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3 09:08: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王子扬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今年已收60份民事判决书,*ST皇台多重风险加身“摘帽”难度大

2018-10-23 09:08: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王子扬

  新京报快讯(记者 王子扬)10月22日晚间,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皇台”)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人民法院做出的两份民事判决书,在兰州志翔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中,*ST皇台被判承担连带偿付义务。对此*ST皇台称将提起上诉。

  新京报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从今年1月至今,*ST皇台已收到民事判决书60份,民事裁定书1份、民事起诉状4份以及执行裁定书3份。此外,*ST皇台还出现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高管离职、持续亏损等问题。业内人士指出,*ST皇台这些年官司不断,负面缠身,进而导致主业摇摆等恶性结果,多重风险加身使得*ST皇台距“摘帽”越来越远。

  官司缠身

  根据新京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ST皇台收到的民事判决书大多是民间股东对于*ST皇台的诉讼,结局也均以*ST皇台失败而告终。例如,*ST皇台今年7月1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收到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7名自然人投资者诉皇台“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7份一审民事判决书。此次判决,*ST皇台需在判决生效15日内赔偿7名原告赔偿款共计1961490.61元。

  “南有茅台,北有皇台。”这条上世纪90年代在甘肃境内广为流传的宣传语道出了*ST皇台曾经的辉煌。作为比贵州茅台还早一年登陆资本市场的一家甘肃白酒上市公司,官司缠身却已是家常便饭。除与投资人的诉讼外,*ST皇台还与兰州银行武威分行、无锡市梅林彩印包装厂、北京皇台商贸等存在多项诉讼、仲裁事项。

  四度“戴帽”

  *ST皇台已在退市边缘挣扎多年。自2000年上市以来,*ST皇台经历过白酒行业难得的“黄金十年”,但至今已4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成为名副其实的“僵尸”企业。

  2000年8月,*ST皇台登陆深交所,公司控股股东为甘肃皇台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现变更为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随后迎来了两次“戴帽”:在2002年、2003年连续亏损1190万元和1.16亿元;2007年、2008年连续亏损5083万元和5881万元。

  随后2009年*ST皇台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702万元。但好景不长,由于2013年和2014年连续亏损2930万元和3929万元,第三次戴帽。2015年再度扭亏,实现“摘帽”,同年4月,*ST皇台控股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被转让给新疆润信通公司,后者变更为公司间接控股股东。

  2016年,*ST皇台控股股东曾筹划股权转让,但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而被迫暂停。与此同时,*ST皇台迎来了第四次戴帽,2016年与2017年连续亏损1.26亿元与1.88亿元。

  今年,*ST皇台想要再度实现“摘帽”难度不小。10月12日晚间,*ST皇台发布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1-9月净利润亏损3988万元-4188万元,亏损额较上年同期下降37.86%-40.83%,2017年前三季度亏损6740万元。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000万元-1200万元,亏损额较上年同期下降6.03%-21.69%。此外,*ST皇台预计期末净资产仍然为负,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为-1.85亿元至-1.83亿元。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ST皇台2018年实现保壳目的难度不小。

  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余额仅剩1144.50元

  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也为濒临寒冬的*ST皇台雪上加霜。10月9日晚间,*ST皇台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股票将于2018年10月11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此前在9月19日,*ST皇台在中国建设银行武威西街支行设立的基本银行账户被法院予以司法冻结,冻结金额为 352.74万元。目前该银行账户余额为1144.50元,可用余额为-352.63万元。

  据了解,此次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源于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此前*ST皇台作为被告方被武威润森彩印包装有限责任公司起诉,此后法院裁决,对*ST皇台的银行存款、财产及其他收入在360万元的限额内予以查封、扣押、冻结、划拨、提取,用于执行。

  *ST皇台方面表示,本次被冻结的账户为母公司的基本银行账户,但其业务均已转由子公司承担,因此此次冻结仅会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周转有一定影响,而不会对其主营业务的日常经营活动造成重大影响。

  留给*ST皇台的时间仅剩70天

  谈及业绩持续堪忧的原因,*ST皇台曾表示,酒行业已步入全面调整期,区域性品牌存在产能过剩、库存压力大、产品老化等难题,整个行业的绝对市场容量呈下降趋势,而这一趋势将长久持续下去。

  为扭转困境,*ST皇台也进行了多元化试水,如上市之初将本来募资投建的“年产2万吨DDGS高蛋白饲料项目”变更为“变性燃料乙醇项目”,最后因申请未获国家立项批准“烂尾”。2017年3月,*ST皇台出售番茄资产,并称将聚焦酒业。2018年,*ST皇台又把转型幼教当做躲避退市风险的救命稻草,推进收购深圳中幼教育。

  业内人士指出,皇台酒业长期涉讼纠纷,加上实际控制人重组不力,导致皇台酒业缺乏扭转乾坤的能力,基本账户被冻结,可能进一步加速皇台酒业的衰落。

  *ST皇台相关工作人员也曾对媒体表示,“目前资本市场留给皇台酒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剩下70多天时间里,我们正在尽最大的努力朝最好的方向发展。”

编辑:马小龙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