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31 02:31:15新京报 ·作者:赵朋乐 陈奕凯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自称菩萨化身 “心灵法门”创办人限入境

2017-07-31 02:31:15新京报 ·作者:赵朋乐 陈奕凯

2000年前后,澳大利亚华侨卢军宏创办“心灵法门”,目前信徒已超过300万人。他自称观音菩萨化身,48个法身可入梦救人。他每年在境外各地举办多次法会,以佛教的名义公开招收弟子,用祛病、消灾、消业等邪说作为诱饵,最终达到敛财的目的。近日,卢军宏已被有关部门采取限制入境措施。

 

  “心灵法门”信徒对质疑者进行恐吓和诅咒。

  创办人卢军宏的敛财套路

  每年,卢军宏都会在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澳门等地举办多场法会,而参加法会,被视为积功德的最好途径,也有僧人被拉去法会充场面。7月6号,一位曾参加过法会的僧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他在参加法会后发现:“信众在法会上完全就是去洗脑买东西,得不到任何正确佛教知识。”

  法会第一个议程就是给法器开光,包括山水画、瓷菩萨像等。

  卢军宏多次告诉信徒,洗手间和厨房,是最不干净的,也是鬼最多的地方。贴山水画可以改善风水,保家宅平安。

  几毛钱一张印制的山水画,在卢军宏开光后,根据尺寸不同,分别于30、50、100、150、200、250元不等的价格卖出。在法会现场的菩萨像,也被以上千元的价格卖出。

  在一次法会召开前,香港法会共修组发布公告,号召大家“发心努力”,补齐几十万元的舞台灯光音响款项。

  有信徒发现,卢军宏要求各共修组绝对不得设功德箱,不集资、不敛财。他自己却在世界各地召开的法会上公开设立功德箱。

  卢军宏有隆重的拜师仪式,尽管对多数信众声称免费,但其手下的多名共修组负责人,会看人下菜碟,暗示经济实力雄厚的预备弟子,奉上厚重礼金可单独小开示,从而达到目的。

  一位信徒在心得体会中提到,她曾一次捐献8万元,其收入除了必要的用度,基本捐献给“卢军宏”,结果使得家庭内部严重不和。2015年5月,一名女信徒私自变卖家中房屋,得款123万元全部捐给了卢军宏依托电台创办的实体机构——东方台秘书处。

  初一、十五的放生,也是信众的一大支出。放生一般由共修组统一组织。广州一位信徒张静回忆,放生时不能带法门资料也不能拍照,只是把钱交给组织者,表明自己将放生多少钱的鱼。但是,自己并不知道放的鱼在哪,也没有账目。有时在现场,甚至还有组织者称,买的鱼多了,现场加钱继续放生。

  此外,“心灵法门”在其官方博客上公布助印账号,以印刷书籍资料的名义,吸引信徒捐助。

  在“心灵法门”,信众捐款、印书、放生以及做挂历、台历、宣传扇子等费用,都不能说出来。卢军宏称“如果讲出来就漏了,等于没做”,甚至会有损功德。

  因此,除个别人还留有“澳洲东方传媒弘扬佛法慈善机构”出具的收据。信众究竟花了多少钱,为卢军宏捐了多少钱,很多人都无从得知。

  据警方查实,2010年3月至2015年5月间,境内信徒汇款至“澳洲东方台”账户的资金共计842笔,金额折合人名币达641万余元。

  据有关部门透露,卢军宏通过每年组织信徒参加在马来西亚、中国香港等地召开的10余场大型法会,以及通过设立功德箱,组织拜师仪式、兜售结缘物品、放生等方式大肆非法敛财,每年获取的非法财产高达数亿。

  黄茵夫妻先后在“心灵法门”花了十多万,其中,为卢军宏捐款8万,放生花费2万多元,此外还有参加法会、邮寄书籍等费用。

  在退出“心灵法门”后,黄茵建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微信群,目前已有200多人。她经常转发揭发卢军宏的文章,希望其他的信徒看到后能够醒悟。

  李玲也离开了“心灵法门”。她和数十位信徒发现卢军宏所讲并非真正的佛经,只会夸大神通。

  全国各地也都有反“心灵法门”的群,也有人建了微信公众号,传递卢军宏“心灵法门”非正法的信息。

  如今,黄茵在社区居委会的帮助下,重新找到了工作,生活也慢慢回归正轨。

  她撤了当初加入“心灵法门”后在家设的佛台,“我现在不害怕了,不用每天念经还债了。”

  (梁平、黄茵、李玲均为化名)

  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陈奕凯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