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5 02:30:01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北大专家怒怼澳美制药宣传误导

2018-05-15 02:30:01新京报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北大第一医院教授朱学骏认为澳美过度营销超强效激素;专家指出全盘否定激素或滥用均不可取

  近日,拥有近90万粉丝的微博大咖、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教授朱学骏发文怒怼香港澳美制药过度营销超强效激素,称该公司在一个皮肤科界的学术会议上宣传卤米松乳膏(商品名:澳能)是“唯一明确指出儿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这一行为系严重误导。朱学骏认为,作为超强效激素,该产品应是儿童慎用,治疗不应超过7天。此举一时引起大家对激素过度营销和合理使用的关注。

  对于糖皮质激素类药品(简称“激素”)的应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皮肤科主任张建中、解放军第309医院皮肤科主任梁晓博等专家指出,作为皮肤科的治疗主力军,激素的使用很普遍,但存在“不敢用”和“滥用”等不合理使用情况。专家建议,应在医生指导下合理选择剂型、剂量、使用部位及使用时间。

  

  超强效激素宣传遭权威专家质疑

  朱学骏称,4月15日,一个皮肤科界的学术会议在北京举行时,澳美制药利用易拉宝宣传卤米松乳膏时,存在严重误导。其在微博发布的照片显示,易拉宝上的宣传文字写着“皮肤湿疹请选择澳能。强效抗炎,顽症首选;起效迅速,疗程缩短;安全第一,副作用罕见;唯一明确指出儿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效应持久,涂药方便”。

  而让朱学骏开启“炮轰”模式的,正是其中的一条:“唯一明确指出儿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在活动现场数十位参展医学代表面前,他直接向澳美制药医学代表指出了错误的严重性,扯下易拉宝,并质问香港澳美制药“有何依据”?

  朱学骏表示,卤米松属于超强效激素,儿童应慎重外用,不主张婴幼儿外用。“作为三届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我有责任指导医生的合理用药,有责任维护患者的健康。”

  朱学骏以多份学术资料来佐证自己的主张:在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分会2011年发布的《糖皮质激素皮肤科规范应用手册》及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发布的“规范外用糖皮质激素类药物专家共识”(《中华皮肤科杂志》2015)中都已明确,并指出“尽量不用于小于12岁的儿童;不应大面积长期使用;除非特别需要,一般不应在面部、乳房、阴部及皱褶部位使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临床用药须知”(2010年版)的卤米松用药中,也明确写着“儿童应慎用,治疗不应超过7天”。

  不少同行对朱学骏的做法表示赞同和支持,并在其微博留言。皮肤科博士陈奇权留言称,“专业人士存在的目的,就是给科学代言,和虚假欺骗斗争到底。”

  针对朱学骏的质问,新京报记者5月9日向香港澳美制药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目前澳美制药未就此事有公开回应。

  中国产业信息网上发布的《2017年中国卤米松乳膏市场销售情况》显示,卤米松乳膏潜力较大,市场约3亿元,由于重庆华邦制药和天津金耀药业获批较晚,市场几乎全部由澳美制药占据。

  多名专家表示对待激素应科学用药

  激素类药物的发现、开发及在临床上的应用,是医学史上的划时代事件,挽救了数以万计患者的生命。如系统性红斑狼疮,激素应用前,约40%的患者在确诊三年内死亡,而现在,其十年生存率已经超过90%。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皮肤科主任张建中指出,由于皮肤病中炎症性和免疫性疾病占了大多数,因此激素在皮肤科的应用十分广泛,能否用好激素,充分发挥其疗效和尽可能减少其不良反应,是每个皮肤科医生必须学习和掌握的基本功,也是衡量一个好的皮肤科医生的标准之一。

  但是,在皮肤科临床实践中,激素不恰当应用的现象十分常见,主要表现为两个极端:“滥用”和“不用”。“滥用”表现在适应症选择不当,把激素当成“万能药”,结果导致不必要的副作用产生。“不用”则表现为对激素的副作用担心过度,畏首畏尾,该用激素的疾病也不敢用,导致疾病的延误。此外,许多患者被误导,只知道激素的副作用,不知道激素是治病的有力武器,一提到激素就拒之千里,更增加了医生使用激素的难度。张建中认为,对激素的态度应该是:科学用药,合理用药,该用就用,不该用就不用。

  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指出,澳能卤米松乳膏属于处方药,需要根据医生指导来应用。“即使在专业场合宣传也应该有底线,‘唯一’、‘最’这类词连OTC都不能用,更何况处方药,作为专业机构应该有专业态度。”史立臣认为,朱学骏质疑的角度非常对。而且从去年到现在为止,很多医药界的事专业医生提出质疑。“药品的问题就应该由一线医生来指出,否则中国医药市场会出大问题。”

  ■ 专家答疑

  ●外用激素类药物如何分类?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教授朱学骏:我国将外用激素分为弱效、中效、强效及超强效四大类。儿童特别是婴幼儿(2岁以下)主张外用弱效或中效激素,如丁酸氢化可的松及地奈德软膏等。顽固、严重的可短期外用强效激素,如糠酸莫米松、丙酸氟替卡松软膏等。超强效激素不主张外用或应慎重外用。

  ●外用激素适用于哪些疾病?

  朱学骏:外用激素主要用于过敏性皮肤病,包括皮炎湿疹类,如特应性皮炎、湿疹、接触性皮炎、日光性皮炎、虫咬皮炎等;其他免疫性皮肤病如盘状红斑狼疮、扁平苔藓、银屑病、天疱疮、白癜风等。某些瘙痒性皮肤病如神经性皮炎、阴肛部瘙痒症(需除外不是因为真菌感染引起的)等。

  ●外用激素有什么使用原则?

  朱学骏:任何激素制剂都不能不应长期、大面积使用。对12岁以下儿童、任何年龄的面部、外阴及皱褶部位,如腹股沟、腋窝、肘窝,应使用弱效、中效药物。连续使用不超过两周,避免长期外用。婴幼儿不能外用超强效激素。对顽固皮损,应在医生指导下,可短期外用强效激素。

  ●滥用激素可导致什么后果?

  解放军第309医院皮肤科主任梁晓博:不合理使用激素会导致皮肤变薄、出现红血丝、局部多毛、色素沉着、继发性感染等。必须强调的是,很多患者担心使用激素的副作用而拒绝使用激素,实际上,合理使用剂型、剂量,遵医嘱合理控制使用时间及涂抹部位,不会出现上述副作用。

  ●擅自停用激素有哪些影响?

  梁晓博:擅自停用激素,不仅效果不好,还会因为没有逐渐减量的过程,造成激素戒断症状,造成反弹,导致病情一直反复。即便是非处方类的激素,也应在医生指导下使用。同时,在不合理部位使用也可能引发继发性感染,比如在面部使用超强激素,导致外观上的损失,如色素沉着。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