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8 17:09:16新京报 记者:王海亮 张建 编辑:武新 寇德娜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蛋壳公寓CEO高靖:青春在于“折腾”中发现商机

2019-04-18 17:09:16新京报 记者:王海亮 张建

我心目中的新青年是,有爱,感恩,具备社会责任感。

■人物简介  高靖,男,1982年出生于北京,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创始人、CEO。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更多“新青年”人物报道,请点击:五四100年·新京报对话30位青年


大城市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白领,通过长租公寓寻觅自己暂时的家。


凭借“租购并举”政策的东风,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长租公寓行业在中国一线城市经历了快速成长,一路高歌猛进;直到去年下半年,甲醛房、炒高房租、租金贷……种种行业乱象爆出,长租公寓一次次陷入舆论旋涡。


在长租公寓行业的跌宕起伏中,高靖始终保持着那一份执着。面对租赁市场最低迷之际,他没有害怕、退缩,而是坚守在一线,谈判、收房、装修、采购等所有环节都要亲力亲为。当蛋壳公寓成功完成多轮融资后却出现了新问题时,他没有彷徨、停滞,而是绞尽脑汁想出改进的方法。


在创业中,他始终没有忘记创办蛋壳公寓的初心:“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2014年底注册蛋壳公寓之时,高靖想解决的,是房东和租客之间的信息不透明、黑中介问题;想做的,是对年轻人有点帮助、对社会有点贡献的行业。


发现租赁行业的痛点


2014年秋,互联网创业正火热,大量资金和项目潮水般在市场上涌现,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派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此时,拥有百度、好乐买、糯米网等互联网企业光鲜履历的高靖,正在琢磨着创业。“青春在于折腾,如果35岁之前干不出一番成绩,我就废了。”不甘于平庸的高靖将目光转向了庞大的租赁市场。为了解长租公寓会不会有市场,高靖天天去找房产中介聊天,请他们喝咖啡,一聊一下午,去发现这个行业存在的痛点和市场需求。


轻资产、短平快、O2O赚足了眼球,在当年,选择蛋壳公寓这样一个重资产项目在很多人眼里是“犯傻”的行为,但高靖的想法很坚定。他看到了这个行业中房东和租客之间面临信息不透明、黑中介的痛点;内心深处,他也愿意选择一个对年轻人有点帮助、对社会有点贡献的行业。


2014年,高靖攥着250万元开启疯狂创业。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2014年底,高靖成功注册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也就是现在的蛋壳公寓。他从当年的糯米网老领导、如今的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沈博阳处融来了第一笔资金,150万元人民币,自己也投入了第一笔创业金,100万元人民币。


从最初的光杆司令,到拉入伙崔岩等三个朋友,手里攥着250万元这个有意思的数字,高靖开启了疯狂创业。他和三个朋友约定,“准备好一年不开工资”,还发表了破釜沉舟式的豪言壮语,“成败在此一举,一年后如果还发不下来工资,我们就宣告创业失败。”


第一套房是自己亲手收的


不同于传统的租房生意,蛋壳公寓做的是C2B2C模式,即公司处于中立方,将房东的房子统一改造、升级、运营后,再拿房子出租给租客,提供租后服务。注册公司的同时,运营模式的第一步——收房也紧锣密鼓启动了。


2014年底,高靖亲手收下了蛋壳的第一套房子。他至今清晰记得,这套房在慈云寺桥边,100平方米两室一厅。所有的环节都亲力亲为,谈判、收房、装修、采购,全公司四个人一起设计、采买家具、陪着装修工人安装,将收来的房子打造得漂漂亮亮。


蛋壳的第一套房子,是高靖亲手收的。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在创业初期的一段时间,我们收了多套房子。运送家具的货车得后半夜才能进京,我和崔岩就跟着货车,挨个公寓搬运家具。半夜搬家具难免影响别人休息,经常被邻居找上门来,甚至会有警察查过来。”高靖回忆说。为了不扰民,他们在地上垫上厚地纸,甚至关了灯黑灯瞎火地干活。等活干完了,天也亮了,回家休息3个小时,起床再战。“初期每天差不多都只睡3个小时”,因为年轻,更因为创业的激情和冲劲,在这样“拼命”的节奏下,高靖也不觉得累。


2015年2月,正值北京租赁市场最低迷时,蛋壳成功租出去了第一间房子,四个人大大松了一口气。


收房、租房,陆陆续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高靖回忆说,一开始,先是在东四环东区国际公寓收了三套房子,又在团结湖公寓收了几套房子,模式一点点地打通了。“我们真实地告诉房东我们会做什么、会优化什么,房东挺满意,很多人在合同到期后也选择直接续租给我们。”


房子租过来了,想租出去却是另一个难题。“说实话,一开始真不好出租。”高靖发现,租赁市场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放房是批量放房,第一批放房20间左右,在放房的过程中,高靖和伙伴们发现,团结湖公寓的别家房源比蛋壳公寓的房源月租金便宜1000多元,他们约了中介看房,才发现竟是虚假房源。


高靖想出来的办法是,转场到豆瓣平台。效果非常好,去豆瓣宣传后,蛋壳成功获得了第一批用户,房源很快就全部租出去了,当时的销售毛利率达到了20%-30%。


站在风口,也要尊重商业逻辑


发展至今,蛋壳公寓的投资人名单上已拥有沈博阳、刘二海、毛大庆等知名人士。


项目重要还是资本重要,是创业领域纠结已久的话题,无数创业者带着自认为前景无限的计划,前仆后继倒在了寻觅资金的路上。相比众多折戟沉沙的创业者,蛋壳公寓走的这一路却幸运许多,不少大咖主动伸来了橄榄枝。


犹记第一轮融资时,高靖一共见了5名投资人,3名投资人给了投资。“那是2015年4月,我在投资机构待了8个小时,达成了投资协议。”当时正是资本寒冬,尤其上门O2O领域的集体“扑街”,令融资变得异常困难。


“有时候你看着我们只是谈了20分钟就拿到了投资,但这20分钟的背后,其实有至少数月的相互了解和沟通。”高靖说。


2016年8月,投资过优客逸家、小猪短租的知名投资人——愉悦资本的刘二海关注到了蛋壳项目。一般来说,投资者在一个领域通常不会投资类似的公司,能够吸引到愉悦资本,关键还是项目本身的未来被看好。


有一次,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在亚布力论坛上对沈博阳说:“北京有个叫蛋壳公寓的项目,做得挺不错,就是不知道谁做的。”沈博阳笑着回答:“是我投资原来糯米的人做的。”此时,蛋壳规模已扩张不少,核心团队来自沈博阳之前创立的糯米网。


机缘巧合之下,事情会变得很简单。2017年夏天,毛大庆的优客工场在蛋壳公寓的A+轮投资中进行了跟投。成功吸引到资本的根由依然是项目自身的“内功修炼”。


有时候,你能得到认可,是因为你想解决的痛点,正是大家的痛点。高靖说,优客工场在做创业孵化,而租房问题正是摆在年轻创业者面前的当务之急。能解决这一痛点的蛋壳公寓白领长租模式,自然会得到关注和认可。


从2017年开始,国家住房政策更多地鼓励和支持发展租住市场,长租公寓项目赶上了好时候。但高靖深知,站在下一个风口、看上去占据先机的同时,尊重商业固有的逻辑和规则同样重要。


“很多时候,情怀要让位于市场现实。”高靖认为,能拿到足够资金进行快速扩张,是因为商业拥有自己的基本规则和逻辑。有现实需求,项目可以解决痛点,并且市场足够大,能持续带来可观的利润回报——这是包括蛋壳在内的长租公寓创业项目能得到资本关注的根本原因。


熬过了融资的坎儿


从最初的11人发展到现在超过4000人,蛋壳公寓的规模快速扩大。


创业初期的日子如今回想起来,几乎都伴随着浓墨般的夜色。2018年之前的高靖,几乎没有在夜里12点前离开过办公室。2018年6月6日,蛋壳公寓宣布完成B+轮7000万美元的融资。


今年1月,蛋壳公寓以2亿美元全资战略收购知名长租公寓运营商爱上租。这是长租公寓史上最大的一起收购案,蛋壳公寓管理房间数增加了超8万间,达到近50万间。


今年3月2日,蛋壳公寓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蚂蚁金服联合领投,春华资本跟投,CMC资本、高榕资本、愉悦资本等老股东继续跟投。自此,蛋壳公寓被业内誉为互联网长租公寓的独角兽。


熬过了融资的坎儿,高靖心里有了几分安定。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回想创业初期的蛋壳,仅有250万元创业资金,没有人看好,没有人认可,合伙人们满心彷徨。“这是创业团队熬过的第一个艰苦三年,得到此轮融资后,兄弟们的心里稍稍有了几分安定。”高靖说。


在一系列资金的支持下,原本就在快速发展的蛋壳公寓再次加速。然而快速扩张,难免埋下隐患。“团队的执行力不行,团队理解不了公司的使命,是我现阶段最着急的。出了问题,我们要首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及时去处理。”高靖说。


他清醒地知道,融到资金,只是“暂时跑出来了”;面对市场环境和社会舆论,蛋壳公寓还有待完善。


高靖认为,对长租公寓行业来说,2019年将是持续优胜劣汰的一年。“长租公寓市场还处于发展初期,蕴藏着比当年团购潮还大的机会,绝对不容错过;但长租公寓绝对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行业,未来也不会一家独大。”


高靖判断,随着长租公寓行业发展进入深水区,行业资源、资本、业务等均开始向头部企业集中,整个行业也可能进入到一个全新整合阶段。


敢于正视问题


“我们的企业一定要是良心企业。”对于长租公寓甲醛含量超标的隐患,高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蛋壳公寓将从建材、家具的供货源头去抓空气安全,确保装修公寓中使用的建材、家具是合格产品,比如,以铁质家具取代木质家具。“我们在努力解决空气、环保等方面的问题。”


“不是用一纸免责声明,告诉租客我们的房间装修是合格的。我们想表达的是,有问题不可怕,我们给出改进的方法。”高靖说。


“租金贷”是去年长租公寓行业另一饱受争议的话题。隐瞒和诱导办理“租金贷”成为租客投诉长租公寓的热点之一。“租金贷”指的是租客与长租公寓运营商签租约时,与运营商合作的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一般由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向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和利息。


“不要对租金贷谈虎色变。大胆地告诉租客,讲清楚,这不是坏事。我们在背后也做了大量担保工作。”高靖说。他表示,市场上个别小金融中介与小公寓合作的金融产品,在流程上、合规上存在瑕疵,会导致风险;但蛋壳公寓的“分期月付”是一个严格的金融产品,既有金融机构对蛋壳公寓的风控准入及日常管理,又有对租客的信用风控。


目前,蛋壳公寓保证,租客不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署租赁贷款,必须让租客知道这是款什么产品,租客自愿选择是否使用分期月付。如果个别一线带看管家没有尽到告知义务,蛋壳公寓有严格的惩罚制度,并会在调查基础上对租客进行退还定金。


高靖说,“此前备受关注的租金贷乱象中,垮的是助贷企业或助贷机构,那些钱不在监管体系内,属于P2P。如若对租金贷谈虎色变,这会导致以前向我们打开的正规金融机构的大门被关上,实际上这是市场的倒退。”


■同题问答 


新京报:过去一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高靖:主要是看待事情的角度、思考事情背后的本质,这方面有了改变。更容易总结方法论和标准。同时,在管理企业千人团队时,发现了企业文化的魅力所在,理解了部分管理之道。


新京报:你心中“新青年”的标准是什么?


高靖:有爱,感恩,具备社会责任感。


新京报:未来,你对自己所处的行业有什么期待?


高靖:能真的改变当前的租赁现状,让居住有尊严,让“住”这个民生问题不再是头疼的问题,为实现国家更宏远的战略目标添砖加瓦。


新京报:未来,你对国家社会有怎样的期待?


高靖:公正、富强、稳定、开放。


新京报记者 王海亮 张建 编辑 武新 校对 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