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5 07:30:5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意大利抗疫:新冠逝者全球居首 | 国际疫情透视①

2020-03-25 07:30:54新京报

最近,意大利“1号病人”治愈出院。在他确诊之前,意大利人的生活基本未被疫情影响。在他确诊后的这一个多月,意大利本土疫情暴发,成为全球除中国外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从1月31日出现确诊病例至今,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留给了世界怎样的教训?

医院的太平间尸满为患,贝加莫省一处公墓的教堂里,几十具木棺首尾相连,等待火化。为防止病毒的传播,传统的殡葬仪式被叫停,这些新冠逝者孤独地死去,孤独地被埋葬。最近,《贝加莫报》的讣告栏,由平时每天的两三页增加到十一二页。


这座意大利北部城市,位于伦巴第大区的中部。作为此次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截至当地时间3月23日17时,新冠肺炎已致伦巴第大区3776人殒命。


全球新冠疫情的震中已推移至意大利。没有人知道它会停留多久,最终将造成多大的伤亡。这个欧洲文明的摇篮、艺术和时尚的天堂,以后或许会多这样一个标签:2019冠状病毒(COVID-19)全球逝者最多的国家。


《贝加莫报》讣告栏。据媒体报道,贝加莫市市长乔治·戈里(Giorgio Gori)22日表示,该市新冠肺炎死亡患者大约有四分之三生前尚未确诊,就已经死在了家中。


至暗时刻 不期而至


最开始,谁都不会想到是意大利。


1月24日,法国确诊了1例新冠肺炎病例,这是欧洲的首例确诊病例。一周后(1月31日),意大利出现2例确诊病例,是两名来自中国的游客。又过了一周(2月7日),意大利出现第3例确诊病例,1位从武汉撤侨的意大利人。此后的半个月,意大利都没有新增确诊病例。


2月21日,情况好像一下子就糟了起来。当天,意大利新增17个确诊病例,并出现了第1例死亡病例。此后,情况逐渐开始失控。2月23日累计确诊超过100例,2月29日累计确诊超过1000例,3月10日累计确诊超过1万例,意大利好像一时间变成了欧洲的湖北。


据意大利卫生部网站最新消息,截至当地时间3月23日17时,意大利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63927人,累计死亡病例6077例,治愈病例7432例。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3月23日10时,全球除中国以外的新冠患者,接近四分之一都位于意大利。



病毒似乎也是不惧权威,据报道,意大利国内多位知名人士接连确诊。


3月14日,贝加莫省切内市(Cene)市长因感染新冠病毒不幸病逝,成为意大利首位感染新冠病毒殉职的地方官。3月15日,“意大利现代建筑之父”维托里奥·格雷戈蒂(Vittorio Gregotti)也因新冠肺炎不幸逝世。



想要弄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我们必须先将日历翻回至2月21日。那天,Codogno小镇的38岁的居民Mattia被确诊,他是意大利第4位确诊患者,意大利本地的“1号病人”。


2月14日,Mattia感到不舒服并就医,被当作流感进行治疗,两天后因病情恶化前往镇上的医院,但医生只开了抗生素就让他回家了。直到几天后,他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做了核酸检测才确诊。


这段时间里,与之接触的多名医务人员被感染,而此前,Mattia曾和朋友聚会数次,参加了多场马拉松和社会活动,成为导致数十人被直接传染、数千人被间接传染的“超级传播者”。


据意媒报道,当地时间3月23日,Mattia从伦巴第大区帕维亚市的一家医院治愈出院。在社交媒体上的一段视频中,他说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重新能够呼吸。


意媒公布的“1号病人”行动轨迹图。网络图片


壮士断腕 难敌病毒


Mattia意外地成为意大利政府防疫措施存有疏漏的铁证。


事实上,意大利是欧洲第一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国家。甫一出现确诊病例的1月31日,意大利就暂停了所有来自中国的直航。然而,Mattia此前未曾到过中国。医学预印本平台medRxiv上发表的一篇研究表示,伦巴第大区大暴发的第0天为1月21日,这比Mattia确诊要早一个月。


此外,根据当时的指导方案,医院只对与中国有关的疑似病例做检测。于是,在2月14日到2月20日这些天,意大利又数次与力挽狂澜的机会擦身而过。


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2月23日,意大利政府宣布将北部11个城市划入“红区”,停止一切商业活动,对其5万多名居民实行隔离检疫。此后,防疫措施不断升级,3月10日全国封锁。



意大利北部的几个大区,既是此次疫情的中心,又是该国的经济引擎,这使政府的严防严控看起来更像是壮士断腕。


据意大利卫生部统计,截至当地时间3月23日17时,伦巴第大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28761人,接近全国总数的45%。


正是这里,拥有意大利近六分之一的人口,创造了全国22%的GDP。它的首府你一定听说过,意大利北部最大的城市、商业中心和金融中心——米兰。



事实上,相比很多国家,意大利此次抗疫都堪称铁腕。


只可惜,“封城令”升级多次,几乎每次颁布和生效时间上,都留有一个不小的“窗口”,逃离人数“数以十万计”。


官方政策亦存在反复。2月25日,伦巴第大区首府米兰曾宣布,酒吧、咖啡馆等营业场所,晚6点后一律禁止营业,可迫于居民抗议和业者的压力,禁令又于27日取消。


部分意大利官员的做法也令人费解。在此期间,米兰市长朱塞佩·萨拉开展了“米兰不停步”(Milan Doesn’t Stop)运动。意大利民主党主席津加雷蒂应其邀请,于米兰宵禁解除当晚,带领党内多位官员到米兰街头饮酒欢聚,强调米兰很安全。如今,津加雷蒂已被确认感染新冠病毒。


还有不少民众,在网上公开分享“顺利突围”的事迹,成功将政府封锁线的漏洞百出展示给全球。全国封锁后一周内,有4.7万意大利人因“没有正当理由”外出而遭到警方罚款。


流淌在意大利人血液里的随性,更是跟政府的如履薄冰背道而驰。此前,北部疫区曾多次发生游行示威活动,示威者高喊“拒戴口罩,还我自由”。


网络视频截图


不过,这种随性随着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的不断攀升,渐渐收敛。


沉疴难愈 丧钟孤鸣


贝加莫的牧师最近决定,为了不让丧钟整体响个不停,疫情期间一天只敲一次丧钟。“我们看不到尽头。我们害怕听到电话铃声。”一位几天没睡觉的贝加莫的殡葬员,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了自己的崩溃。如今,当地政府已经开始利用军车,运送尸体前往其他地区进行火化。


何以至此?


事实上,直到2月21日,意大利才出现了第1例死亡,这距离出现确诊病例已经过了21天,彼时,中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高达2348例。


此后,死神在意大利的收割变得熟能生巧:从1人到100人,用了12天;从100人到1000人,用了8天。3月19日,意大利病死人数终于戏剧化地超越中国,摘得全球第一。


病死率也在波动上升。意大利卫生部统计显示,截至当地时间3月23日17时,意大利新冠肺炎病死率已攀升至9.5%,同样是全球之最。


据世界卫生组织,截至欧洲中部时间3月23日10时,全球新冠肺炎病死率为4.4%。



多位专家曾表示,意大利的实际死亡率或许没那么高。


日前,米兰大学生物医学系研究员法布里齐奥·普雷格里亚斯科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由于检测能力有限,许多轻度或无症状的病例没有被确诊,实际感染人数被低估。意大利的真实病亡率,有可能接近其他地方。


据意大利卫生部统计,意大利检测能力正不断加强,截至当地时间3月23日17时,全国已开展27万余次新冠病毒检测,居全球前列。


庞大的老龄人口,则是病死率高企的幕后推手。


据意大利国家统计局,截至2019年1月,意大利65岁以上人口为1380万,占总人口的22.8%。世界银行2018年数据显示,意大利老龄化程度排在全球第二,仅次于日本。


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最新报告显示,意大利死亡病例的年龄中位数为63岁,70岁以上的死亡病例占全部的84.9%;80岁以上人群病死率超过20%,最年轻的死亡患者在30-39岁之间。


据此前的研究报告,意大利约一半死亡病例都有至少3种基础疾病,75%以上的人患高血压,其次是糖尿病和心脏病。



意大利麻醉学和重症监护学会日前发布“临床伦理学”建议,认为医疗人员应将“更长的预期寿命”作为评估中优先考虑的因素,而不一定需要按照“先到先得”原则来处理。


“我们不得不在一个40岁的病人和一个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这太残酷了,我们都哭了,但我们没有足够的呼吸机。”伦巴第大区的一名医生如是说。


这是一道对医者的灵魂拷问,亦是对意大利医疗系统的拷问。


网络视频截图


医疗缺口 浮出水面


据意大利卫生部统计,截至当地时间3月23日17时,意大利现存确诊的50418名病人中,23896人在医院接受治疗,26522人只能居家隔离。其中,3204名重症患者正在ICU接受治疗,占比接近现有确诊人数的6.4%。


鉴于意大利ICU床位此前只有约5000张,未来能否承载不断攀升的需求,仍属未知。


在疫情严重的地区,原有的ICU床位早已不够用。《美国医学会杂志》此前刊登的一篇研究显示,伦巴第大区此前约有720张ICU床位,并且多数已经被占用。而目前该地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病患已升至1183人,病毒扩散并未给床位扩容留下太多时间。



意大利医疗资源的不足,终于在疫情的催化下显现。


相比之下,德国有2.8万个ICU床位,是意大利的5倍多。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8年的统计更新,意大利每万人医院病床数为34张,不到德国的二分之一,未处于欧盟诸国的第一梯队;每万人医生数为40.2,情况相对还算好一些。


据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22日最新消息,意大利共有4826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占意大利全国新冠肺炎确诊总数9%,雪上加霜。


这之中包括57岁的马塞洛·纳塔利。据媒体报道,纳塔利曾对意大利政府对疫情的最初反应提出强烈批评,并敲响了医疗用品短缺的警钟。


3月18日,伦巴第大区要求最近退休的卫生工作者重返工作岗位。3月19日,意大利政府发布公告称,政府决定组建一支最多由300名医生组成的特别团队,前往医疗资源最紧张的地区支援。



医疗资源为何如此紧缺?症结到底还是在“钱”上。


据此前报道,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为削减不断增加的赤字,意大利政府大幅削减医疗卫生开支。2012年至2014年,砍掉了47亿欧元预算。数据显示,最近5年意大利被迫关闭各类医疗机构750余家。


突如其来的疫情再加一记重拳,本就不振的经济将进一步承压,又一个恶性循环。


3月4日,意大利统计局公布,2019年全年经济增长率为0.3%,为2014年以来最慢增速。意大利央行原本预计今年经济将增长0.5%,现在则预计经济将萎缩3%或更多。受此次疫情影响,意大利或将陷入10年来第4次经济衰退。


为减轻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当地时间3月16日下午,意大利内阁召开会议并通过了总额为250亿欧元的经济纾困法令。但政府是否有能力提供更多财政支持,仍是个未知数。数据显示,意大利国债负担率超过130%,政府的财政操作空间并不大。



经济正一步步被疫情推向悬崖边缘,被疫情拷问着的医疗缺口源于经济。意大利的至暗时刻,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当地时间3月23日,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数降至近5日最低,新增死亡病例数降至近4日最低,隧道再长尽头总有曙光。


数据新闻编辑 李媛

新媒体设计 甲晨晨 李亚珍

校对 李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