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6 09:11:31新京报 记者:白金蕾 编辑:孙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详解快手架构调整:马宏彬“救火”,王剑伟统筹产品

2020-05-26 09:11:31新京报 记者:白金蕾

5月25日晚间,快手发布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根据财经旗下《晚点LatePost》独家报道,调整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原运营负责人马宏彬将与原商业化负责人严强调换岗位;原产品负责人之一徐欣,将调任负责用户体验中心;原产品负责人之一王剑伟,将收拢产品和直播业务汇报线,成为产品最高负责人。

  

多位快手内部及接近快手人士向新京报证实了上述内容的真实性。此外,新京报独家获悉,在今年春节后,快手也进行了一轮小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原本自研游戏和游戏直播由两个团队分管,调整后,由自研游戏团队接手游戏直播团队,而游戏直播原负责人则管理其他直播业务。

  

马宏彬“救火”,“老快手”严强调任运营

  

马宏彬是快手高级副总裁,汇报对象为宿华,主要负责快手生态搭建和用户增长。在快手各大垂类中,除汽车、二次元、游戏外,基本都需要马宏彬负责搭建体系。同时,他最为人熟知的身份是快手K3目标(在春节前快手日活突破3亿)“总指挥”,指挥部的另外两人分别是负责技术的连乔,以及负责产品的徐欣。

  

严强是快手副总裁,“老快手”、85后,汇报对象为程一笑,主要负责快手的商业化,他相当于高配副总裁,手下还管理了多位副总裁。但需要注意的是快手的商业化专指广告营销,不包括电商、直播等其他以运营手段得来的收入。在快手发布K3目标同日,严强上调了快手营销平台的营收目标,要在年初的百亿营收基础上增加50%,即快手营销平台的营收为150亿。

  

春节后,快手曾发布消息称K3目标达成,但未大范围传播。快手营销平台的营收是否达到目标,并未公开宣布。

  

“K3目标是达成的,但没有大规模宣传,表示并未超出许多”,一位接近快手人士告诉新京报,而按照惯例,如果没有宣传则代表并未达标。在2020年2月的快手战略复盘会上,创始人程一笑曾这样总结K3目标:“我对结果不满意,但是对达成结果的过程很满意。”

  

“马老师(马宏彬)其实是去救火的,相当于商业化有一定压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严强做得不好,但商业化肯定是需要打硬仗的人。”一位快手内部人士表示。

  

腾讯“旧将”王剑伟统筹产品和直播,上下滑将成趋势

  

另一个需要快手警惕的是,抖音的直播营收已经逼近,甚至在今年的某段时间超越快手的直播营收。

  

根据一份新京报此前获知的快手、抖音的2019年营收数据,其中快手直播收入为300亿元,广告接近150亿元,电商收入50亿元;而抖音(合并火山小视频)2019年广告收入接近500亿元,直播营收250亿元,游戏和电商整体100亿元。

  

由此,快手对产品负责人进行了调整。原产品负责人之一徐欣,也是快手K3时期的产品负责人,调任用户体验中心。在一些快手内部人士看来,该部门并不那么核心,相当于徐欣退出了产品负责人的争夺。

  

而另一个产品负责人王剑伟,将收拢产品和直播业务汇报线,成为产品最高负责人。王剑伟是腾讯旧将,曾任职手机QQ和微信,在加入快手后,负责快手主应用的社交部分,并改版快手关注流,主导了快手极速版。而他之所以能够快速成为产品负责人,与快手极速版的用户增速有很大关系。

  

“王剑伟成为产品最高点负责人,标志着快手对产品的大升级,相当于正式将产品形态倾向于上下滑,因为王剑伟在K3中主导了极速版,而极速版的形态是上下滑”,上述快手内部人士称。

  

此前,新京报独家报道,游戏直播成为快手“攻坚”南方市场的利器,去年快手在游戏直播市场展开一系列动作,包括签约头部主播、引入地方公会、上线游戏类付费视频功能等。这一战略在今年将进一步深化,快手更多垂直品类将加入到南下的攻坚战中。

  

截至发稿,快手并未就上述内容回答新京报记者提问。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编辑 孙勇 校对 陈荻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