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1 02:30:15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钱宝“教主”张小雷自首背后

2018-01-21 02:30:15新京报

 早在三年前,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就已想过今天的结局。张小雷所设计的庞氏骗局,以高额收益吸引了诸多宝粉。有人借钱参与其中,也有人投进多年积蓄。在这个击鼓传花的危险游戏中,留在局中的宝粉,终究还是成为了最后接到花的一批人。新京报记者从南京警方获悉,目前,张小雷等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南京市公安局江北新区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钱宝系”企业涉案资金资产被公安机关依法查封冻结。


去年12月30日,位于上海的钱宝网总部人去楼空。图/视觉中国


张小雷自首时写下声明,称无法兑付本金利息。警方供图

  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设计庞氏骗局;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者本金约300亿元

  早在三年前,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就已想过今天的结局。

  付诸行动是在2017年12月26日,他赶到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这一天来得毫无征兆,钱宝网仍在正常运营,投资其中的宝粉们如往常般登录网站,签到、做任务、赚取利息。

  次日上午9时,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公布了张小雷自首的消息。一时间,将其奉为“教主”的宝粉们炸了锅,纷纷在网上留言,称这是“警方官微被盗”,是假消息。

  26日当天,在公安机关,张小雷写下一份声明:“自钱宝网运营以来至今,因违反国家相关规定采用借新还旧的方式向投资人吸收资金,目前已无法兑付本金利息,对投资人造成的损失深表歉意。我已向公安机关自首,愿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争取宽大处理。”

  张小雷所设计的庞氏骗局,以高额收益吸引了诸多宝粉。有人借钱参与其中,也有人投进多年积蓄。在这个击鼓传花的危险游戏中,留在局中的宝粉,终究还是成为了最后接到花的一批人。

  新京报记者从南京警方获悉,目前,张小雷等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南京市公安局江北新区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钱宝系”企业涉案资金资产被公安机关依法查封冻结。

  钱宝网的有关信息显示,钱宝网非法集资的年化收益率在40%-60%之间。经初步调查,该案涉及的集资参与人遍布全国,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约300亿元左右。“钱宝系”企业现有资金资产根本无法弥补巨大的兑付缺口,“借新还旧”的经营模式无法为继。

  张小雷的选择

  2017年12月26日,晴。对于张小雷来说,他要做出一个酝酿已久的选择。

  一位知情人向新京报记者回忆,12月26日中午,他曾见到张小雷。当时张穿着一件深色大衣,看起来神情平静。

  1月14日,在看守所中向新京报记者描述此间的心境时,张小雷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没有矛盾,很平静。”

  他向记者坦承,三年前他的心里就已清楚,自己的行为涉嫌非法集资犯罪。但其并未停下脚步,直到“窟窿已经填不上”。

  在无法维系资金骗局后,张小雷决定放弃。

  眼下的一切,张小雷早已做好准备。但他的手下,以及诸多将其奉为“教主”的宝粉,却被这个选择推入了深渊。

  钱宝网战略研究发展中心主任杨某跟了张小雷6年,却对此一无所知。

  平日里,杨某与张小雷在工作上保持紧密联系。但在事发前,他没有发现任何征兆。

  去年12月27日,杨某被警方带走调查。那时,他还不知道张小雷自首的消息。事后回头复盘,杨某感慨,“当时当刻之下,是他最好的选择了吧”。

  但这并非宝粉们的最佳选择。

  “我恨张小雷,也怪自己太贪婪。”一名钱宝网的投资参与人称,他起初对钱宝网的高收益也有过顾虑,但被张小雷包装出来的实力欺骗了,于是决定赌一把,投进去的22万元里有11万是借的。

  被张小雷影响的人以百万计。据其介绍,钱宝网的日活用户在100万左右。另据警方透露,宝粉在钱宝网中的投资,少则数万元,多则数十万、上百万元。

  “向死而生”的庞氏骗局

  钱宝网的运营模式,由张小雷一手搭建。

  2010年12月,张小雷在江苏省工商局注册成立江苏钱旺智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旺”公司)。2012年7月,在南京市工商局注册成立南京钱宝信息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宝”公司)。

  据警方调查,张小雷等人依托钱旺、钱宝公司建立了网络平台——钱宝网,通过对外宣传“交押金、看广告、做任务、赚外快”,以高额收益为诱饵,持续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用于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等方式,利用众多第三方支付平台和网银,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钱宝网集资参与人人数众多,遍布全国各省区市,非法集资数额特别是未兑付本金的数额巨大,涉嫌非法集资犯罪。

  任务简单、收益丰厚,是钱宝网快速积累用户和资金的秘诀。

  一位钱宝网的投资参与人介绍,在钱宝网上完成任务非常简单。以看广告任务为例,只需点开网上的视频广告即可。

  而这些广告,并非外界公司投放在钱宝网上的广告。据张小雷和多位公司高管供述,平台开办以来并没有外部品牌投放广告,其“任务”主要是从网上随意找来的广告以及公司内部视频等。

  在钱宝网的宣传中,参与人完成任务获得收益的行为被称为“领工资”。多位参与人告诉记者,任务几分钟就能做完,只要按规定完成每日签到和“任务”,获得的“工资”就能达到40%-60%的收益率。

  江苏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炜说,正常的工资报酬应该与劳动量挂钩,但本案中所谓的“工资”直接与“保证金”的数额挂钩,实质上并非是真正的劳动报酬,只是对“本金”“利息”一种掩人耳目的说法。

  这是一场拆东墙补西墙的游戏。在杨某看来,钱宝网的终局早已注定。

  “钱旺一直有一个口号,叫做向死而生。传递出来的信息也比较明确,正在走向灭亡,这一天肯定会到来的。”杨某说。

  杨某说,他认为钱宝网赚的钱不是合法的。因为钱宝网没有取得融资的相关资质,就通过互联网向社会上不特定的人员吸收他们的资金,通过签到、做任务许以高额的回报率。虽然拿着客户的钱去做实业,但是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回报。

  “这么高的利息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肯定会有血本无归的一天。我自己意识到这一点,也从来没有主动去钱宝网上投资。”杨某说。

  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顾问羿飞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钱宝网是典型的庞氏骗局,只不过在常规庞氏资金吸纳的基础上,钱宝网增加了任务收益等要素,延长了庞氏骗局的周期。

  一段网上的视频显示,2017年5月,张小雷在与钱宝网投资人的一场饭局上称:“2010年的时候,你们把你们的血汗钱给我们的时候,我们有什么?我们什么也没有,我们现在有世界上最大的甘油生产企业,我们有大量的优质资产,这不是所谓的庞氏骗局,不是拿后边的钱补前面的钱,是后面的钱我们也不想让他们来了。”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