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8 02:31:0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湖北扫黑除恶:没有指标,但有目标

2018-09-28 02:31:09新京报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湖北省多地发现,此轮扫黑除恶,湖北结合地域特点,重拳打击长江流域非法采砂、非法码头等黑恶势力,严打“保护伞”。负责督导湖北的中央第七督导组相关负责人表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有原则地进行,要保障案件质量,切实重视并且开展好专项斗争中的反腐败、打“保护伞”工作,回应群众关切。


9月20日,公安部组织全国公安机关开展集中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品活动,图为湖北黄石冶钢销毁非法枪爆物品现场。图/湖北省公安厅官网

  重拳打击长江流域非法采砂、非法码头等黑恶势力,严打“保护伞”

  “他们在荆门的势力特别大,是荆门的‘土皇帝’。知道他们被抓的时候,我的天空一下子就明朗了。”回忆起自己这几年的经历,荆门房地产商人李雪依然恐惧不已、号啕大哭。

  她指的“土皇帝”,是指荆门当地以郭华为首的黑社会团伙。

  一次意外,李雪陷入郭华等人的高利贷陷阱。为了逼债,他们曾先后将李雪拘禁在出租车、酒店、宾馆等地,致其割腕自杀。

  今年6月19日,郭华等29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二审宣判,29人全部获刑,刑期3年至20年不等。其背后的“保护伞”也被挖出。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湖北省多地发现,此轮扫黑除恶,湖北结合地域特点,重拳打击长江流域非法采砂、非法码头等黑恶势力,严打“保护伞”。

  负责督导湖北的中央第七督导组相关负责人表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有原则地进行,要保障案件质量,切实重视并且开展好专项斗争中的反腐败、打“保护伞”工作,回应群众关切。

  【严打】

  有警察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警方第一次找到李雪时,她戴着口罩。因为害怕被郭华等人找麻烦,戴口罩出门已经成为常态。当时,警方告知其郭华等人已被捕,请她出庭作证,李雪急忙摇头,“我不敢去,公安局有他们的人。”

  李雪回忆,在她割腕自杀逃脱郭华等人的控制后,一次去武汉住酒店,没有刑事犯罪的她却被京山警方逮捕,关押了二十几天。期间,郭华和荆门市公安局领导曾去找她谈话,要求还钱,李雪拒绝。

  郭华团伙覆灭后,其背后的“保护伞”也被挖出。这名公安局领导是曾任荆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后任荆门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邹平。此外,荆门市公安系统还有多人涉案。

  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6年,郭华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给邹平以及荆门市公安局原刑侦支队长罗芝林、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原刑侦大队长李培成赠送钱物。

  3人收受郭华贿赂后,多次为郭华谋取不正当利益。2016年1月20日,邹平、李培成违规将郭华的哥哥郭勤由强制戒毒转为社区戒毒。2015年,邹平违规帮助郭华、杨玉琴将其名下的鄂HA2065车辆违章记录消除。2008年,应郭华要求,经罗芝林运作,将不符合留所服刑条件的高伦违规留在荆门市看守所服刑。

  此外,2013年初,郭华还向邹平借用了1支小口径步枪。郭华被抓后,邹平将小口径步枪取来拆解,将枪身、瞄准镜、枪托分开扔掉。

  “黑恶势力及其背后的‘保护伞’一天不被打,受害人一天就有后顾之忧,不相信我们。”负责此次专案的荆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副队长龚君称,打击黑恶势力时,其背后“保护伞”必须严打。

  湖北省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该省已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纳入全省纪委监委执纪监督和巡视巡查范围,对涉黑涉恶问题优先处置,并制定了涉黑涉恶问题线索双向移送工作暂行办法,纪检监察机关与政法机关可实现案件线索的快速移送,联动办案。

  这一专项部署,明显提高了打击“保护伞”的力度。武汉市纪委监委扫黑办负责人称,“以前可能是喊破嗓子要警方把‘保护伞’线索移交,现在每个案件是否涉黑涉恶,都需要领导签字,公安在侦办时也会问这些问题,对全方位发现‘保护伞’线索,很有帮助。”

  【督查】

  督导组常“改变路线”暗访

  各级机关办案进展如何,背后还有一支力量在进行监督。今年9月初,中央扫黑除恶第七督导组进驻湖北,目前已开展了两轮下沉,其中就包括办理郭华案等重大黑社会案件的荆门市。

  “每到一处,督导组就会进行暗访。有时候我们会不打招呼,人家制定的计划我不去,突然改变路线,按着导航去其他地方。我几次都是这么干的,这能了解到真实的情况。”中央督导组一名负责人说。

  “我们要求穿朴素一点的衣服,和老百姓拉近距离,并且有自己约谈的地方,防止被约谈人担惊受怕。”该负责人称。

  记者注意到,中央第七督导组与湖北省委工作对接时,督导组组长王伟光提出了“六抓”,第一要抓“关键少数”。

  “把主体责任层层压实到每一级主要负责同志直到基层,增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自觉性和坚定性,着力解决‘上热、中温、下冷’‘中间热、周边冷’问题。”王伟光称。

  压力的层层传导,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局长陈汉生深有感触。9月12日下午,他随身掏出一本扫黑除恶白色口袋书向记者解释其中的专业问题。

  “我们每位办案人员,都有一本扫黑除恶口袋书,对涉黑涉恶案件的如何界定等问题,都有详细说明,要随时翻,随时看,不断地学习。”陈汉生称,相关部门还会出试卷,对办案人员进行知识性考核。

  【办理】

  “快”的前提是保障案件质量

  “凡是涉黑涉恶案件,一律在案卷上明确贴上专门标签,即收即办,优先办理,确保依法快侦、快捕、快诉、快判。”湖北省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表示。

  整个办案程序求快,会否导致办案质量有瑕疵甚至会有冤假错案?初次承办涉黑大案的京山市公检法系统,都有很大的压力。

  “因为涉黑涉恶案件一般涉及案件多、人员多,时间跨度大,办案周期长,如何保障案件质量,成为关键。”负责侦办郭华案的荆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副队长龚君说。

  但他表示,速度服从于质量,郭华这个案件从来没有担心过,在立黑案之前,掌握了大量证据,前期有很多其他犯罪行为,件件个案支撑其涉黑的侦办方向。

  此外,湖北高院曾因办理刘汉、刘维涉黑案而备受关注,在办理专案前,京山市司法机关曾专门到省高院,向审判过刘汉、刘维案的司法专家取经。

  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局长陈汉生称,扫黑除恶的前提是保障案件质量,既不拔高、也不降低,严格依法。这些可从技术层面如提高刑事办案水平、信息化应用能力、加强警用装备保障等方面来提高。

  记者也注意到,在此次专项行动中,层层传导压力,不少公众提出扫黑除恶是否存在指标化的问题。对此,中央第七督导组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包括中央督导,都是有原则的,在案件质量上不会出现相关问题,更不会有什么指标。

  陈汉生也明确表示,我们没有指标,但是有目标,目标就是将所有黑恶势力扫除掉。

  郭华案审结后,龚君与同事们总结经验,准备侦办下一起涉黑大案。有了前期经验,办理此类案件更加顺畅,但他提出,目前办理此类大案,在人员配置上有些短缺。

  “郭华案从2015年发现线索,2016年开始行动,荆门市前后投入警力近百人,都是全市的核心警力。”龚君称。

  陈汉生也认为,“社会治理涉及面很广,但警力有限,如何把警力摆布好,既要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也要维护好其他社会治安的方方面面,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郭华案二审审判长周加友说,“如何处置涉黑案件的财产来源、权属等问题,可能会是后续涉黑案办理过程中的一个司法难题。”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雪为化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何强

编辑:马小龙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