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0 02:31:37新京报 ·作者:王俊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南开入伍学子:被一种使命担当召唤

2017-10-10 02:31:37新京报 ·作者:王俊

1997年出生的蔚晨阳今年20岁,按照“常规动作”,他现在应该在南开大学开始自己的大三生活,而此时的他,却正在第79集团军某旅进行新兵训练。为什么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蔚晨阳对记者说,在学校太“娇生惯养”了,书生气太重,我想到部队磨炼自己。


习近平总书记回信的8名入伍大学生。从左往右:胡一帆、蔚晨阳、阿斯哈尔·努尔太、王晗、贾岚珺、戴蕊、李业广、董旭东。南开大学新闻中心供图

  1997年出生的蔚晨阳今年20岁,按照“常规动作”,他现在应该在南开大学开始自己的大三生活,而此时的他,却正在第79集团军某旅进行新兵训练。为什么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蔚晨阳对记者说,在学校太“娇生惯养”了,书生气太重,我想到部队磨炼自己。

  今年9月,蔚晨阳和其他7名入伍大学生离开校园进入军营,临行前夕,他们以“您的战士”为名,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了一封信,信中表达了他们投笔从戎、报效祖国的心愿。9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回信,对他们从军报国的行为给予了肯定。回信在新闻联播播出后,引起广泛关注。此时已开始部队生活的蔚晨阳,得知回信的消息后,感觉“特别受鼓舞”。

  总书记回信入伍学子引关注

  “得知你们怀揣着从军报国的理想,暂别校园、投身军营,你们的这种志向和激情,让我感到很欣慰。”这是习近平总书记9月23日给南开8名新入伍大学生回信中的一句话。

  习近平在回信中写道,自古以来,我国文人志士多有投笔从戎的家国情怀。抗战时期,许多南开学子就主动奔赴沙场,用鲜血和生命诠释了爱国、奉献的精神内涵。如今,你们响应祖国召唤参军入伍,把爱国之心化为报国之行,为广大有志青年树立了新的榜样。

  回信一经公布,引起广泛关注,包括南开在内的不少高校纷纷开展了学习回信精神的活动。

  这封回信缘起于9月14日,阿斯哈尔·努尔太、胡一帆、蔚晨阳、王晗、贾岚珺、戴蕊、李业广、董旭东8名大学生,在即将入伍前给总书记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们表达了自己的入伍心声:“强大的国家需要强大的国防,一流的军队需要一流的人才,我们愿意在人民军队的‘大熔炉’中淬火锻造、百炼成钢,把自己的知识、智慧、青春和热血献给国防和军队建设,献给维护祖国长治久安、让人民永享和平安宁的伟大事业!”

  8人已分赴各地开始军旅生活

  信寄出后,8名入伍学子就分赴各地开始了各自的军旅生活。

  据了解,来自新疆的阿斯哈尔·努尔太已经在武警安徽省总队蚌埠市支队开始训练。两岁时,阿斯哈尔·努尔太的父亲在一次反恐战斗中牺牲,今年他从学校走到军营,完成了自己从军理想。

  武警安徽省总队合肥市支队新战士胡一帆,身上也带着军队血液。据解放军报报道,胡一帆的姥爷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腹部及右大腿内侧迄今还有当年被弹片炸伤的疤痕。入伍前,腿脚不太灵便的姥爷坚持要送胡一帆下楼,反复叮嘱他到部队后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当能打仗的兵。

  南开大学文学院2013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王晗则到了陆军第82集团军某旅。

  南开大学前国旗护卫队队长蔚晨阳,在陆军第79集团军某旅的新兵训练即将满月。

  这8名90后大学生中,有老兵后代,有烈士子女,有城市孩子,也有农家子弟。他们来自不同的专业,都离开了熟悉的校园,去部队展开不同以往的生活。

  “投笔从戎,是想锻炼自己”

  蔚晨阳今年20岁,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家住南开区,父母都是普通职工。大一开学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蔚晨阳加入了国旗护卫队,从此与迷彩服结缘。现在,本应上大三的他,离开自己熟悉的天津,来到辽宁开始了自己的部队生活。近日,在训练间歇接受记者采访时,蔚晨阳说,之所以想入伍,是觉得现在大学生有点娇生惯养,想借这个机会磨炼自己。

  谈入伍

  想借这个机会磨炼自己

  新京报:你之前在学校学习生活怎么样?

  蔚晨阳:大一入学后就加入了国旗护卫队,还参加了其他各种社团,在班里担任团支书,学习成绩嘛,还可以。

  新京报:为什么参加国旗护卫队?平时怎么训练?

  蔚晨阳:就是单纯觉得很崇拜、很圣洁、很有神秘感。因为我个子一般,所以当时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被选中了。后来越干越喜欢,还担任了护卫队队长,渐渐地也对部队产生了向往。

  我们每周训练三四个小时,除了每周的升旗仪式外,其他重要活动、运动会、校庆、纪念仪式等我们都会参加。

  新京报:现在训练情况如何?适应部队生活吗?

  蔚晨阳:目前主要是一些基础科的训练,比如队列、体能等,每天穿插不同科目,比较累,但也符合自己的预期。

  新京报:作为一名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为什么会想投笔从戎?

  蔚晨阳:为什么投笔从戎,其实就是想锻炼一下自己,部队环境和学校差别挺大的。我觉得我们大学生,尤其是学中文的,平时有点太娇生惯养了,多少有些书生气,所以想借这个机会磨炼自己。

  新京报:家里人对你参军这件事什么态度?

  蔚晨阳:他们都很支持我的选择。我从小一直在天津成长,家里觉得能出来锻炼锻炼是好事儿。

  谈回信

  特别激动,特别受鼓舞

  新京报:为什么会想到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

  蔚晨阳:入伍前,我们在一起学习《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都被总书记当年扎根基层、吃苦耐劳的经历感染;大家畅谈抗战时期南开人的革命精神,被一种使命担当召唤,决定向总书记写一封信。启程前夕,学校帮忙给递上去的。

  新京报:有想过总书记会回信吗?

  蔚晨阳:当然是期盼能回信,但总书记那么忙,觉得实现的可能性比较小。

  新京报:得知总书记给你们回信后,心情如何?

  蔚晨阳:在部队组织看新闻联播的时候看到,当时特别特别激动,特别受鼓舞。开始不太相信,还上了新闻联播,所以特别意外。

  谈未来

  希望尽可能留在部队

  新京报:役期结束后会回校园还是继续留在部队?

  蔚晨阳:服役至少两年,学校那边办了休学。现在刚刚入伍,还没想好,想先了解一下部队环境,再做决定,但希望尽可能留在部队吧。

  新京报:如果留下的话就放弃南开学籍了,觉得可惜吗?

  蔚晨阳:可惜是肯定的,毕竟也是做了很多努力考上的,而且已经学了两年。但如果我特别适应部队、特别喜欢这边,经过两年义务兵期间,如果觉得把军人作为自己一辈子的职业特别合适的话,我不会后悔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俊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