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8 02:30:5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16省级戎装常委 近半数为司令员

2018-01-08 02:30:52新京报

按惯例,各省级党委常委班子里,都有一名来自省级军区的主官(政委或司令员)担任党委常委。他们也被媒体称为“戎装常委”。从2017年12月30日,上海警备区政委凌希少将履新上海市委委员、常委开始,近一周,全国各地省级“戎装常委”密集任命。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6名“戎装常委”进入省级党委常委会。

  “缺席”近一年,“戎装常委”进入密集增补期,其中两名为中将;军队方面相关改革陆续到位

  按惯例,各省级党委常委班子里,都有一名来自省级军区的主官(政委或司令员)担任党委常委。他们也被媒体称为“戎装常委”。

  从2017年12月30日,上海警备区政委凌希少将履新上海市委委员、常委开始,近一周,全国各地省级“戎装常委”密集任命。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6名“戎装常委”进入省级党委常委会。

  从全国来看,“戎装常委”在各地已“缺席”近一年。2016年至2017年是十九大之前的换届年,根据中央统一安排,省市县乡领导班子陆续展开换届工作。但此轮换届中,省级党委常委班子中不见“戎装常委”身影。直到最近一周,“戎装常委”密集补齐。国防部曾解释原因,“戎装常委”暂不参加换届选举,是为了配合军队的调整改革。由此可见,目前军队方面相关改革已陆续到位。

  司令员获任常委比例提升

  2017年12月30日,上海市新晋常委消息发布。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警备区政委凌希少将任上海市委委员、常委。

  1961年出生的凌希,于2017年4月从东部战区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调任上海警备区政治委员。这是十九大前这一轮省级常委换届后,第一个发布增补消息的“戎装常委”。

  同一天,《河北日报》也发布消息,河北省军区政委韩晓东任河北省委委员、常委。随后几天,安徽、湖北、辽宁等省也作出了调整。

  北京的“戎装常委”是1月3日首次亮相的。据报道,当天下午,北京卫戍区政委姜勇以常委身份出席市委常委会会议。这意味着,北京空缺8个月的“戎装常委”补齐。

  截至目前,已有16个省区市“戎装常委”已经获得任命,包括上海、河北、安徽、湖北、辽宁、广西、海南、江西、江苏、甘肃、山东、广东、湖南、北京、四川、西藏。

  已经增补的16名“戎装常委”中,9人为政委、7人为司令员。与此前相比,司令员的比例提升。

  在十八大前后的那一轮省委常委换届和调整中,截至2014年6月,31名省级“戎装常委”中,有25名政委、6名司令员。

  而截至目前,已经有7名司令员担任省委常委,包括安徽省军区司令员杨征、山东省军区司令员赵冀鲁、湖北省军区司令员马涛、广东省军区司令员张利明、海南省军区司令员陈守民、四川省军区司令员姜永申和西藏军区司令员许勇。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各省军区的司令员和政委谁进地方当常委,没有明确规定,依据当地实际情况。他认为,此次司令员常委比例提升,体现了强军思想和实战化军改思路。

  “司令员掌握指挥权,更多司令员进地方常委,说明我们能打仗、打胜仗的决心很大,”竹立家分析。

  16名常委有2人为中将军衔

  记者注意到,16名“戎装常委”中,14位是少将军衔,只有北京卫戍区政委姜勇和西藏军区司令员许勇为中将军衔。

  姜勇2015年1月起任北京卫戍区政委,同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此前长期服役于南京军区,2014年7月任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

  此轮军改中,北京卫戍区由原北京军区转隶陆军司令部建制,受陆军和北京市党委、政府的双重领导。

  北京卫戍区以保卫首都为职责,地位较为特殊。

  去年8月31日,在中国共产党北京卫戍区第九次代表大会闭幕会上,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卫戍区党委第一书记蔡奇和陆军司令员韩卫国同时出席。韩卫国在会上说,卫戍区部队地位作用特殊、使命任务特殊、所处环境特殊。

  韩卫国还强调了北京卫戍区的使命:保卫首都地区重要目标绝对安全、维护首都地区持续稳定,是卫戍区部队的神圣使命。

  上一任北京“戎装常委”是现任陆军副司令员潘良时。2015年2月,时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潘良时出任北京市委常委,当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

  往前倒推,2014年3月,时任北京卫戍区政委高东璐任市委常委;2012年7月,时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郑传福任市委常委。近几届北京市“戎装常委”,都在担任常委之前或任上被授予中将军衔。

  1959年4月出生的西藏军区司令员许勇,是一位有战场经验的将军。1979年,许勇曾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2008年汶川地震中,许勇是首位率部挺进震中映秀镇的将军。许勇于2013年7月任西藏军区司令员,一年后晋升中将军衔。

  因军改推迟“戎装常委”入常

  “戎装常委”出现集体空缺,已经有一年之久。

  在2016年至2017年的31省区市党委换届中,各省级军区的领导并未出现在各省区市新一届党委班子中。国防部对此曾做出解释,这是军队调整改革的原因。

  2016年下半年有14省区完成省级党委换届工作,均无“戎装常委”在列。加上当时尚未换届的上海、天津和甘肃,无“戎装常委”省份达到17个。

  时任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大校回应称,这并非说明省军区领导今后都不进入省级党委了。省军区主要领导没有出现在新一届省委常委班子里,主要是因为正值军队调整改革。经综合考虑,省军区主要领导暂不参加所在省级党委的换届选举,待相关改革到位后,再按规定增补进所在省级党委常委班子。

  杨宇军还强调了一句:“省军区主要领导参加同级地方党委常委,是坚持党管武装的制度安排,这一点没有改变。”

  这意味着,地方党委常委会中,“戎装常委”仍是标准配置。

  竹立家认为,2016年初开始的军改,在军队反腐、机构调整、人事安排等方面都带来很大变化,“在常委选择方面,不确定性比较大。”

  新京报记者统计,目前已履新的16名“戎装常委”中,有10名为2016年以后调整至现任司令员或政委岗位,其中8名为2017年履新。至少6名新任“戎装常委”,是在当地党代会结束之后才首次露面的。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在相关消息中指出,近期“戎装常委”陆续集中公布,表明军队方面相关改革已陆续到位。

  值得一提的是,为配合此次改革调整,还有一名“戎装常委”曾退出常委会一年多。辽宁省军区政委王边疆2015年1月出任辽宁省军区政委,同年7月任辽宁省委常委。在2016年12月中共辽宁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上,王边疆未入选省委常委。时隔一年多以后,此次王边疆再次进入省委常委。

  除王边疆以外,目前履新的其余15名“戎装常委”均是首次“入常”。

  “戎装常委”的新使命

  中央党校原常务副校长虞云耀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戎装常委”要出席地方的党委常委会议,担负参与地方重大事项决策、负责协调军地关系、协助地方经济社会建设等职责。省级军区主官担任地方党委常委,与省级军区担负的职能有关。

  2016年3月,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部长盛斌在两会期间表示,按照以往相关法律规定,省军区系统是同级党委的军事部、地方政府的兵役机构、当地驻军的协调机关。此次军改中,省军区转隶划归军委国防动员部领导管理。

  盛斌向媒体表示,新形势下,省军区系统的职能使命,是应急应战的指挥部、地方党委的军事部、后备力量的建设部、同级政府的兵役部、军民融合的协调部。

  那么,如何当好“戎装常委”,协调好军队与地方的关系?

  曾任重庆“戎装常委”的梁冬春撰文说,“戎装常委”要“积极主动参加地方中心工作和大项任务,在抢险救灾、维稳处突、参建参治中当先锋、打头阵、挑重担,使地方党委、政府对武装工作更加重视,真正高看一眼,厚爱一分。”

  新京报记者 倪伟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