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02:30:2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冬虫夏草“告急” 三只概念股创新高

2018-06-12 02:30:26新京报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虫草菌种已属“易危”级别;叫停冬虫夏草保健食品试点后,青海春天和康美药业仍在申请虫草保健食品的评审

  近日,生态环境部和中国科学院共同发布《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大型真菌卷》显示,由于长期过度采挖和环境气候影响,药用菌冬虫夏草分布范围在逐渐萎缩。由于冬虫夏草的稀缺,不仅让福瑞股份等企业感受到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压力,也让西藏药业、华东医药、青海春天、佐力药业、康美药业等在内的多只虫草概念股出现上涨的情况。其中,西藏药业、佐力药业在5月22日分别上涨4.25%和3.22%,康美药业、华东医药、片仔癀等3只龙头股在5月23日股价则创下历史新高。

  尽管原国家食药监总局于2016年、2018年两次发布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但青海春天和康美药业并未放弃保健品市场,仍在申请虫草保健食品的评审。

  专家表示,冬虫夏草既已回归药材定位,就应像中药材一样实施监管。“对于企业而言,应加强对冬虫夏草的作用机理、临床数据研究。”

  冬虫夏草概念股不同程度上涨

  我国是冬虫夏草资源大国,产区包括青海、西藏自治区、四川、甘肃、云南等五个省区。5月22日生态环境部和中国科学院发布的《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大型真菌卷》显示,虫草的菌种已属于“易危”级别。

  新华社曾在2016年7月报道,1996年开始,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冬虫夏草研究室就针对冬虫夏草野外产量动态进行了跟踪调查,20年来的连续监测数据表明,虽然年际间存在着上下的波动,冬虫夏草资源量总体趋势一直在下降。由于成长环境特殊,难以人工培育,如今许多产地已很难发现冬虫夏草的踪迹。

  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西藏自治区冬虫夏草协会的统计显示,2017年青海省冬虫夏草总产量为144吨,西藏自治区冬虫夏草产量67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冬虫夏草协会会长嘎玛生格称,2018年是冬虫夏草出产“小年”,后期价格将会有一定涨幅。千讯咨询产业研究中心数据预测2020年原草销售规模可达300亿元,整个虫草行业规模可达750亿元。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5月以来,在资本市场上,涉及冬虫夏草概念的个股——青海春天、佐力药业、康美药业、片仔癀、西藏药业、华东医药、同仁堂等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上涨。其中,西藏药业、佐力药业在《红色名录》发布当天涨幅较大,分别为4.25%和3.22%,康美药业、华东医药、片仔癀等3只龙头股在5月23日股价则创下历史新高。

  虫草保健食品批文有效者不多

  以“冬虫夏草”为关键词,新京报记者在淘宝上搜索到4700多条结果,几乎都是冬虫夏草原草,保健食品类产品较少。而出现这种情况,与2016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冬虫夏草保健食品试点不无关系。

  2012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展开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方案,青海春天、同仁堂、康美药业、劲牌有限公司和江中制药成为试点企业。试点期间,同仁堂、劲牌有限公司和江中制药3家共5个产品获得了保健食品批号,而被称为“虫草第一股”的青海春天,旗下冬虫夏草系列产品“极草”却并未获批。

  2016年2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试点,强调冬虫夏草属中药材,不属于药食两用物质,冬虫夏草进入保健食品需统一报批。这意味着,5家试点企业“特许证”被收回。

  6月9日,在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新京报记者以“冬虫夏草”为关键词搜索到20款国产保健食品。其中,泉州智得牌蝙蝠蛾被毛孢菌丝粉胶囊、同仁堂总统牌冬虫夏草灵芝提取物西洋参提取物三七提取物口服液、劲牌冬虫夏草人参马鹿茸铁皮石斛女贞子胶囊(男士型)、劲牌冬虫夏草珍珠黄芪当归玫瑰花胶囊(女士型)3家企业的4种产品的保健食品批文还在有效期内。此外,江中制药生产、含有冬虫夏草成分的参灵草牌原草液和参灵草牌参灵草口服液的批文也在有效期内。

  今年3月8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再次发布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这也意味着,冬虫夏草被踢出保健品行列。

  两家药企未放弃保健食品申请

  尽管被收回“特许证”让青海春天一度陷入困局,2016年的营收同比下降49.48%,但其并未放弃冬虫夏草保健食品市场。

  青海春天2017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已根据《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向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提交了6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保健食品新产品的注册申请资料,并已全部被受理。据了解,其申报的功效包括改善睡眠、缓解疲劳、增强免疫力等保健功效,有口服液、酒、片剂、颗粒等剂型。

  在今年5月31日召开的2018年青海辖区上市公司投资者集体接待日活动中,青海春天表示,目前这6款新产品仍处于评审阶段,能否获得批准仍存在不确定性。

  同样,作为当年的试点企业,国内中药饮片龙头企业康美药业在试点期间没有产品获批,但也没有放弃进军冬虫夏草保健食品市场。其2017年年报显示,康美冬虫夏草西洋参胶囊已进入保健食品注册评审。6月9日,新京报记者以该产品名称为关键词在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搜索发现,该款产品目前仍未获批上市。

  另外,公开资料显示,在投资方面,康美药业预计投入1.5亿元建设青海玉树虫草交易市场及加工中心,目前项目已进入建设施工阶段。

  围绕冬虫夏草相关问题,6月8日,新京报记者向青海春天和康美药业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应。

  福瑞股份虫草药品毛利率下降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10多只虫草概念股中,福瑞股份、佐力药业、华东医药等企业发力于药用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如福瑞股份的主导药品复方鳖甲软肝片、华东医药的百令胶囊、佐力药业的百令片均以冬虫夏草为主要原料。其中,华东医药的百令胶囊销售规模已达到20亿元级,公司正在建设百令胶囊扩产改造二期工程;佐力药业的百令片在2017年营业收入超1.27亿元。

  不过冬虫夏草的稀缺,价格上涨,也导致了这些以冬虫夏草为核心原料的产品成本不断攀升。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统计显示,2017年青海玉树冬虫夏草1500根/市斤的价格在8万元至9万元,每市斤价格上涨均在5000元左右。

  冬虫夏草是福瑞股份主营产品软肝片的核心原材料,占该药品成本的比例为90%。福瑞股份2017年年报称,冬虫夏草的采购价格与上年同期相比略有上升,软肝片毛利率相比去年有所下降。未来冬虫夏草的价格仍存在波动风险,从而导致产品毛利率波动的风险。为减少冬虫夏草价格波动的影响,福瑞股份称已向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申请调整软肝片价格,目前正在等待国家发改委的批复。同时公司将尽快完成软肝片以虫草菌丝体代替冬虫夏草的临床试验,以摆脱虫草价格涨幅对经营业绩的制约。目前,福瑞股份因筹划重大事项持续停牌中。

  围绕冬虫夏草相关问题,新京报记者也联系上述3家企业发去采访提纲,尚未收到回复。

  业内声音

  企业应加强冬虫夏草研究

  “《红色目录》的发布,意味着保健产品将不会再有新的审批,这和以前诸如豹骨之类的中药材一样,不属于药食同源的冬虫夏草未来市场受限会很大。”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认为,冬虫夏草菌已被列为“易危”级别,政府基本不会再鼓励生产以它为原料的保健食品,现有的冬虫夏草保健食品有效批文延期的难度也将增大。“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药品并不多,对于企业而言,应加强对冬虫夏草的作用机理、临床数据研究。”

  2010年底,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曾发布《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禁止企业用冬虫夏草为原料生产食品。史立臣指出,冬虫夏草既已回归药材定位,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流通,而应像中药材一样实施监管。“目前,政府可能会在发展地方经济和监管之间来考量。”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