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3 12:47:36新京报 记者:张晓兰 编辑:武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聚焦长租公寓爆雷|南京君创:“高进低出”难以为继

2019-10-23 12:47:36新京报 记者:张晓兰

继乐伽之后,南京又一家公寓企业南京君创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创公司”)近日因资金链断裂难以为继。不少租客称房租“打水漂”,甚至遭遇房东逼退的困境。


值得关注的是,与乐伽公寓一样,“高进低出”的模式使南京君创难以为继。

 

案例1:

租客接连遭遇乐伽、君创停业,房租“打水漂”

 

小远(化名)告诉记者,此前,他与几个朋友一起通过乐伽公司租了仙居雅苑一套三居室,今年8月1日前后,他接到房东通知,说乐伽公寓出问题了,让其搬走,“最后经过协商,我们给房东补了一部分钱后,住到了10月底合同到期。”

 

随后,小远开始重新找房,但没想到会再次遇到公寓机构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据小远介绍,他通过中环地产的推荐,看中了江苏南京玄武区仙鹤茗苑一套两居室,随后便与君创公司签订了1年合同。10月9日签的合同,合同从10月16日开始正式生效,至2020年10月15日终止。该房屋每月租金为2200元,支付方式为半年付,加上1个月押金,签订合同时,小远一次性支付的费用总计为15400元。除此之外,小远还给了中环地产1250元中介费。

 

小远搬进去住的第二天,就接到中环地产员工的电话。对方称,“君创公司出问题了。”小远联系君创公司的员工,“对方一开始说可以退钱的,后来就让我与房东自己解决,再找他们,对方就说辞职了,后来就联系不上了。”

 

“我在外打工,希望能有稳定的住所,所以这一次签的是1年合同,基本上身上的现金都付了房租。”小远说,他媳妇怀孕了,孕期反应大便辞职。自己想换个工作,也办理了离职手续。现在中介资金链出了问题,房东要钱,两人压力特别大。

 

案例2:

房东收不到房租,让租客搬走

 

小远的遭遇并非个例。今年9月15日,小桔(化名)与好友一起看中了仙鹤茗苑小区一套两居室,随后就与君创公司签了1年合同。合同从今年9月15日开始,至2020年9月14日止。该房屋每月租金为2400元,支付方式也是半年付,加上1个月押金,签订合同时,小桔一次性支付的费用总计为16800元。

 

小桔住了一个半月后,房主就找上了门。小桔这才知道,君创公司给房东付了押金后,就没有给房东付房租。小桔打电话给君创公司的经办人和经理询问情况,对方回复道:“因为国庆休假,财务还没能即时打款。”随后,房东就回去继续等打款。

 

两天后,房东再次上门。“房东说君创公司跑路了,并让我们立刻搬出。”当晚,小桔又联系君创的经办人,其表示,“公司现在资金有问题,我们也两个月没拿到工资了,10月15日,可去仙居雅苑调解点登记。”

 

10月15日,小桔和房东来到仙居雅苑调解点。据小桔介绍,登记的工作人员仅是君创公司聘请的兼职人员,只负责登记。随后,他们又去了君创公司另一个办公地址,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房东让我们住到月底就搬走,我们想与房东协商,也不知道能不能解决。”小桔担心地说。

 

君创回应:

公司资金链断裂,已停止营业

 

10月14日,南京君创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近期公司因市场的不稳定,空置房源较多,亏损较大,且部分租客迟迟不能结清尾款,导致公司不能正常运营资金链断裂,无能力履行合同。目前,公司已停止经营所有业务,且于10月14日起在雨花、江宁、仙林等处设有客户基本情况和诉求进行接待的登记点,为化解矛盾纠纷,与房屋租赁合同尚未到期的房东、房客进行调解,公司后续将主动与已登记客户联系预约,原则上按照租期先后时间划分。

 

天眼查数据显示,南京君创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至今不足一年。法定代表人为刘韵贤,经营范围包括:商业管理,房屋租赁,室内外装饰装修工程设计、施工、代理等。今年7月该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君创公司资金链出问题后,越来越多的房东陷入被拖欠房租的无奈中,租客也面临被扫地出门的窘境,房主、租户纷纷担心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一时间,房东和租客建立了微信群。记者从一个君创房东、房客受害者群看到,一共有300多个受害者,主要出现在南京地区。

 

困局:

“高进低出”难以为继?

 

记者注意到,在此次资金链出现问题的公寓机构中,跟乐伽公寓一样,也存在“高进低出”的做法。

 

所谓“高进低出”模式,即以高于市场价拿房,给房东的付款方式为一个月租金或一季度租金,再以低租金出房,但一次性收取租客的租金为半年,甚至一年。如果租客想月付,租金价格就高,因此,不少租客图便宜,便选择半年租甚至一年租。

 

之所以会出现“高进低出”的模式,巴乐兔联合创始人高萌指出,可能是受过去一段时间长租市场风口强劲的影响。不过,“当前市场已趋于冷静理性,无论从政策、资本,还是经营角度,都需要从问题中总结经验。”

 

“长租本身是一个刚需、低频、低利润的传统生意,且事关民生大事,更需踏实稳健,追求租客保障、民生稳定、经营受益的共惠局面。当前,亟需在各方努力下,建立一个信息透明、标准可循的产业生态。”高萌表示。

 

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编辑 武新 校对 郭利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