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 04:30:33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武警改革的出与进八大警种瘦身健体

2018-04-06 04:30:33新京报

两会后公布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专辟一节“跨军地改革”,对武警所属力量进行部署,将列武警部队序列、国务院部门领导管理的现役力量全部退出武警。


2014年8月26日,山东省青岛市,海边待命的中国海警船。本次改革将海警纳入武警。图/视觉中国

  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中武警八大警种六种转隶,海警划归武警部队,理顺领导管理和指挥使用关系

  武警部队改革在全国两会后迎来重要进展。

  两会后公布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专辟一节“跨军地改革”,对武警所属力量进行部署,将列武警部队序列、国务院部门领导管理的现役力量全部退出武警。

  原武警八大警种中六种转隶,归于相关国家职能部门;相应这些武警部队官兵也将退出现役,转为人民警察、行政编制等新身份。而海警部队则从国家海洋局划入武警部队。

  3月29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在记者会上公布了武警改革最新进展:武警部队内卫总队、机动总队和院校、科研机构、训练机构调整改革任务已基本完成;武警黄金、森林和水电部队移交整编,海警队伍转隶武警部队,以及公安边防、消防、警卫部队改制等工作,武警部队将会同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共同完成好跨军地的改革任务。

  从今年1月1日起武警部队归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到此番职能分解、整合,一以贯之的原则是“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专家分析,在这一原则指导下,诸多武警部队中存在的领导管理和指挥问题有望得到化解。

  消防职业化有望顺势落地

  改革方案一公布,坊间很多声音称,这是离实现消防力量职业化最近的一次。

  我国消防力量结构以公安消防部队为主,专职消防队、志愿消防队为辅。其中,公安消防部队列入武警序列,是武警八大警种之一,但是由公安部门管理。

  对消防职业化的呼唤近几年不绝于耳,最近一次大讨论发生在3年前。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发生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造成165人遇难,其中消防人员104人。事故发生后,诸多媒体和专家讨论消防职业化问题。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沈荣华表示,武警消防官兵大多服役期满便退役,年轻消防员经常出现经验不足问题,导致人员和财产损失。而在很多发达国家,消防员都是专职消防员,经过长年累月的实战具备了丰富的经验。

  经过此次改革,公安消防部队将不再列武警部队序列,全部退出现役。《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明确,公安消防部队转到地方后,现役编制全部转为行政编制,成建制划归应急管理部。

  应急管理部是此次改革中新组建的国务院组成部门,将原分属于13个不同部门的应急管理、防灾减灾救灾职责整合,包括公安部的消防管理职责和国家林业局的森林防火相关职责,涉及的力量为武警消防部队和森林部队。

  “这是我国应急救援力量走向职业化、综合化和集中化的重大举措。”国家行政学院应急管理培训中心副教授曹海峰认为,自“非典”以来,各地对专业应急救援力量的需求更加迫切,此次对消防部队进行转制和机构调整,牵头组建应急综合队伍,可以说是适逢其时。

  同时,现役体制下消防队员2年服役期带来的问题,也将得到解决。曹海峰说,通过此次转制,消防员成为职业,长期困扰地方政府的消防队伍稳定性问题能在很大程度上得以改观。

  脱掉军装的消防队伍,未来的职能也可能有所扩大。《方案》明确,公安消防部队划归应急管理部后,不仅承担灭火救援,还承担其他应急救援工作,充分发挥应急救援主力军和国家队的作用。

  沈荣华表示,消防队伍原来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用途比较“专”,以后很可能拓展灭火之外的救援救灾职能,通过加强培训,组建一支专业能力强、覆盖面广的救援队伍。

  非军事性职能剥离武警

  包括消防部队在内,《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对武警传统八大警种(内卫部队、森林部队、水电部队、交通部队、边防部队、消防部队、警卫部队、黄金部队)中的6种作出了重新部署,边防、消防、警卫、黄金、森林、水电部队全部退出现役,武警实现“瘦身”。

  中国政法大学军事法研究所所长李卫海分析,武警职能减少,背后的用意是让其回归到核心职能上,即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海上维权执法和防卫作战三类主要任务。

  “这次改革挖掘了武警的本质,它区别于军队和警察,是以军事编制建构起来的国家武装力量,并具备一定的执法权。”李卫海说,改革让军队的归军队、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也就是体现了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则。

  例如,有着深刻时代烙印的黄金、水电、森林部队,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这些承担建设者角色的部队,在重要资源能源勘探开采、水电设施修建、森林防火等难度较大的领域做出过巨大贡献。

  “以前有些任务社会和企业干不了,没有那种牺牲精神。但现在随着技术条件的进步,武警部队与普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承担和平建设者的角色上没太大差异,却有可能形成就业不足、与民争利的现象,与市场经济规律的基本要求存在背离。”李卫海说。

  这一变革与基建工程兵的历史类似。1966年我国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承担了许多国家大中型建设项目后,于1983年正式撤销。其中的水电、交通、黄金部队转入了武警序列。首任基建工程兵主任李人林曾说,基建工程兵是一支从事国家经济建设的部队,担负的任务绝大多数是非军事性的,势必进行改革。

  35年后,武警部队进行了同样的改革,将非军事性职能剥离。李卫海认为,武警职能将回归两条主线,一是军事性,二是执法性。与战斗力无关的职能,应该舍弃。

  理顺管理与指挥关系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显示,此番改革将彻底理顺武警部队领导管理和指挥使用关系。沈荣华表示,机构改革使得各类机构职能更加明确,将专业力量归入相应部门和机构,有利于进行集中指挥使用。而此前,武警部队分级指挥的体制在地方有时会导致指挥不畅。

  中国军网曾发文介绍,此前,黄金、水电、交通、森林部队受国务院有关业务部门和武警双重领导,边防、消防、警卫部队则列入武警序列,由公安部门管理。

  某地消防支队队员对此颇有感触,“灾害事件发生时,有时有关部门未根据应急救援预案要求,第一时间将信息通报给消防部队”,并且没有公布响应等级、明确响应主体及单位,致使救援时沟通、协作不畅。

  李卫海也曾在调研中发现,武警部队指挥体制在实际操作中易遇到障碍。以消防部队为例,政府在调用部队时会受到限制,指挥链条过长。后来通过建立应急预案机制才解决了问题,但各地预案的质量和操作性也参差不齐。

  此次改革中,武警部队有出有进,进的是原来由国家海洋局(中国海警局)领导管理的海警队伍。

  2013年国家海洋局重组,将海洋局的海监、农业部的渔政、海关总署的缉私、公安部的海警四支执法队伍整合为海警队伍。沈荣华介绍,上次整合解决了海上执法力量分散的问题,而此次转隶则是考虑到海警队伍的军事性。在我国海洋活动日益频繁、海上维权越发迫切的情况下,海警队伍划归武警有助于其增强能力。

  “海警部队由国家海洋局管理时,是一个部门的下属力量,与其他涉海部门的关系不是很清楚。”李卫海表示,海上犯罪往往是暴力型,配备武装力量符合现实要求。转隶至武警部队之后,有助于海警队伍在更高层面统一为海洋、海关、交通、环保、渔业等部门进行现场执法,理顺了关系。

  关于海警队伍的转隶,此前已有苗头。1月10日,习近平向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宁、政治委员朱生岭授武警部队旗。这是武警部队旗首次亮相,国防部随后解释旗帜寓意:下半部镶嵌的三个深橄榄绿条,代表武警部队担负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海上维权执法、防卫作战三类主要任务及力量构成。

  当时,武警部队的海上维权执法力量如何构建尚未明确。此番靴子落地,海警部队划入武警,军事性身份更加彰显。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日前在记者会上强调,海警转隶武警部队后,中国有能力、有信心、有决心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

  “总的来说,此次改革使得武警管理体系更加顺畅,职能更加明确,执法效率更高效。”李卫海说,另一方面,武警主体性也更加明显,与军队、警察越来越区分开来,将真正成为一支有中国特色的独立的武装力量体系。

  新京报记者 倪伟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