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8 02:30:45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22省份GDP增速高于全国水平

2014-07-28 02:30:45新京报


  29省份公布上半年GDP数据,北京上海等六地低于全国增速,河北仅增5.8%垫底

  各地上半年经济半年报陆续出炉,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27日,全国共有29个省份公布了上半年GDP数据,宁夏GDP增速与全国上半年GDP增速持平,北京、河北、山西、上海、浙江、吉林六地GDP增速低于全国,其余22省份GDP同比增速均高于全国7.4%的水平。其中西部省份保持高增长,西藏、重庆、贵州、青海、新疆均保持2位数以上增长,西藏高达11.7%。

  整体上看,同一季度数据相比,经济已呈回升态势。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分析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国家稳增长的政策,比如小额降准、棚户区改造等促进增长;其次,经济企稳,市场预期向好,消费环境向好。

  1经济增速

  西部地区领跑全国

  在上半年的增速中,中西部地区增速明显高于东部地区,继续领跑全国。西藏以11.7%的经济增速位居首位,重庆以10.9%的增速居第二位,贵州、青海、新疆紧随其后。

  从数字来看,西藏上半年GDP同比增长比第一季度增加2.5个百分点,在28个省份中增幅最大。据新华网7月26日报道,今年上半年西藏重大项目的顺利推进及西藏非公有制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这一方面是由于西藏仍处于经济快速发展阶段,工业化水平比全国工业水平低;另一方面,在国家稳增长、优化结构消减产能过剩的环境下,西藏的产能过剩并不明显,因而受消减政策影响不大。

  重庆同样保持高增长,则得益于多重因素拉动。中国战略思想库秘书长田云分析,重庆GDP增速排名靠前,需要考虑进出口贸易对经济的拉动。重庆位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为重庆发展外向型经济提供了良好的契机。作为内陆开放城市,重庆的加工贸易对拉动GDP贡献巨大。另一方面,从消费的角度看,重庆的公租房建设处于全国前列,这避免出现收入低、房价高的局面,老百姓有更多余钱来消费,用消费来拉动GDP。长远来看,这有利于GDP合理增长。

  2经济形势

  23省份呈回升态势

  在已公布数据的29个省份中,23个省份上半年GDP增速高于一季度。即使一季度增速靠后的省份,如上海、浙江、山西、河北等地,亦呈回升态势。

  比如河北省上半年GDP同比增长5.8%,目前排在末位,但已经比一季度增长1.6个百分点。河北省一季度GDP仅增长4.2%,低于全国平均增速3个百分点以上。

  赵萍认为,京津冀一体化呼声强烈,北京市场外迁由河北承接等利好消息使市场预期提高,河北的商业地产需求增加,新开工项目与代售项目都有增加。同时,利好消息也提升了河北项目引进、吸引服务业及其他产业投资的能力。另外,基数低也是造成增数大的一个原因。

  作为能源大省,山西一季度GDP增长率从去年同期的9.5%降到5.5%,上半年GDP增速为6.1%。赵萍认为一季度山西GDP增速剧烈下滑与国家经济结构调整有直接关系。国家调整了GDP目标,对煤炭的需求下降,煤炭价格下降导致整个煤炭业产值下降。

  赵萍同时认为,随着我国经济形势好转,对煤炭需求上升,整体煤炭业的情况可能好转。此外,山西也对经济转型做出了努力,注重提高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促使食品、农产品销往全国。但是投资对GDP的短期影响太大,而消费带来的提升是缓慢的,所以山西转型至少要5年。

  对比一季度,天津、新疆、安徽、吉林上半年GDP增速有所放缓。其中,天津和安徽均回落0.3个百分点,新疆和吉林均回落0.2个百分点。

  对于天津GDP增速放缓,田云对新京报记者分析说,这主要与当下的京津冀一体化有关。随着京津冀一体化战略的发展,环境治理压力增加,过剩产能仍需化解。

  北京大学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志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数据背后的经济结构更值得关注。比如,安徽尽管上半年GDP增速回落,但整体经济形势向好,个别指标处于全国前列。比如,上半年安徽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508.1亿元,增长13.1%,比全国高1个百分点,居全国第一位。

  3调控效果

  微刺激效果三季度更明显

  从数据来看,多数省份GDP增速高于全国7.4%的平均增长率,但29省份都没有达到本省预期的全年增长目标。其中,山西省相差最多为2.9个百分点,甘肃省、云南省相差2.6个百分点,重庆、江苏、安徽等7个省份低于目标0.1至0.3个百分点,与目标相差不大。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半年各省份的经济形势没有预期的好,主要与中央作出的结构调整有关。以前GDP增长有政府的拉动,房地产占比比较重。如今,房地产相对疲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降。

  但是对于全年7.5%左右的增长预期,郭田勇认为可以完成,“首先,很多地方增速远高于7.5%,此外,国家还有一些微刺激政策,完成这个目标应该不难,下半年经济保持平稳运行,较快增长还是有条件的”。

  赵萍表示,第二季度GDP虽然表现出温和回暖迹象,但微刺激的效果并未明显显现。微刺激政策的影响主要是长期的。以小微企业定向降准为例,从政策制定、银行降准、企业办理到企业增加投资,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所以在第三季度,微刺激政策在GDP上的反应会更明显。

  对于当前采取的微刺激政策,赵萍认为,政府在政策调控上会见机行事,看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与发展形势。

  如果形势不好,可能会采用更大力度的政策刺激,但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仍是主线。即便加大力度也不会像以前大规模的财政与货币政策同时发力,还是会谨慎地倚重定向降准这样的定向刺激,不会出全面刺激的政策。

  新京报见习记者 陈瑶 郭永芳 刘素宏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