委会肯定要代表业主的利益,这个毋庸置疑。


我写这封公开信的本意,其实并不是想通过社会去广泛传播,不过也希望找渠道递交到他们公司。


新京报:这封公开信目前关注度如何?


何剑:我们的公号平均阅读量一般不超过1000,这次达到100万了,评论超过2000条,但只能放出来100条评论。


新京报:有没有预料到这封公开信这么火?


何剑:这肯定是预料不到。这封信是我们的心声吐露,把我们一些关注点做了一个汇总,并把它呈现出来。


新京报:这封公开信逻辑缜密,被网上称作“三千字檄文,句句诛心”,很多网友因此猜测你的身份。


何剑:我并不是网传的博士,本人是工商管理硕士,以前学过一些论证有效性分析,我其实想强调一个逻辑。


不用关注我,我也是一个普通消费者、普通的业主,大家都是一样的,初衷都是希望回归到原来的状态,这个就是我们做这个事的初心。有时候你做一件事可能不会改变太多,但是你不停地做,环境可能会有大变样。



【与丰巢后续沟通】


强制产生契约系“强盗”逻辑,仍与丰巢仍保持顺畅沟通


新京报:你认为丰巢有没有强制收费?


何剑:有强制收费。首先是强制产生契约,更通俗来讲,你把我的东西锁在自己的快递柜,然后我去拿的时候却要收费,换成谁都觉得这是种强盗逻辑。因为他没有把用户做区分,谁是他的访客,谁是注册用户,谁是VIP用户。他没有办法去区分,所以我觉得这个地方涉及强制收费。


新京报:你本身也是小区的业主,回归到业主和快递柜本身,丰巢对社区带来哪些便利和不便?


何剑:丰巢解决了一部分白天工作业主收快递的问题,可以暂存以及方便快递特别多的人群,比如我虽然在家,但我一天可能有七八个快递,每次来敲门我觉得会被打扰,尤其午睡时候,情愿晚上可能一次性把它拿上来,这一定程度上有便利性。


至于不便,包括设限12小时时间收费。智能快递柜早上8:00至10:00是一个高峰,这不可否认,但是很多快递员是一天两班派送,到了晚间还会投递至快递柜,这批快递特别容易超过12个小时。这是大概率发生的,更不要说碰上出差或者说不在家的时候。我认为24小时的时间限制比较合理,12个小时会打破正常的生活节奏和生活规律。


新京报:你个人希望在小区设置智能快递柜吗?


何剑:如果它是一个规范的存在,我觉得这是好事,还是欢迎的。包括我们现在跟丰巢公司,还是保持着这样畅通的沟通渠道,快递柜在我们这边还是通电的,只是不能正常使用而已。



【关于入场费】


高额入场费不存在,日均支出不超15元


新京报:智能快递柜进入小区需要满足什么条件?协议中具体是如何约定的?


何剑:基本上是丰巢公司提供的格式协议,这也让我们觉得可能有所疏漏,也是需要改进的地方。


协议内容主要是约定价格,我们是三方协议,还有个丙方是物业公司,物业公司可能要参与收入的分成。我们业委会的费用其实纳入小区的公共收益。丰巢方面要求提供保障水电,畅通场地的服务,协议也规定业委会和物业不能利用丰巢快递柜开展任何经营性的活动。


新京报:是不是存在小区高额入场费,费用大概是多少?


何剑:具体的金额因为涉及商业上的一些调整,不便透露。但是实际上一天也就10元,不超过15元。这个高额还要对比丰巢每天的收入,丰巢现在并不是没有收入,这其中包括用户“赞赏”以及硬广。丰巢微信公众号收取快递验证码的时候会关注,流量变现其实也是它的收入。


新京报:丰巢当初有没有承诺对客户免费?


何剑:我们没有录视频,当时都是口头。上海目前有一个业委会组织,现在108个小区都反馈当时签订协议的时候说免费。


作为销售人员,要达到进场目的,这是他们最容易使用的一种说辞。事实上,丰巢进驻我们小区三年也确实没收费,这也没有违背当初推销时的承诺。



【谈如何解决快递员未经许可投柜】


断电停用快递柜希望倒逼丰巢引导快递员守规 将超时收费延至24小时


新京报:丰巢收费后,小区是如何对待丰巢快递柜的?


何剑:刚开始我们首先想到停用,然后就断电了。事后,丰巢上海方面的工作人员来了,但不是决策层。他们来了之后商量了一个方案,就是在后台将小区的两处快递柜设置为不能投递,业主有东西没取完的还能取出。


新京报:小区业委会的诉求是什么?


何剑:我们的诉求是很明白,第一丰巢可以收费,但12个小时不合理,要超过24小时再收费。第二,业主希望快递派送前要先联系,征得同意的情况下可以放进快递柜,否则产生的费用是不能接受。所以,我们要求所有丰巢快递柜一定要有醒目的标识,告知配送员、快递员务必要先打电话。


新京报:有没有考虑到一部分业主认同丰巢超时收费,不同意停用?


何剑:小区1000户人家大概有3000个人,老百姓有百条心是很正常的。我们业委会,大家都比较信任,邻里之间关系都比较和睦,其实人人都是一个监督者,而不是一个被监督者。所以,大家还都比较能理解我们目前的做法。可能有极个别的观点,我们也在协调物业方面,为需要收快递的业主提供一些暂时的便利。


新京报:有观点称,很多网民或者业主把对快递员“不请自投”行为的反感,转嫁到了丰巢的身上,你怎么看?


何剑:其实我觉得很好理解,因为你有了这个东西,快递员他才会用。早年没有快递柜的时候不都送到家里面了吗?当然有了一个新鲜事物,能够提高社会的工作效率是好事,但是好事看你怎么去引导。


我们小区两处快递柜都是丰巢的,这是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它没法跟14亿人口产生契约关系。但是跟快递员是有契约关系,所以,丰巢应该要告诉快递员,引导他,共同建立维护好这样一个秩序。事实上,快递员直接将包裹扔快递柜的情况愈演愈烈,没有控制,因为从企业方商业的利益角度考虑,它没有这样去做的动机。


新京报:你觉得怎么解决快递员随意投放的问题?


何剑:目前需要共同探讨,群策群力,专家、快递公司、国家的行政监管机构,共同来制定规范。不是说以前没有要求,但是没有去贯彻。


新京报记者 程子姣 实习生李娜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王心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