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5 12:11:59新京报 记者:阎侠 编辑:赵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工业大麻不香了?多家上市公司相关项目合作终止或进展不顺

2020-07-25 12:11:59新京报 记者:阎侠

进入2020年,“工业大麻概念股”风光不再,随着板块热度的冷却,多家上市公司宣告相关项目终止。由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部分尚未终止工业大麻项目的上市公司也坦言,项目进展不是很顺利。

华仁药业的一纸公告让人们再度想起了工业大麻,那个在去年年初走红的名词,曾引来无数资本的追捧。

然而,华仁药业的公告并不是要披露其工业大麻项目取得了哪些证书,而是宣告了相关合作的终止,理由是:“国内外经济形势、市场环境等发生了较大变化。”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进入2020年,“工业大麻概念股”便风光不再,随着板块热度的冷却,也有多家上市公司宣告了相关项目的终止,另外,由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部分尚未终止工业大麻项目的上市公司也坦言,项目进展不是很顺利。

面对工业大麻板块整体业绩不景气的现状,有分析师表示:“由于大多数公司在 2019 年期间布局工业大麻业务,短期之内工业大麻业务尚未为公司贡献足够营收和利润。对标美股,美股工业大麻公司股价走势受政策影响较大,即使是发展多年的海外工业大麻公司,前期的重点依然是研发产品和抢占市场,业绩释放还需时日。 我们认为,工业大麻作为新兴产业在全球范围内兴起,不同国家和地区对于工业大麻的政策以及消费者的接受程度也不尽相同。”



耗时一年多的工业大麻项目终止,华仁药业股价早已回落

今年3月20日,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询问华仁药业“今年大麻种植面积多少亩?哪天开始种植?”4月3日,华仁药业方面只是对其告知了公司有相关项目的合作,但是并未对上述问题做出明确答复。



7月24日,靴子落地,华仁药业发布公告称,终止工业大麻项目合作协议。

根据此前公告可知,2019年4月2日,华仁药业与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云南素麻”)及自然人侯杰签署《合作协议》,约定各方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依托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工业大麻育种、温室种植领域的技术和资源优势,合作建设工业大麻温室大棚种植基地。

2019年4月26日,根据与合作方签署的《合作协议》,合资公司云南汉华工业大麻种植有限公司(简称“云南汉华”)完成工商注册登记。

华仁药业表示,“由于国内外经济形势、市场环境等发生了较大变化,根据公司发展战略及实际经营情况,经公司总裁办公会审议,并与交易对方友好协商,合作各方决定终止本项目,并于2020年7月24日签署《终止合作协议》,自协议签署之日起,各方就项目合作所签署的各类合同、协议等法律文件全部解除或终止,并且各方将按《终止合作协议》约定注销云南汉华。”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华仁药业去年收盘股价的最高值也出现在上市公司频发工业大麻项目相关公告的2019年4月。

2019年4月10日,华仁药业的收盘价为8.15元/股,对应的总市值为96.35亿元,现如今,截至2020年7月24日收盘,华仁药业的股价为4.16元/股,对应的总市值为49.18亿元。

尔康制药、莱茵生物等工业大麻项目终止或进展不顺

遥想去年上半年,随着中国云南、黑龙江、吉林等省份放开或拟放开工业大麻种植,“沾麻”似乎成为一种“时髦”,A股中的工业大麻概念股迅速扩容,甚至连“制造麻绳”的公司都加入到“工业大麻概念股”借机炒作。

现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工业大麻热度不再,终止相关项目合作的上市公司也不只华仁药业一家。

2019年5月6日,美晨生态的全资子公司杭州赛石园林集团有限公司与 Careline Group Australia Pty Ltd(中文名:澳大利亚柯蓝集团)签订框架协议,双方就工业大麻的研发、选育、种植和应用推广等方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2020年4月2日,美晨生态表示上述协议终止,原因是双方的合作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不过,与华仁药业不同的是,虽然这次合作终止了,美晨生态称:“公司将继续利用各种资源和优势,推动公司在国内国际工业大麻领域的相关合作快速落地,持续健康发展,提升公司竞争力。”

2019年3月28日,尔康制药与上海元贵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元贵资产”)、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素麻生物”)签订《合作意向协议》,尔康制药与元贵资产拟成立股权投资基金,基金规模暂定为不超过5250万元,拟认购素麻生物不超过10%股权。尔康制药与素麻生物拟在工业大麻运用领域开展共同研究和应用领域的探索,推广公司新型药用辅料的应用。

2019年4月2日,尔康制药与元贵资产就拟成立股权投资基金杭州元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事项签署《项目投资确认书》;2019年6月10日,尔康制药、元贵资产、素麻生物就合作诚意金退还等后续事项签署《合作意向协议补充协议》。

2020年6月12日,尔康制药宣告“由于拟设立基金的最终投资标的的各意向合作方对该标的的估值不能达成一致,经协商一致,各方同意终止《合作意向协议》。”

另一方面,也有多家上市公司坦陈自己的工业大麻项目进展得不是很顺利。

今年4月21日,聆达股份在其2019年年度报告中提到“工业大麻相关产业均处于前期筹备建设,特别是受疫情影响,短时间内无法实现重大突破。”

后来,聆达股份在回复年报问询函时提到:2020年2月1日,云南沃达(聆达股份全资子公司聆达生物科技(上海)有限责任公司与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公司)启动项目环评,期间受到国内疫情管控影响,于2020年4月20日方取得昆明经济技术开发区环保局的项目环评批复;目前,云南沃达已向北美洲、欧洲、亚洲等多个国家、地区客户寄送加热不燃烧( HNB )产品试制样品,收集渠道对产品的使用体验反馈。由于海外疫情尚未结束,渠道客户尚未复工,且国际货物物流渠道不畅,导致正常商务活动无法有效开展。

“鉴于疫情不确定性等主要原因影响,本项目达到预定投产使用的日期存在不确定性。云南沃达项目的实施受疫情、监管法律法规、市场变化等多种因素的影响,面临不确定性风险。” 聆达股份表示。

2020年7月9日,莱茵生物在回复年报问询函时提到:“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工业大麻市场开拓方面受到严重影响,展会纷纷延期。同时,公司目前美国工厂处于建设期,尚未积累较大销售订单。”

“截至2020年6月30日,工业大麻项目可行性未发生重大变化,仍按照预定计划逐步推进。但由于全球受新冠疫情影响,设备制造商产能受限、国际航班缩减、中国人入境美国被限制,可能在工程建设如期完工和生产设备按时交付、安装、试车等方面面临工期延长的挑战。” 莱茵生物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阎侠 编辑 赵泽 王心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