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1 02:31:25新京报 ·作者:卢通 刘经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艾滋病初筛阳性 保安称遭“劝退”

2017-12-01 02:31:25新京报 ·作者:卢通 刘经宇

一场意外的晕倒,让保安刘阳(化名)的工作戛然而止。11月27日,在北京海淀区工作的刘阳外出散步时晕倒,经两个医院检查均为HIV(艾滋病)初筛阳性,医务人员称,确诊艾滋病的可能性极大。所供职保安队队长称,出于安全等考虑不接收其继续工作。


昨天下午,刘阳(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前用帽子紧紧裹着脸。 新京报记者 黄静静 摄

  晕倒后经两家医院检查均为艾滋病初筛阳性;所供职保安队队长称,出于安全等考虑不接收其继续工作

  一场意外的晕倒,让保安刘阳(化名)的工作戛然而止。

  11月27日,在北京海淀区工作的刘阳外出散步时晕倒,经两个医院检查均为HIV(艾滋病)初筛阳性,医务人员称,确诊艾滋病的可能性极大。

  在刘阳眼中,这场疾病为自己的工作带来麻烦,他称保安队领导当天即通知他不能再工作下去,实为“解聘”。而刘阳所在保安队的队长则表示,目前并未办理任何解聘手续,是刘阳自己提出回家治病。

  不过,这位负责人称,如刘阳确诊为艾滋病,出于安全及其他考虑,将不愿接收刘阳继续工作。

  保安检出“HIV”

  称公司要其“尽快离开”

  今年23岁的刘阳祖籍山东,今年11月初来京后,应聘至北京戎威远保安公司,后被派至海淀金隅嘉华大厦成为一名保安。

  11月27日上午,刘阳出外散步时突然晕倒,后经路人拨打120,送至医院抢救。医院先为其测试了心电图,后抽取两管血液化验。

  “血液化验出现了异常,医生说初检呈阳性,怀疑有HIV病毒”。刘阳称,医院随后将这一情况通知了他的主管领导,让来领人。

  据刘阳称,公司一位邓姓队长随后来到医院,了解情况后离开就未再返回。当天21时,他自行离院返回金隅嘉华大厦,22时许遭保安队队长王伟“劝退”。刘阳回忆,王伟原话大意为其病情已经如此严重,应尽快离开。

  刘阳表示,他当时认为领导是因知道其病情才会“劝退”,但表示自己身无分文,后王伟给予其100元资助,随后自己离开。

  刘阳称,自己已入职半个月,每月工资2500元,公司尚拖欠其1200多元工资未结清。

  11月29日晚,刘阳又到北京另一家医院做检查,得出的结果依然为HIV初筛阳性,待复查。记者从该医院工作人员处证实,虽然刘阳检查的结果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很大,但仍需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诊。

  保安队负责人

  如确诊艾滋病不愿接收

  昨日晚间,新京报记者见到北京戎威远保安公司金隅嘉华大厦的两位负责人——邓队长和王伟队长。他们表示,刘阳生病后,公司从未试图解聘刘阳,但王伟表示,如刘阳确实得了艾滋病,“不方便再留他工作”。

  据邓队长回忆,17日上午保安队得知刘阳出事后,立即派他前往医院了解情况。到医院后,邓见到刘阳,此时刘阳半身麻醉,他与刘阳做了简单交流。随后刘阳自行离开医院,回到工作地。

  邓队长与王队长表示,他们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刘阳具体得了什么病,只知道他病情严重。此外,对刘阳称王伟曾亲自找刘阳谈话将其“劝退”,王伟表示绝无此事。王伟称,27日晚间,刘阳向其提出想回家治病,他出于安全及其他考虑予以同意,他本人从未表示过要辞退刘阳,公司也没有和刘阳办理过解聘手续。

  至于刘阳所称拖欠半月工资,王伟表示,至11月27日刘阳出事,刘阳被总公司聘任后派至他这里工作只有7天,不存在半月一说。

  当问及如刘阳愿意回来工作公司是否愿意接收?王伟坦言“不太方便”。王伟表示,刘阳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其继续工作,假设其在工作岗位上出事,公司无法承担责任。此外,如刘阳确诊为艾滋病,也担心会传染其他员工。

  ■ 对话

  当事保安:我想我会留下,但事与愿违

  “未想过自己会出现HIV初筛阳性的检查结果”,昨天下午,刘阳摘下口罩和头上的兜帽,接受了新京报记者采访。刘阳说,起初得知检查结果时心情很压抑,但经过医生开导,压力已经缓解了一些。

  新京报:11月27日晕倒后,你的检查结果为HIV病毒初筛阳性,此前是否有过类似症状?

  刘阳:来北京后出现过一次。我11月初到达北京火车站,一出站就晕倒了,后来在路人帮忙下苏醒过来。因为我以前有低血糖症状,就没太在意,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检查结果。

  新京报:初次得知检查结果时是怎么想的?

  刘阳:我以前也有朋友,因为得这个病死亡的,因此我对艾滋病多少了解一些,但了解的不多。初次得知检查结果时,虽然医生说还需要复查,但是我的心情很压抑。以我有限的知识,还认为唾沫星子喷到别人也会传染。

  新京报:医生是怎么跟你说的?

  刘阳:医生很耐心地给我讲解艾滋病知识,我听了才知道只有血液接触和性接触才有可能传染,不像想象中那么严重。医生还问我是免费治疗还是收费治疗,我选了免费治疗。医生说,只要按时用药,听从医生安排,这种病是可以控制的。医生说这些是为了开导我,我那时心情就好了许多,觉得自己还有救。

  新京报:针对现在的检查结果,有没有想过可能是因为什么传染的?

  刘阳:可能是因为性生活不慎传染的。

  新京报:对于生病后无法工作怎么看?

  刘阳:我工作的保安队,据我所知除了少数几个领导,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可能得了艾滋病。以我的判断,我的工作表现还算可以,我想即使我得了病,领导应该还会愿意我留下。但事情没有按照我的预料发展。

  ■ 追访

  律师:员工患病 单位无权单方“解约”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介绍,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也就是说,用人单位无权以劳动者患病为由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王永杰认为,只有在劳动者因患病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时,用人单位才可以提前三十天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或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的形式解除劳动合同。刘阳未经医疗期,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违法。刘阳有权要求用人单位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或者要求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此外王永杰表示,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艾滋病防治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医疗机构不得泄露艾滋病患者的信息给他人,其中包括患者所在单位,“法律规定了艾滋病患者的告知及其他义务,并不包括将患病信息告知其所在单位,因此医院将艾滋病患者患病信息告知其所在单位,也是违法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卢通 刘经宇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