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5 05:31:3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麻烦不断 西部牧业投资扩张接连受挫

2017-12-05 05:31:34新京报


图/视觉中国

  西部牧业的上游养殖板块大面积亏损,投资下游乳业被指盲目转型,子公司西牧乳业拖累业绩

  11月28日,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称,西部牧业子公司西牧乳业的婴幼儿奶粉存在配方管理混乱等12大项生产管理缺陷。其中“西悦”婴幼儿配方奶粉被发现使用了过期营养强化剂ARA、DHA,数量超过18150听。

  西牧乳业声明称已整改完毕。但值得注意的是,涉事奶粉已流向市场,且公司并未启动全面召回。

  收购西牧乳业,曾被视为西部牧业“二次创业”的重要一步。然而近年来西牧乳业的效益却不断下滑,在拖累西部牧业业绩大幅跳水后,西牧乳业拟被二次转让81%股权。与此同时,西部牧业的上游养殖业务也因管理粗放、成本控制不严等导致收入下降。

  业内认为,新疆地区具备养殖成本低等优势,西部牧业应专注于上游产业,打破体制僵化困局,而非急于布局下游产业以致“病急乱投医”。

  子公司西牧乳业审计出12项缺陷

  11月30日,针对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的使用过期原料生产婴幼儿奶粉等12大项生产管理缺陷,西牧乳业发出致歉信,称公司已整改完毕,并作出董事长降级、总经理调离、质量副总不再聘任等人事处理。同时,其还公布了过期原料奶粉的送检结果,称“产品滋气味、DHA、ARA含量指标均符合标准要求,无异常”。

  但乳业专家宋亮认为,ARA、DHA过期可能不存在安全风险,但营养功能可能会失效。“西牧乳业此次最大的问题是人为造假,明知过期还用。”

  而在审计问题出现后,西牧乳业并未实施全面召回。11月29日,西牧乳业质量负责人唐经理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涉事奶粉于今年4月生产,在食药监总局7月进厂检查前已流向市场。由于送检未发现安全问题,因此未启动召回,只是从经销商处撤回了商品。此外,西牧乳业奶粉生产线大部分是原厂遗留下的,满足不了现在的生产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西牧乳业在2016年5月获得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证,仅在一年后就在此次审计中暴露出众多生产管理漏洞。尽管如此,西牧乳业旗下的“西悦”、“因爱宝贝”、“西悦茗星”系列婴幼儿奶粉仍在今年11月通过了奶粉配方注册。

  “这实际反映出政策落地与地方保护之间的矛盾,注册制审批也未如预期般严格。”宋亮认为,西部牧业实质上是一个上游养殖企业,其下游产品从包装、营销到产品都没有亮点,“西部牧业应该专注把上游做好,而不是涉足专业化较高的配方奶粉。”

  转型下游被指“病急乱投医”

  2011年,西部牧业出资8400万元收购新疆花园乳业60%股权,迈出了进军乳业下游的第一步。

  2015年7月,西部牧业收购西牧乳业100%股权。同年8月6日,西牧乳业投产,西部牧业同时宣布融资再配股成功。西部牧业董事长徐义民表示,这将是西部牧业“第二次创业的开始”。

  然而收购仅两年,西部牧业就于今年11月17日发布公告,拟以不低于4171.5万元的价格向非关联方出售西牧乳业81%股权,以“引进新的投资者,吸收新的管理人才,更好地发展”。

  宋亮认为,由于奶粉产业链较长,西部牧业在资金、专业性、市场渠道方面均跟不上,这是其出售西牧乳业股权的真实原因。

  11月29日,西部牧业证券事业部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因资金紧张出售西牧乳业股权的说法,并称公司希望引入的合作对象是在资金、渠道、生产研发等方面均具备一定实力,但目前尚未收到任何交易信息。

  业绩报告显示,西牧乳业2015-2017上半年分别亏损1970.13万元、4236.16万元、2362.38万元。另据西牧乳业质量负责人唐经理介绍,目前西牧乳业旗下奶粉在全国各地均有销售,但由于刚起步,铺货量较小。

  值得注意的是,西部牧业自2015年起业绩出现大幅跳水,而西牧乳业已成为拖累其业绩的重要因素之一。

  2015年,西部牧业营业利润为-1.17亿元,同比下降1208.5%。2016年净利为-5221.47万元,同比下降325.91%;扣非后净利为-6477.76万元,下降幅度多达2235.0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同比下降了470.41%。2017年上半年,西部牧业净利为-4639.18万元,同比下降74.04%。

  针对业绩下降的原因,西部牧业几次在报告中提到,由于属于新产品、新品牌,西牧乳业在拓展市场过程中遇到了巨大困难与挑战,产品销售情况不尽如人意,造成了近年来经济效益不断下滑。由此导致西部牧业2016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40.45%,2017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85.99%。

  《荷斯坦》杂志主编豆明认为,作为养牛龙头企业,西部牧业大力拓展液奶、奶粉等下游产业链“有点着急”,“认为上游利润太低要创业绩,但越往下游走对管理、技术等要求越高,这种做法有点‘病急乱投医’。”

  管理粗放致上游养殖业务亏损

  除受西牧乳业拖累外,养殖板块作为西部牧业主营业务近两年表现也差强人意,甚至出现乳制品营收超过生鲜乳收入、外购生鲜乳销售额高于自产生鲜乳营收的局面。

  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西部牧业乳制品、自产生鲜乳、外购生鲜乳营业收入分别为2.06亿元、1480.06万元、2379.26万元,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0.58%、4.35%、7%。2016年,其乳制品、自产生鲜乳、外购生鲜营收分别占主营业务的60.26%、4.12%、8.75%。

  在总结业绩下滑原因时,西部牧业表示公司在2017年发展过程中面临诸多问题,主要是养殖业投入巨大,短期内难以见效。生鲜乳、肉制品价格与去年相比大幅下降,且市场持续走低,给企业经营造成很大压力。

  此外在2016年,除旗下红光牧业、泉牲牧业盈利外,西部牧业旗下玛纳斯西牧养殖公司、绿洲牧业奶牛养殖公司、呼图壁县西牧养殖公司、波尔多牧业等均处于亏损状态。

  而去除政府补贴,西部牧业实际亏损额更大。2017上半年,西部牧业营业外收入达1974.21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达46.76%。2015年、2016年,其收到的政府补贴也分别高达4157.18万元、4914.52万元。有投资者甚至在今年5月举行的投资者会议上建议西部牧业,“不要再一直靠哭穷让政府补贴维持生产,这样对形象和品牌有害无益”。

  同时,2017年西部牧业还因业绩披露违规等多次遭到深交所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9月,西部牧业因在《2016年度业绩快报》中披露的净利润与2016年年报相比存在重大差异,其董事长徐义民、董事兼总经理陈光谱、财务总监张予惠被予以公开谴责处分。11月,西部牧业因对公司2016年度存货盘亏损失1525.11万元没有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而遭深交所通报。

  在豆明看来,西部牧业的根本问题在于管理僵化。“新疆养牛很有优势,土地、粗饲料等都很便宜,综合成本至少较其他地区低1/3,如果把牛养好是能赚钱的。作为西部牧业主要竞争对手的西域春,其养牛就是盈利的。”

  西部牧业在2017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存在管理粗放、成本控制不严,部分管理人员责任心不够、缺乏经营管理经验和专业知识的情况,造成考核管理困难、奖罚效果不明显,急需形成一支有强大营销能力的营销团队来降低加工成本、养殖成本。

  对于如何进行精细化管理,西部牧业证券事业部表示其目前工作是把销售做好,这也是西部地区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郭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