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03:30:1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百余白血病患者遭“配捐”骗局

2017-12-03 03:30:17新京报

白血病患者为了能够缓解医疗费用负担,通过北京同梦基金会秘书长刘建进行“配捐”。如今刘建却无故失联,100多名白血病患者的“救命钱”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刘建(右二)曾到医院看望患者。受访者供图

  “同梦基金会”秘书长刘建失联,燕郊上百名白血病患者配捐治疗费面临“血本无归”,警方已介入调查

  白血病患者为了能够缓解医疗费用负担,通过北京同梦基金会秘书长刘建进行“配捐”。如今刘建却无故失联,100多名白血病患者的“救命钱”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记者在民政局官方网站上查询时,也并未搜索到刘建所在的“北京同梦基金会”注册信息。

  涉事患者目前绝大部分在燕郊的燕达陆道培医院进行治疗。对此,院方表示,患者不会因为医药费问题得不到治疗,已为38位患者垫付300多万治疗费。

  目前,三河市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刘建失联

  张芸是通过医生介绍得知刘建的。张芸17岁的儿子去年12月查出白血病,今年1月他们来到陆道培医院治疗,化疗加上移植已经花费近八十万。为了照顾儿子,张芸夫妇都辞了工作。

  医生见张芸家治疗经费紧张,介绍她通过刘建进行配捐。简单咨询后,刘建表示只要在出院时将发票拍照给他即可。张芸家采用“5配5”的方式,也就是说,张芸家给刘建5万后,除了5万本金返还之外,刘建还要再给张芸另外5万的配捐款项。

  今年10月和11月,刘建分别打了2万和1.5万到卡上。截至目前,除了配捐金额还差1.5万,张芸付给刘建5万元的本金也没有返还。

  张芸表示,自己不断催促,但刘建每天都拖。上周最后一次联系,刘建说已经打款,但还没到账。隔天张芸没有收到钱,再催,已经没有回复。张芸表示,由于是医生介绍的,而且刘建过年的时候还到医院给孩子发了红包,所以对刘建非常信任。

  其他患者表示,最后一次与刘建取得联系是11月29日,此后便一直与其联系不上。

  一位曾以“5配3”的形式通过刘建配捐的患者表示,刘建本人曾表示本金一定可以拿到,并以“人格担保”。然而到了11月30日,患者即将进舱移植,急需用钱时却联系不上他了。

  被捐助者需先交钱

  患者们口中的“配捐”一词来自英文Matching Gift,配捐的概念诞生于1954年,最初只是赞助贫困学生,之后逐渐延伸到其他公益领域。举例来讲,捐助者向被捐助者捐助一元后,相关公益基金或公益机构同时向被捐助者捐出一元或以其他比例额度进行捐助。

  对此,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秘书长刘正琛表示,一般资助过程中,公益组织或者捐助人不会向被捐助者本人索要任何钱款。但是记者了解到,燕达陆道培医院的白血病患者所经历的配捐经历与此不太一样。

  在多名患者家属的表述中,“配捐”即患者把本金给刘建,刘建承诺再添几万连同本金一起返还患者。其中包括12万配7万、9万配9万、8万配5万、5万配3万等形式。

  而在承诺的返还配捐时限中,刘建承诺少则17天,多则60天便可返还配捐款项和本金。如今,刘建承诺给很多家属的配捐时间早已超出。

  钱款流动账户为个人账户

  除了向被捐助者索要钱款之外,款项流动的途径也存在问题。

  燕达陆道培医院一名何姓医生表示,刘建有几张个人银行卡,这些卡刘建存在医院。而刘建所“配捐”而来的款项都是打到这些个人账户之中。每次配捐到账时,刘建会通知家属,家属再到医生那里拿卡交医药费。

  “他让我们打钱到他个人账户,怎么想都有些不靠谱”,孙林曾经也想过找刘建配捐,但咨询了亲友后,觉得风险太大,没有进行。

  长期为白血病人服务的“爱心苗圃”负责人孙映辉,曾经与刘建一起帮助过病人。但接触后,她的直觉感觉刘建不靠谱。有病友询问配捐时,她也提醒过,凡是要求汇入个人账户的“配捐”都有风险。

  一位患者家属反映,刘建曾向他借过钱,但还钱的时候是以慈善基金会的名义打款给患者的,因此他怀疑刘建可能用患者的钱进行套现,通过企业募捐,刘建再把钱还给患者。

  民政局官网未见注册信息

  目前,刘建的两个手机号码均已停机。公开报道显示,刘建作为北京同梦基金会的秘书长,2014年代表北京同梦慈善基金会为白血病女孩陈洁进行募捐筹到善款30余万元。

  据了解,北京同梦基金曾作为专项基金项目与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合作过,但该合作已于2015年7月结束。北京同梦基金会2015年5月14日在官方微博上表示,将“全面叫停同梦白血病患儿救助项目”。但在今年6月2日,该微博又发布了同梦基金会看望白血病患儿的信息。

  另一方面,基金项目需要基金会进行运营支持,但新京报记者在民政局官方网站上查询时,并未搜索到刘建所在的北京同梦基金会相关注册信息。也就是说刘建声称的“同梦基金会”身份存疑。

  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秘书长刘正琛表示,2015年与刘建合作时,共同联系企业募捐,确实帮助到一些患者。但刘建认为新阳光太过一板一眼,流程较多,他希望能够更快地帮助到患者。而刘正琛认为与刘建很多理念不同,合作最终终止。

  医院称与同梦基金会不存合作关系

  陆道培医院类似经历的患者已经组建了微信群,据患者家属自发统计,群里100多名患者配捐的本金金额达1000多万,每人投入的本金金额从1万到44万不等。

  燕达陆道培医院宣传人员表示,“医院跟刘建没有任何官方的协议性合作,他只是作为社会爱心人士定期来我们医院向病患献爱心。”

  11月30日,燕达陆道培医院微信公众号发布紧急公告,表示医院从未与同梦基金会签署过任何合作协议类文件,与同梦基金会不存在任何合作关系。针对因此次涉嫌被骗的在院患者,医院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不会因治疗费用短缺拒绝治疗。具体事宜请患者家属与专项应急小组联系。

  燕达陆道培医院院办谷主任表示,目前已经为38名患者垫付300多万医药费,均打入患者的治疗账户中。明后天预计还有更多患者登记,他们将继续出钱垫付。“很多患者都是即将移植或者有排异反应急需钱治疗的,之前已经花了很多钱,不能因为这个前功尽弃。”谷主任说。

  记者从三河市公安局了解到,目前警方已经对此立案,经侦大队正对此事介入调查,相关款项金额和人数,警方还在陆续统计中。

  (除刘建外,其余患者家属均为化名)

  ■ 律师说法

  配捐活动无合法手续 可认定“假借慈善骗取财物”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表示,在我国,基金会开展公益活动必须满足法定条件。依据《慈善法》,首先,该基金会必须是依法成立,且以开展慈善为宗旨的非盈利性机构;其次,其设立必须经县级以上民政部门批准登记;再者,其开展的公开募捐项目必须经民政部门备案。除此之外,其开展慈善活动,必须坚持。合法、自愿、非盈利性原则,不得违背社会公德,不得损害受益人权益,尤其不能为受益人接受捐赠附加条件。

  我国《慈善法》禁止任何自然人假借慈善名义或者假冒慈善组织骗取财物,违者直接交由公安机关处理。对于不具备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个人,依法由民政部予以警告,责令停止募捐活动;违法募集的财产,责令依法退赔,难以退还的,由民政部予以追缴并用于慈善组织的慈善活动,对有关组织者个人处二万以上二十万以下罚款。

  在本案中,如果同梦基金会不具备法定资格,刘建开展配捐活动无正当合法手续,可以认定其系假借慈善组织名义骗取财物的行为。对于该行为,不仅民政部门要对其进行行政处罚,同时从民事的角度讲,其应当退赔患者的配捐本金。而从刑事角度讲,鉴于其涉案金额巨大,已涉嫌诈骗,最高可能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此外,涉案医院和医院工作人员如果对此犯罪行为知情,或者参与利益分成,则可能构成共同犯罪。

  据此,建议受害患者一方面立即报警,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另一方面向民政部门及医疗主管部门投诉,使相关主体受到应有的行政处罚,同时通过合法途径主张返还配捐本金。

  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编辑:李凡宗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