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02:31:30新京报 ·作者:王翀鹏程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14年前凶案改判一家5人被判无罪

2017-09-13 02:31:30新京报 ·作者:王翀鹏程

昨日上午9点左右,缪新华故意杀人,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包庇再审一案,在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宣判。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宣告五原审被告人无罪,“原判认定缪新华犯故意杀人罪,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犯包庇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五原审被告人有罪,依法应予纠正。”


“跨火盆”仪式过后,缪家关上大门,不愿再见客。

  判决书显示,客观性证据缺乏、供述阶段性反复,“不能认定五原审被告人有罪,依法应予纠正”

  昨日上午9点左右,缪新华故意杀人,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包庇再审一案,在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宣判。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宣告五原审被告人无罪,“原判认定缪新华犯故意杀人罪,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犯包庇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五原审被告人有罪,依法应予纠正。”

  14年前,因一起杀人分尸案,缪新华和家人获刑。十多年来,缪家人持续申诉。身陷囹圄14年,缪新华终于重获自由。

  改判

  昨日8时35分,书记员宣布法庭纪律,审判长许寿辉和4名审判员依次入庭。

  身着白色T恤的缪新华被两名法警带入法庭,他面对审判长,站在原审被告人席上。审判长指示法警为他解除械具。

  当年同为被告的缪新容、缪新光和缪进加入庭,在缪新华左手边依次排开。

  庭审只持续了二十几分钟。从电子屏幕上看到,整个庭审过程中,这个身高一米六几,留着平头、身形瘦小的男人,从始至终都很平静。即使听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判处无罪”这样的内容,他的脸上也未显露出激动的表情。

  上午10点40分,缪新华走出南平市建阳区人民法院的大门。

  在法庭门口,缪新华接过一根点燃的香烟,被蜂拥而上的家属簇拥着往前走。他一直紧紧抓着二弟的胳膊,见到有人拍照便转过身去。面对记者的提问,缪新华从始至终都未开口。

  回家

  下午4点左右,缪新华回到宁德市柘荣县家中。按照当地习俗,进门前要进行“跨火盆”仪式,以示和过去的坏运气告别。缪家亲属胸前都别着红花,聚在缪新华家门口迎接他。

  放过鞭炮,留下一地红色碎屑,仪式才算结束。

  缪家邻居在门口碰到缪新华,握着他的手说:“新华回来了。”缪新华笑了笑。

  看到记者,缪新容闪身进屋,关上大门,不愿再见客。有朋友闻讯赶来,在门口大声叫“新华”、“新华”,但缪新华并未出来。

  “就算改判无罪,这个家也毁了。”缪家的一位叔叔说。案发时,缪新华有个美满的家庭,如今妻离子散。

  至今年7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再审此案时,除了缪新华外,其余涉案4人均已刑满释放。

  2016年,父亲缪德树因病去世。缪新光说,父亲2012年2月出狱后,每天都要吃药,也不能干活了。“他过世前反复交代,等不到清白那一天绝不下葬。”至今,缪德树的骨灰仍寄放在陵园里。

  申诉

  “和以往任何一个冤案都不同,这起冤案导致一个家庭的五口男丁悉数蒙冤入狱,惨不忍睹。”缪新华的辩护律师毛立新说。

  2003年4月,福建省柘荣县发生一起命案。一名怀有身孕的女子杨辉(化名)遭人杀害、分尸,尸体被抛弃在距离柘荣县城约5公里外的一处废屋内。

  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死者杨辉的前男友、死者失踪当日中午曾见面的缪新华有重大作案嫌疑。其父缪德树、二弟缪新容、三弟缪新光和叔叔缪进加,也有帮助其湮灭罪迹、隐匿毁灭罪证的嫌疑。

  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10月18日作出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缪新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包庇罪分别判处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有期徒刑4年、3年、2年、2年。

  五名被告人提起上诉。2005年3月30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同年8月15日,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缪新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包庇罪分别判处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有期徒刑8年、6年、3年、3年。

  五名被告人再次提起上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4月21日改判缪新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驳回其他四人之上诉、维持原判。

  十多年来,缪家人一直提出申诉。经过复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再审决定。7月28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南平市建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宣布择期宣判。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