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3 02:31:21新京报 ·作者:罗婷 张艺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一个日本姑娘与“慰安妇”老人的十年

2017-08-23 02:31:21新京报 ·作者:罗婷 张艺

8月12日,90岁的黄有良去世了。她曾经是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幸存者。2001年7月,黄有良、陈亚扁、林亚金等8名海南“慰安妇”幸存者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公开道歉还她们清白,并给予相应赔偿。

 

  米田麻衣和王玉开阿婆(已经去世)会面时的情景。受访者供图

  我们不会忘记她们的存在

  在海南,活着的“慰安妇”只有4个了。

  这次麻衣和朋友们去看了91岁的李美金和92岁的王志凤。她们都住在澄迈县中兴镇土龙村。

  李美金是个乐观开朗的老太太。两年前姑娘们去,她还开心地亲了她们的脸颊。今年再去,她的目光已明显黯淡下去,拖着步子走路,人不再有精神。

  同村的王志凤,耳朵在战争时被日军打坏了,如今已接近失明,再无法接受外部世界的讯息。

  海南村中,莽密的山林,寂静的日脚,活着的老人们就这样一呼一吸,守着落日西沉。

  战争时扛过枪的林爱兰,在养老院里过世了。按照黎族的风俗,人死在外面是需要招魂的。要用一根白线,把她的灵魂从养老院牵到家里。但养女没有钱做招魂仪式,黎族人的意识里,她的灵魂还在外游荡。

  当年组成“海南net”的日本学生,最多时有300多人,这些年也风流云散。如今团队的核心成员,已经不超过十人。

  米田麻衣从不主动说自己的窘境。这次,符子英还问,你来这边的机票,是什么电视台给你报销吗?她说不是啊,自己出。符子英一时惊讶,怜惜地抱了抱她。

  她在中国的朋友们,都有一种共同的情绪,说米田麻衣带给人的,不是那种会掉眼泪的感动,而是会让人呆坐着想,“我是不是做得太少了?”

  在东京、香港、台湾办活动时,都有人问她,这件事你是非做不可的吗?

  她努力地组织语言:因为我们已经认识了阿婆,阿婆们还在,所以我们就想为阿婆做一些可以做的东西。因为阿婆还活着,这个不是过去的历史,而是现在还存在的问题。

  那什么时候算是结束呢?我们问。

  如果日本政府道歉赔偿,这个事就结束了。她回答。

  如果日本政府永远都不赔礼道歉呢?我们再问。这是很有可能的结局。

  “那我就继续去海南,给她们一点陪伴。至少要告诉她们,我们不会忘记她们的存在。”

  新京报记者 罗婷 实习生 张艺 海口报道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