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1 02:30:5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虹鳟归入三文鱼 市场遇冷

2018-09-11 02:30:52新京报

9月10日,国内首个《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出台“满月”。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日前透露,该标准将在进一步完善后于9月15日前正式实施。而围绕该标准将虹鳟划归为三文鱼的争议却未停止。上海市消保委调查数据显示,73.43%的消费者担心企业会借机误导消费者。中消协方面也认为,团体标准在制定时应倾听消费者的意见,多方协商一致。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这是一帮国内专业食品记者打理的公号,致力于让您吃得更安全健康。
关注“绿松鼠”,为您剥开食品信息坚硬外壳

  《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发布“满月”,多数商家仍不认可虹鳟是三文鱼,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

  9月10日,国内首个《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出台“满月”。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日前透露,该标准将在进一步完善后于9月15日前正式实施。而围绕该标准将虹鳟划归为三文鱼的争议却未停止。上海市消保委调查数据显示,73.43%的消费者担心企业会借机误导消费者。中消协方面也认为,团体标准在制定时应倾听消费者的意见,多方协商一致。

  而新京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多数水产零售商和餐饮企业并不认可虹鳟是三文鱼,整个市场并没有较标准颁布前发生根本变化。此外,虹鳟占我国每年三文鱼消费总量仅为1/10左右,加之团体标准本身不具有强制约束力,因此分析认为,该团体标准对绝大多数三文鱼进口商、零售商来说“形同虚设”,更像是虹鳟养殖企业为提升销量而做出的“傍大款”行为。

  

  多数商家不认可虹鳟是三文鱼

  8月10日,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颁布国内首个《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该标准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上海荷裕冷冻食品等14家单位起草,将备受争议的虹鳟正式归类为“三文鱼”,只需在产品标签上注明三文鱼(虹鳟)即可;同时明确了寄生虫指标,认为国产虹鳟可生食。

  三文鱼团体标准是否能推动虹鳟市场的“阳光化”?新京报记者自9月5日起以消费者身份走访北京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和京深海鲜市场,发现虹鳟身影难觅,且多数商家不认可虹鳟是三文鱼。

  在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约有10户商家销售三文鱼,以冰鲜鱼为主,均为简易保鲜膜包装,没有标明产地和品种,价格在60元/斤左右。一位商户说:“我们从不卖虹鳟,一般是从挪威或智利进口的大西洋鲑。懂行的人也不会吃虹鳟,两者口感还是有些差别的。”另有商户透露,购买虹鳟要提前预订,可与上游商家沟通,但目前没有现货,价格比进口三文鱼便宜20%左右。

  在京深海鲜市场,三文鱼价格为45元/斤-80元/斤。一名商户称,今年5月三文鱼争议爆发后,问询产品产地和品种的消费者多了起来。“消费者的怀疑是正常的。以前大家都认为三文鱼是进口的海水鱼,没想到虹鳟也会被当成三文鱼。况且,虹鳟与大西洋鲑的养殖环境、外观差别较大。”该商户说,目前监管部门对市场监管更严格,几乎没有商家将虹鳟当三文鱼卖。如果卖,虹鳟必须明确标识,不能误导消费。多名商家还表示进口三文鱼可生吃,但虹鳟不建议生吃,“淡水鱼的寄生虫不好把控。”

  而对于该团体标准的发布,多名商家表示并不知情,“我们一直都是卖进口三文鱼,从其他国家进口都有正规的标签、产地,也不会卖虹鳟,这个标准对我们影响不大。”

  除水产商家外,多位海鲜餐饮业内人士也认为,虹鳟和三文鱼存在本质区别,价格、口感、营养价值也不同,不认可将虹鳟归为三文鱼。

  清真海鲜连锁企业清香阁董事长何强对新京报记者说,普通消费者确实分辨不出三文鱼和虹鳟。在业内看来,三文鱼和虹鳟不是一个品种,也不认可将虹鳟归为三文鱼。“三文鱼等海鱼刺身是非常安全的,虹鳟是淡水鱼,寄生虫风险较高,不适合生吃。”

  从事多年水产贸易的水产专家樊旭兵向媒体表示,团体标准不是国家标准,也不是行业标准,不具有强制力。“不是说团体标准定出来,其他企业就都会遵守这个标准,市场和消费者就会认可这个标准。这个标准的作用有多大目前还不确定。”

  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情况

  相比零售环节,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餐饮渠道或存在用虹鳟替代大西洋鲑的情况。9月5日起,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北京10余家餐厅,多位店员表示门店使用的是进口三文鱼,一般来自法罗群岛、挪威和智利,并称“虹鳟不是三文鱼,不能生吃”。不过也有个别店员称,门店所售三文鱼既有进口也有国产的,且都可以生吃。

  9月9日,蓝钻国际美食自助百汇西直门店一工作人员表示,店内普通单人自助餐提供的是国产三文鱼,日料自助使用的是进口鱼,两者均能生吃。其国产三文鱼来自集团自有养殖基地,但并不清楚是否为虹鳟。蓝钻国际美食自助百汇石景山店店员则称,其国产三文鱼用的是银鲑鱼。同样提供三文鱼的汉巴味德自助餐厅银座和谐广场店店员称其用的是进口三文鱼,但不方便透露产地。

  9月6日,新京报记者以商家身份从杭州三文鱼批发商马先生处了解到,目前三文鱼价格每天都在浮动,当天进口三文鱼价格为每斤40多元,国产三文鱼(虹鳟)价格为每斤30多元,每斤价格相差10元左右。

  马先生还透露,日料店通常采购进口三文鱼,而人均100元及以下消费水平的海鲜自助餐厅则使用虹鳟较多。“萧山好多家自助餐厅用的都是这个鱼(虹鳟),口感和颜色上分辨不出来。”他还建议,可以先拿一条虹鳟和少许进口三文鱼测试一下消费者的反应,也可以两者混用。

  马先生的说法也得到了广州批发商罗女士的印证。罗女士称,国产三文鱼(虹鳟)价格便宜,不少餐厅都在用,卖得挺好,且不经常吃的消费者可能分辨不出来。就是否在菜单上标注产地这一问题,罗女士表示:“你标注之后,人家一看是国内的就不想要了。可以直接写三文鱼,不用说得太露骨,大家都是这么写的。”

  对于餐饮渠道混用虹鳟的现象,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汤庆顺认为,个别餐饮企业可能存在用虹鳟冒充三文鱼恶意谋高利的情况,但目前主要问题在于是否有明确的分类和标准,以及标准是否被餐饮企业和消费者认可并接受。如果标准不清楚或者是直接将虹鳟和三文鱼简单划归为一类,不考虑市场接受程度,餐饮企业完全可以用符合标准的低档产品。

  电商平台主动下架虹鳟产品

  在《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身处争议之时,电商平台已开始主动下架虹鳟。

  据报道,京东平台于今年8月主动下架全部虹鳟产品,并对产地、食用建议、养殖方式等产品属性信息未标注完整的产品进行排查。

  9月9日,新京报记者在京东平台以“虹鳟”、“虹鳟三文鱼”、“虹鳟鱼刺身”等多个关键词进行检索,均只出现了虹鳟鱼子酱产品。而以“三文鱼”、“淡水三文鱼”检索时,出现的品牌明确标示为“三文鱼(大西洋鲑)”,并未出现虹鳟身影。一家名为“供港旗舰店”的商铺显示在售三文鱼(虹鳟),但已处于“暂不支持配送”状态。

  在天猫平台搜索“虹鳟”,龙羊峡旗舰店的虹鳟刺身产品悉数在列,但已将产品名由此前的“雪域新鲜三文鱼”改作“三文鱼(虹鳟)”,不过在食用方式上有“三文鱼沙拉”这一生吃推荐做法。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