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5 21:59:36新京报 记者:黄鑫宇 编辑:赵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同一日!与网信关系密切网贷平台被立案,先锋系上市公司高管辞职

2020-09-15 21:59:36新京报 记者:黄鑫宇

网信平台及先锋系的“命运之船”将会驶向何方?

近日,与网信平台、先锋集团关系密切的P2P网贷平台工场微金,被北京警方正式立案。同一日,港股市场上仍在停牌的先锋系上市公司中新控股也“传出”消息,该公司一位曾是先锋支付违规事项内部调查小组主要成员的执行董事递交辞呈。

9月11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发布通报,根据群众报警及调查工作,近期对北京凤凰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凤凰信用”)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于2020年8月27日,对公司负责人崔某某等38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相关审查取证、核查涉案资产工作正在进行中。


警方在通报中提示通过“工场微金”(曾用名:金融工场)平台投资的利益受损群众,请微信登录“朝阳分局涉众型经济案件报案平台”,进行在线报案。

官方公号显示,工场微金是一家向借款人及出借人(用户)提供撮合服务的P2P网贷平台。平台为主要用户提供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服务。凤凰信用是其管理和运营的主体。

工场微金发布于官方公号的“2019年6月份运营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平台累计交易额为223.13亿元,累计借款人数为11.31万人。这也成为该平台距今最近一次的运营数据披露,其官网当前已无法登录。

北京朝阳警方敦促该公司从业人员,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说明情况,全额退还在公司任职期间的违法所得(包括佣金、提成、绩效等款项),退款时注明退款人详细信息,以便确定退款人。拒不退款并且不予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的,公安机关将对其依法采取相关强制措施。

先锋集团曾多次承诺对工场微金负责到底

从公开信息来看,刚刚被正式立案的工场微金与网信、先锋集团“关系”密切。

企查查显示,凤凰信用成立于2012年5月23日的北京朝阳区。法定代表人为王宇宁;崔海晨与陈剑峰分别任凤凰信用的经理与监事。股权穿透来看,目前,自然人魏薇100%控股该公司。

企查查“历史股东”信息及凤凰信用2014年度报告等共同显示,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是凤凰信用在创立之初的控股股东。2015年1月23日,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退出。

此外,在企查查“变更记录”中,2016年5月23日前,已卸任网信集团法定代表人、CEO职务的盛佳曾担任凤凰信用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等职务。而在2014年2月19日至2016年12月14日时间段内,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佳禾集团董事长赵苗苗。

2019年7月4日, 网信平台由于部分项目到期无法提现,平台决定“清盘”。随后不久,工场微金即爆出项目逾期。

2019年7月9日,工场微金官方公号发布《关于工场微金平台当前情况的说明》,首次公开承认“平台部分项目出现逾期”,并表示“合作机构也正在积极帮助支持兑付工作”。

一个月后,由于仍无法解决投资人的兑付问题,工场微金将与其关系密切的网信平台、先锋集团“请到台前”。

2019年8月7日,官方公号发布《关于工场平台并入网信统一安排兑付的公告》(如图2所示)。工场微金表示,鉴于“部分资产端、借款企业跟网信有重合,催收和处置资产时间较长等原因,为提高工作效率,切实保障出借人的利益,实控人已委托网信代为统一安排相关工作。”同时,工场微金强调,“网信方面承诺本着一视同仁的原则,将工场微金平台的后续工作统一安排在其日常工作中,其母公司先锋集团也多次表达了将不离不弃、负责到底的态度。”

另据官方公号披露,工场微金将由网信平台、先锋集团统一安排兑付,不止于书面的表达。2019年8月16日的上午,工场微金和先锋集团曾在网信大厦共同组织举行了工场微金出借人代表见面会。

根据官方公号对当时会议的记录,先锋集团再次承诺对工场微金负责到底(如图3所示)。“为保证工场资产有效的梳理盘点,工场经过与先锋集团多方沟通,出借人也自发组织与先锋进行了两次对话,平台于8月7日发布了由先锋统一安排兑付的公告,直接推动了助贷机构对于工场项目的梳理清查。”

会议记录显示,先锋集团副总裁王未识与工场微金董事长王宇宁等出席了该次会议。而王宇宁也曾在2019年7月31日,通过官方公号发布《工场平台负责人给工友们的一封信》。其中,王宇宁表示自己“在2018年9月份到工场平台任职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

据其透露,进入2019年7月工场微金平台出现了项目的一系列逾期,随即多名团队核心创始人员相继离职。对于资产的梳理和清收,成为工场微金彼时工作的核心。在这封致平台投资人的公开信中,王宇宁称自己将“直面困难,绝不退缩;竭我所能,最大程度保障所有出借人利益、保障本金安全、逐步实现兑付”。但王宇宁此后再次出现在工场微金的官方公告中时,却成为“重要岗位的召回人员”。

据统计,自2019年7月18日至2020年4月1日,工场微金官方公号共发了23条平台工作动态及平台官宣,记者注意到,几乎每条都含关于重要岗位召回高管的内容。其中,佳禾集团/工场微金的负责人赵苗苗,工场微金的董事长王宇宁及CEO崔海晨、CRO陈剑峰等人均出现在“召回名单”中(如图4所示)。


持续“召回”高管的不止工场微金。2019年12月3日时,网信官微曾发布对盛佳、赵苗苗等作为网信平台核心高管的“召回履职公告”。半个月后,即2019年12月19日,北京市朝阳区纠纷调解中心官方公号转发这则公告,要求名单中的人员应立即返岗主持相关工作,落实平台主体责任。同时,对于故意逃避责任、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北京市朝阳区纠纷调解中心表示,将受到法律严惩。

2019年10月5日,先锋集团发布讣告称,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周岁。

事实上,随着张振新的去世,关于先锋系平台的兑付问题,成为投资人讨论的焦点。进入今年2月以来,据财新、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国内已有多地公安对先锋系私募和网信平台分公司立案。

中新控股执行董事辞职,曾系先锋支付违规事项内部调查小组主要成员

就在北京朝阳警方对网信平台、先锋集团关系密切的工场微金正式立案发布的同一日,港股市场另一家与先锋系相关的上市公司亦“传出”消息。

9月11日,先锋支付有限公司(即“先锋支付”)母公司中新控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08207,即“中新控股”)发布公告称,因其他业务安排,黄家宝递交了辞任中新控股执行董事的辞呈,2020年11月30日为其任期的最后一天。

与该辞呈同时生效的,还包括自2020年12月1日起,黄家宝将不再担任中新控股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成员,以及中新控股应收贷款催收委员会及债务重组委员会的主席。该公司执行董事胡秀仁将担任这两个委员会的主席职务。

而黄家宝此前让人更为熟悉的身份,是中新控股就先锋支付挪用资金等违规事实内部调查小组的主要成员。

6月17日,中新控股发布公告披露了内部调查。结果显示,先锋支付的客户北京经讯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经讯”,即网信平台的运营主体)承认,从先锋支付的备付金账户中挪用14.95亿元资金。同时,如果经讯无法在合理时间内填补该挪用资金,最坏的情况下,先锋支付牌照将被吊销。

2019年7月8日,先锋支付被监管方要求就其业务营运有关重大不合规事项,采取严厉的补救措施。自2019年7月8日监管机构开展现场检查以来,先锋支付已暂时停止营运;中新控股也自当日上午9时正起,在香港联交所停牌,至今已逾一年。

公告显示,中新控股于2019年7月25日成立了由黄家宝等组成的内部调查小组,对不合规事项进行全面调查。据悉,黄家宝等已与国内相关监管机构就调查发现、回馈意见和补救措施举行了面谈。同时,黄家宝等与先锋支付CEO刘刚亦进行了问话。

通过数据抽样核对与面谈讨论结果比较,内部调查小组发现,先锋支付的客户经讯,在相关时间内从先锋支付的备付金账户中,提取的款项超过其存款额,并且从先锋支付的备付金账户中挪用了资金。挪用资金总额合计约为人民币14.95亿元。经讯方面亦承认了挪用资金相关事项。

而根据2020年3月24日的IT审计报告显示,先锋支付的支付系统并没有重大缺陷。中新控股认为,经讯所挪用的14.95亿元,并非系先锋支付的系统性错误造成。对于原因,内部调查小组目前怀疑是由于某些管理层对计算机编码的不妥当修改所致。

随后在7月9日,中新控股发布“有关暂停买卖的进展季度最新资料”,披露出,根据内部调查组对先锋支付CEO刘刚的问话,先锋支付结算部门的高管及专员共7人有权限取得客户付款的计算机编码。因此,这7人可能与网信平台一起做出不合规事项。

中新控股在6月17日的公告中强调“本集团没持有经讯任何股份,同时,经讯亦没持有本集团任何股份。本集团与经讯的关系是经讯为先锋支付之千名客户之一,先锋支付为其提供资金充值和支付服务”。经讯承认挪用该资金,故承担责任应为经讯而非中新控股。

在7月9日的公告中,中新控股再次强调,没有证据显示,先锋支付结算部门可能与网信平台一起做出不合规事项的7人,与上市公司现任董事或主要股东存在关系,上市公司董事或高级管理层没有涉及该不合规事项。截至该公告发布,中新控股没有高级管理人员被指控或拘留。

此外,记者注意到,与黄家宝辞去中新控股执行董事职务的同一天,中新控股旗下持有香港金融管理局所颁发的储值支付工具牌照的子公司——侨达国际有限公司(下称“侨达国际”),自愿退出。

中新控股在9月11日该则《有关子公司自愿退出》的公告中承认,“大约自2019年起,本公司面临财务及流动资金问题。本公司无法向侨达国际提供财务支援”。自2019年下半年度,中新控股开始寻求潜在买家以出售侨达国际,但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买家。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黄鑫宇 编辑 赵泽 校对 张彦君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