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6 02:31:0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莲花味精生死局(1)

2019-07-16 02:31:02新京报


7月11日,莲花健康一栋空荡的办公楼。 新京报记者 郭铁 摄

  债权人国厚资产申请重整,莲花健康濒临破产或再度易主,员工称半年未发工资,新工业园将重新调整项目

  7月的河南项城,时常笼罩在阴雨中,位于环城中路67号的莲花味精总厂也似乎增添了一丝悲凉。

  踏进这里,映入眼帘的是空旷的厂区、斑驳的院墙和已被拆除的生产车间,只有包装车间的机器还在加工着从其他企业采购的味精半成品。莲花味精的员工说,实质性的味精生产早在第三任控股股东睿康投资入主后就按下了暂停键。

  而在近期,因莲花健康无力清偿债务,其债权人国厚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重整申请,莲花健康将面临易主或破产两种结局。

  从行业第一到濒临破产,莲花味精经历了行业洗牌、业绩下滑、几次易主及数不清的债务纠葛。业内认为,在味精行业式微的大背景下,莲花很难依靠单纯的注资盘活。无论国厚资产与睿康投资的博弈结果如何,莲花的出路都在于找到具有市场资源的企业进行产业嫁接。

  控制权博弈

  在易主睿康投资不到5年后,莲花健康再次因债务问题走向命运的十字路口。

  根据莲花健康7月3日公告,其与浦发银行的一笔2.15亿元历史债权,经信达资产、长富投资两次转手,最终归属国厚资产。截至3月31日,国厚资产持有上述债权的本息合计金额为3.78亿元,成为莲花健康的主要债权人之一。

  另一方面,莲花健康已资不抵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莲花健康净资产为-3.4亿元,且已连续16年扣非后净利为负。莲花健康表示,重整程序将以挽救企业、保留莲花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不过截至公告日,尚未收到法院对国厚资产申请公司重整事项的裁定书。如果重整草案不能获准,莲花健康将被宣告破产。

  对于国厚资产申请债权重整的意图,莲花健康办公室主任刘建春7月11日回应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猜不透”,称重整方案需按流程经政府、法院审批。业内分析则更倾向于国厚资产对莲花健康控制权的争夺。

  据知情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在国厚“出手”前,睿康投资曾向政府层面递交过一个方案,当时政府层面给出的说法是支持睿康渡过难关,“然后他们(政府)反过来又找债权方说。同样的方案,国厚做了很多变化。”

  对莲花味精的重整相关问题,7月12日,项城市委新闻科科长吴建成对新京报记者称外出有事,无法帮忙协调采访,随即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睿康投资与国厚资产的博弈早在去年就已显现。2018年2月,睿康投资将所持莲花健康全部股份抵押给国厚资产以获得2.5亿元借款。自2018年5月起,莲花健康董事袁启发、夏建军、邢战军,董事会秘书时祖健,董事长夏建统相继辞职。经由睿康投资提名,拥有国厚工作背景的王维法和罗贤辉进入莲花健康董事会。

  在2018年9月给上交所的半年报问询回复函中,莲花健康表示,睿康投资目前没有明确转让公司控制权的计划,但国厚资产一直向睿康投资主张债权,双方就债务清偿事宜以及股权等质押物处置事宜没有达成一致协议。

  国厚资产则在同年10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莲花健康实控人存在变更可能,“莲花健康股东将股份质押给国厚资产,实际上是以质押股份的方式实现股权转让,国厚资产相当于变相实现买壳。”

  往日辉煌

  “又要换大股东了?”7月10日晚,在项城市一家酒店,莲花健康员工周占强向新京报记者问道。与他一同在该酒店做临时工的还有莲花健康子公司天安食业职工李明远,“我还关心莲花的死活,这关系到我们的退休保障。”

  周占强1982年从部队转业回来分配到项城县液糖厂。次年,当地多个小企业被整合成为莲花味精厂,周占强与很多人的命运从此与“莲花味精”捆绑在一起,随企业的轨迹起起伏伏。

  “莲花味精当年在河南红得很,全国驰名,连在行政单位工作的人都想进厂。”回忆起莲花味精当年的盛况,59岁的周占强语气中依然带着自豪。莲花味精厂在上世纪80年代一度拥有2.2万多名员工,在采购部门工作的他每月能拿到八九十元的工资,出去跑业务兜里揣的是阿诗玛烟,而那时一名县长的月工资才90多元。

  原河南莲花味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军曾在接受河南日报采访时将1983年至1991年概括为莲花的创业积累期。在这一阶段,莲花味精享受到了国家政策支持和改革开放的红利,抓住了卖方市场的契机,创立了品牌,积累了资本,奠定了在中国味精行业的龙头地位。

  一组数据见证了莲花味精当年的辉煌。1983年到1997年的15年间,莲花味精年产量由400吨上升至12万吨,增长近300倍;产值也由945万元增至22.3亿元,为创办之初的236倍;单厂味精产量居世界第一,国内市场占有率达43.4%。

  原料低,售价高,品质好,是周占强对当时莲花味精得以快速发展的概括。据他回忆,1983年大米原料的市场采购价为440元/吨,按4.5吨大米出一吨味精计算,其成本不到2000元,而当时一吨味精可卖到2万元,近10倍的毛利无疑令莲花味精“很赚钱”。

  (下转B10版)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