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3 02:30:1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驴友凤凰岭失联 百人搜救已七天

2018-06-03 02:30:12新京报

5月26日,33岁的朱女士独自进入凤凰岭地区爬山过程中失联。昨天,是各方救援力量寻找凤凰岭失联驴友的第7天。因为是周末,参与救援的人数达到了300多人,除了消防、派出所,自发的驴友,还有十几支民间救援队。然而,仍未发现朱女士的踪迹。朱女士的朋友李云也参与了救援,用她的话说,这次救援就像“大海捞针”。


昨日,北京市海淀区凤凰岭景区,凤凰岭消防中队战士正在失踪人员可能失联区域固定绳索准备下降进行搜查。新京报记者 朱骏 摄

  每天有包括消防中队、民间搜救队等约100多人参与搜救,然而仍未找到踪迹

  5月26日,33岁的朱女士独自进入凤凰岭地区爬山过程中失联。

  昨天,是各方救援力量寻找凤凰岭失联驴友的第7天。因为是周末,参与救援的人数达到了300多人,除了消防、派出所,自发的驴友,还有十几支民间救援队。然而,仍未发现朱女士的踪迹。

  朱女士的朋友李云也参与了救援,用她的话说,这次救援就像“大海捞针”。

  “走错路了”

  李云介绍,自己和朱女士因爱好爬山相识。3年来,几乎每个周末,都会相约去北京周边登山。“一般的小的户外运动问题我们都能处理,但是说经验多丰富,也倒没有。”李云说。

  凤凰岭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内,总面积10.6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是凤凰岭自然风景区,层峦叠翠,被称为京城“绿肺”。大约一两周前,两人再次相约爬山,并确定路线为大觉寺到上方寺再到凤凰岭,全程大约20公里。

  这段路线被她们分成3段,第1段是从大觉寺到阳台山,第2段是从大风口到上方寺,第3段则是凤凰岭景区。“这个路线强度中等吧,大觉寺到妙峰山那边,我们很熟悉,走过很多次。唯独从大风口到上方寺这段,一次没去过。”李云说。

  因为天气炎热,且李云家中有事,爬山就一直没能成行。

  5月26日,33岁的朱女士选择独自一人攀登凤凰岭,当天下午2点51分左右,朱女士发出最后一条微信表示“走错路了”,群里好友问她“去哪了,”她回答“凤凰岭”,此后就再未回复。

  “当晚我到家后给她打电话,反复地打,就一直无法接通。”李云回忆,次日下午,她和3个同学会合,找到朱女士家里,叫来房东开门,发现她确实没回来。“这会才觉得真出问题了,赶紧报警寻找救援。”

  重点区域一一排查

  据凤凰岭消防中队指导员高明介绍,5月27日上午11点23分,接到报警。通过调取线路周边的监控视频,消防队员只找到了朱女士上山的视频,没有看到其下山或者其他的视频。

  根据朱女士出发的时间,消防员预估了她可能被困的区域,联系了派出所、公园的向导兵分两路上山搜救。消防中队每天至少派出两组人,每组不少于5人,每次的搜救时间不少于8小时。

  “前期救援主要是针对山上的大路,以及极易走错的岔路口,每过一个路口,都会进行拉网式排查,确定不遗留任何的蛛丝马迹。”高明介绍,后期,随着救援的不断积累,分析出被困者最可能走错的几条线路,确定了重点区域,并进行一一的排查。

  尤其对断崖,沟壑,灌木丛,这些容易发生事故的区域,每经过这些区域,都会利用绳索等装备下到沟底查看情况,以往搜索过的区域都会在地图上做出标记,避免重复搜索。

  由于朱女士平常喜欢用一种名为“六只脚”的手机巡航APP,其厂家也赶来现场参与救援,把她用“六只脚”走过的足迹,全都寻找了一遍。

  此外,朱女士的弟弟、驴友朋友,民间搜救队等救援力量陆续在消防中队会合,多方力量联合搜救,每天大概有100多人参与搜救。昨天,因为是周末,参与救援的人数达到了300多。高明介绍,“我们建了一个微信群,每天晚上会将各自的有效信息汇总,走过的路线标记出来,以便指导第2天更好救援。”

  “除了人力搜救,我们通过朱女士最后发出的手机信号,利用基站绘制了朱女士的手机轨迹图,重点进行搜救,但没有发现朱女士走过的痕迹。”高明说,搜救队和消防中队都使用了无人机,但目前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