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8 02:31:11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研究所:张小平擅自离所 须回来脱密

2018-09-28 02:31:11新京报

昨日,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发布声明称公文内容属实,张小平系该所低温推进剂发动机型号副主任设计师,为国家重要涉密人员。为了让其回所脱密,公文承办人在材料中措辞失当,夸大了张小平在所参与研制项目中的地位和作用。


近日,一篇网文引发热议,文中称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一副主任设计师因待遇差离职,给研究所造成重大影响,甚至关系到中国登月计划,研究所声明称,公文措辞失当,夸大了其作用。“紫竹张先生”微信号截图

  9月26日,一篇题为《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以下简称“《离职》”)的文章引发热议。

  文章援引一份题为《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的公文,指出研究员张小平科研能力突出,在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却只是“最底层”,年薪12万,离职跳槽后加入民企年薪达到百万,张小平离开,研究所发现发动机研制工作受到重大影响。

  昨日,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发布声明称公文内容属实,张小平系该所低温推进剂发动机型号副主任设计师,为国家重要涉密人员。为了让其回所脱密,公文承办人在材料中措辞失当,夸大了张小平在所参与研制项目中的地位和作用。

  

  公文称张小平离职影响国家重大战略项目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题为《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的公文通过《离职》一文进入公众视线之前,已经在航天圈流传了数日。

  公文显示,张小平,男,研究员,在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作为项目主要成员。离职前任低温发动机副主任设计师职务,在480吨液氧煤油发动机和8吨变推力液氧煤油发动机这两型发动机的研制过程中,承担着“最关键的技术岗位”。在1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和百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研制中,张小平是“灵魂人物,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公文称,因张小平离职,“480吨液氧煤油发动机在今年二季度的研制过程中出现了深层次的技术难题”,而“该发动机的方案和研制进度将直接关系到我国重型运载火箭的方案选择和研制进度,甚至从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的论证和策划工作。”

  公文中写道,“我们不愿看到也无法接受因个人的离职而影响到国家重大的战略项目。”

  《离职》一文中,作者将公文内容解读为:“我司研究员张小平跳槽了,当初批准辞职的时候没觉得他有啥了不起,但是他离职之后我们突然发现没有他整个项目都瘫痪了,恳请国家派人把他抓回来继续研究项目。”作者还指出,研究员张小平在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只是“最底层”,因为整个研究所“70%的人都是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在研究所的年薪只有12万,离职跳槽后加入民企年薪达到百万。

  研究所:公文夸大了张小平的地位和作用

  昨日中午,《离职》一文“已被发布者删除”。随后记者联系上了当事人张小平,张小平以“这事得咨询我们公司领导”为由,表示不能回应。

  张小平新东家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证实,张小平于今年上半年入职该公司,平时在西安工作,不经常到北京,其余则不便透露。

  昨日,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发布声明称,张小平1994年入职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2011年8月取得研究员资格,2015年3月起担任低温推进剂发动机型号副主任设计师,从事液氧煤油高压补燃和液氧甲烷发动机系统设计,参与了多项低温发动机项目论证。网传文件《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系该所向法院申请劳动仲裁时提供的文件。

  声明称,张小平为国家重要涉密人员,申请劳动仲裁目的是为了让其回到研究所脱密。承办人因急于达到让其回所脱密的目的,在材料中措辞失当,夸大了张小平在所参与研制项目中的地位和作用。该材料经张小平个人朋友圈发布后,引起了较高的关注度和一些误解、误读,产生了不良影响。今后,研究所将加强内部管理,在工作中更加严格、严谨,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追问1

  离职因处于研究所“最底层”?

  业内人士称张小平级别非最底层,税后收入不止文中所称12万

  《离职》一文称,张小平只是个研究员,职务是副主任设计师,是整个研究所的“最底层”,因为整个所70%的人都是副主任设计师,而他的年薪只有12万。

  对此,航天系统科研人员王昊(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副主任设计师“不可能有70%,7%还差不多。”他向记者介绍,副主任设计师是总体部门才有的职位,比例很低,“张小平已经是研究员了,这种科研单位,研究员非常难评,要求很高,还有一定比例的淘汰率。”

  王昊解释,研究员相当于教授,副研究员也就是高工,相当于副教授,副主任设计师比例也没那么高,总设计师、副总设计师、主任设计师、副主任设计师加起来大概占研制队伍的10%。

  “所以,张小平并不是微信文章中所说的小小研究员,他负责关键技术岗位,是一位高职级的研究人员。”王昊分析。

  另一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刘天(化名)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其所在单位副主任设计师,一年收入税后25万元左右,张小平所在单位,副主任设计师收入应该要打八折,即20万元左右。

  刘天称,他们单位技术人员超100人,研究员不到10人,张小平所在单位比例类似。副主任设计师属于技术岗位,较普通设计师高级,向上升迁则为主任设计师、副总设计师、总设计师。主任设计师为技术和管理岗位,一般三四个副主任中有一个能获得该岗位,升迁有一定难度。

  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一名负责外宣的张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张小平离职前的年薪不止12万,“张小平在该研究所的职务为副主任设计师,职称为研究员,属最高职称。”

  追问2

  张小平离职要不要“脱密”?

  研究所表示张小平须在所内脱密2年,其擅自离所,带来较大隐患

  《离职》一文称,张小平的技术层级太低,最多就是1年脱密,有可能连保密层级都沾不上边。

  研究所声明称,2018年3月,张小平向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提出辞职申请。出于爱惜人才考虑,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与张小平进行了多次沟通和挽留,但其离职意向坚决,并在单位未批准的情况下自行离所。

  由于张小平为国家重要涉密人员,根据保密法和单位相关规定,离职前必须在所内非密岗位进行脱密,脱密期为2年。为此,2018年4月,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与张小平进行谈话,向其解读离职流程及脱密期管理规定,告知其须遵守国家保密规定,回单位履行脱密义务。但张小平仍然自行离所,对保守国家秘密和单位技术秘密带来了较大隐患。

  公文《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中称,在发动机研制中,张小平是“灵魂人物,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张小平个人的离职,对发动机的研制造成了极大影响,甚至会影响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

  上述张姓工作人员表示,离职属正常人才流动,不存在张小平的离职会影响中国登月研究进度一说。

  刘天认为,文章所指项目,并不属于特别高精尖的项目,不会出现一个技术人员离职,就导致整个项目做不下去的情况。

  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此份公文是由研究所人力部门撰写,然而“未经保密部门、法律部门和主管领导审阅,就盖章送给了仲裁机构”,遂造成内容存在大量偏差。

  ■ 专家说法

  脱密期擅离岗位行为违法

  对于张小平在脱密期离岗一事,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专家阎天表示,如果劳动者接触到了国家秘密,又在脱密期擅自离开岗位,这是违法的行为。

  阎天介绍,根据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双方可以签订保密协议,劳动者有遵守协议的义务。但即使没有签保密协议,劳动者在工作中所知晓的单位的商业秘密也是要保密的。

  阎天介绍,我国保密法对脱密期内就业有过规定,涉密人员离岗离职实行脱密期管理。张小平在脱密期内擅离岗位,应当按照规定履行保密义务,不得违反规定就业,不得以任何方式泄露国家秘密。

  何为“不得违反规定就业”?阎天解释,保密法表述的这个规定可以是政府的规章,也可以是企业的规定。“航天系统肯定有一系列的保密制度,如果张小平在航天系统工作期间接触到了国家秘密,那就应该按照国企的规定,对他的就业进行限制。”阎天说。

  新京报记者 王露晓 周世玲 任娇 倪伟 吴为

编辑:马小龙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