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0 02:30:0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天圣制药重组折戟 二级市场信心难启

2018-07-10 02:30:04新京报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4位高管相继“出事”,或卷入医疗贪腐案;复牌后连续跌停,投资者对停复牌时间产生质疑

  天圣制药近来风波不断。在四位高管相继“出事”后,天圣制药于7月3日发布公告称,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止收购四川玉鑫药业。当日,天圣制药复牌后,连续4日跌停,7月6日报收20.38元。7月9日,天圣制药股票继续下跌,收盘价为19.42元。

  有专家表示,高管出事、重组失败,天圣制药的市值还将大幅度缩水。“除非有相关机构给出事件的明确答复,才能重启二级市场的信心。”

  

  并购失败,股票交易出现异常

  4月3日,天圣制药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并于当日公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方式收购玉鑫药业股权具体收购的股权比例以交易各方正式签订的合同或协议为准,当时预计停牌时间为一个月。此后,复牌时间一再推后,直到7月3日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

  此次重组失败的原因,天圣制药称,是因为交易双方就交易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在发布终止公告的至少一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重组事项,但不排除在未来合适时机继续筹划相关资产重组事项。

  重组失败引发投资者关注。在7月3日举行的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投资者说明会上,有投资者就此次的影响、股票跌停如何应对等提问。对此,天圣制药表示,此次不会对公司的发展战略、经营规划以及本年度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复牌上市后,天圣制药在股价连续3日跌停后,于7月6日发布了关于股价异常波动的公告,称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已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公司进行了核查,前期披露信息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之处,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期间未买卖本公司股票。

  2017年5月19日,天圣制药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后,就开始了频繁的投资和收购行为。除此次并购外,2017年8月至2017年10月,天圣制药先后宣布拟收购湖北仙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510万股股权、重庆骏曜药用包装制品有限公司股权、重庆市光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20%股权。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自上市以来,其新增子公司在7家以上,对外投资额超过15亿元。

  停复牌时间引发投资者质疑

  就在4月3日公告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当天,天圣制药还发布了另一则公告,公司董事长刘群因个人原因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此后,天圣制药连续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刘群、总经理李洪被公安机关留置,原副总经理李忠、王永红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

  在多位高管被留置或刑拘的同时,天圣制药却同步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引起了投资者质疑。有投资者质询天圣制药,重组停牌是否为恶意停牌。对此,天圣制药表示,公司前期为发展需要,在推进并购时与多个并购标的进行了商谈与接洽,4月1日公司与四川省玉鑫药业有限公司的两名自然人股东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公司停牌并非恶意。

  更有投资者对于天圣制药的复牌时间产生抱怨,称“早不复牌、迟不复牌,偏偏在大盘跌得惨不忍睹时复牌,对投资者是极大的伤害。”对此,天圣制药表示,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推进、公司股票的停复牌均严格按照中国证监会及深圳证券交易所等规定进行。若股价在复牌后持续下跌,背离公司内在价值,触及预案实施条件,天圣制药将按《关于上市后稳定公司股价的预案》中承诺的措施稳定公司股价。

  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认为,多位高管接连出事,公司的经营将受很大影响,重组失败与此也脱不了干系,二级市场的市值还将大幅度缩水。“除非有相关机构给出事件的明确答复,才能重启二级市场的信心。”

  高管“出事”或涉医药贪腐案

  天圣制药至今未披露四位高管被留置或刑拘的具体原因。7月3日,天圣制药表示,两人被留置事项正在相关部门的正常程序中,公司未能获得最新进展。截至目前,此事尚未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业内猜测,天圣制药高管相继出事,或与医药贪腐有关。

  2017年8月,重庆纪委、重庆监察委员会公布,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李剑平和涪陵区中心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王晓波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两人均因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8年5月22日,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对媒体表示,该院院长马明炎“涉天圣制药案,已被带走调查”。

  天圣制药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显示,天圣制药客户中,医院等终端类客户所占比例超过60%,2014年至2016年,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分别是天圣制药第二、第三、第四大医药流通销售客户,这三家医院在2016年医院等终端类客户总销售额占比分别为10.74%、9.06%和6.91%。

  “在国家政策高压下,原有的依靠商业贿赂的模式基本彻底瘫痪。虽然可以偷偷摸摸地做一些勾当,但心有多大,出的事就有多大。”史立臣指出,就商业贿赂而言,其惩罚不再仅仅是针对医药代表,而是将主要矛头对准了企业,如去年泰凌医药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因商业贿赂被罚上千万的施贵宝。“制药企业合规守法经营才是关键。”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