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0 02:30:55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大庆看守所一在押人员脱逃

2018-10-20 02:30:55新京报

昨日,网上流传一份协查通报,称10月18日“大庆看守所在押人员刘文忠在律师杨马强帮助下逃脱”。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押人员刘文忠确实已从看守所逃脱,是否有人协助逃跑需进一步核实。协查通报中所指的律师杨马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有人盗用我的身份”。该律师所在的律所北京冠衡(长春)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事发时杨马强律师一直在长春,有监控为证,没有前往大庆看守所的作案时间,19日杨马强律师一直在律师事务所内工作。


警方发布的刘文忠照片。


昨晚,大庆警方向记者发来通报,证实刘文忠脱逃,协助他脱逃的为冒充的律师。同时悬赏10万缉捕刘文忠。网络截图

  有消息称在律师帮助下逃脱,当事律师否认;律所声明称该律师事发时未在大庆;警方悬赏10万通缉

  昨日,网上流传一份协查通报,称10月18日“大庆看守所在押人员刘文忠在律师杨马强帮助下逃脱”。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押人员刘文忠确实已从看守所逃脱,是否有人协助逃跑需进一步核实。

  协查通报中所指的律师杨马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有人盗用我的身份”。该律师所在的律所北京冠衡(长春)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事发时杨马强律师一直在长春,有监控为证,没有前往大庆看守所的作案时间,19日杨马强律师一直在律师事务所内工作。

  昨日19时许,大庆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10月18日15时55分,大庆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刘文忠,利用律师会见之机,在冒充律师人员协助下脱逃,通报描述了刘文忠体貌特征,并发布10万元协助缉捕悬赏。

  网传律师协助在押人员逃跑

  昨日,网络上流传一份由黑龙江公安厅发送至吉林省公安厅指挥中心的协查通报,其中称,10月18日16时许,黑龙江省大庆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刘文忠(男,1984年4月20日生,汉族,中专文化程度,户籍地:吉林省公主岭市黑林子镇西洼子村,身份证号:220381198404203632,涉嫌诈骗犯罪)会见律师时,在律师杨马强协助下脱逃。脱逃后,“刘文忠、杨马强乘坐黑A7BY30白色途观吉普车经我省安达收费站驶向哈大高速公路”。

  上述通报显示,律师杨马强,是北京市冠衡(长春)律师事务所律师。协查通报表示,两名犯罪嫌疑人可能逃往吉林省,“恳请协助配合开展沿途堵截工作,并在犯罪嫌疑人刘文忠家乡实施布控。”

  昨日1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上当事律师杨马强,对方表示已经知道网传协查通报一事,但其否认协助在押人员逃脱,“有人盗用我的身份信息进到看守所,不是我本人。”

  昨日19时许,大庆市公安局通报“在押人员逃脱事件”称,大庆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刘文忠,利用律师会见之机,在冒充律师人员协助下脱逃。

  通报还补充了刘文忠的个人信息,其身高170cm左右,方脸、平头、东北口音、体态稍胖。通报称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有功的单位和个人,奖励人民币10万元,并予以保密。如有窝藏包庇,将依法从严追究责任。后附犯罪嫌疑人刘文忠照片。

  律师现身望警方证明其清白

  昨日15时30分,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长春市南关区的北京冠衡(长春)律师事务所,看到杨马强正坐在律师工作区针对此事写自证材料,多位同事坐在其身边。

  杨马强律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未帮助逃犯逃脱。多位同事也表示很气愤,“他这两天一直在律所里,怎么会去大庆帮人逃跑?”

  16时许,北京冠衡律师事务所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杨马强律师案发当天没有出差,一直在长春,与刘文忠并不相识,该律师事务所及杨马强律师本人从未接受过涉案在押人员刘文忠或者其近亲属的委托担任其辩护人,此前,当地律协以及律所也未收到警方相关通知。

  上述负责人表示,现希望黑龙江警方能够查清事实,核查网传协查通报来源,还当事律师及律所一个清白。

  17时许,北京冠衡(长春)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10月18日中午11:30杨马强律师在北京冠衡(长春)律师事务所食堂就餐,下午一直在律师事务所内接待当事人至14:42离开,随后至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协调立案事宜。协查通报显示的涉案时间为10月18日16时左右,此时杨马强律师根本无法赶到大庆市看守所。19日全天,杨马强律师一直在律师事务所内工作,目前无任何公安机关等相关部门联系本所或者杨马强律师本人要求协助调查。对于此次事件给本所及杨马强律师本人造成的不利影响,本所及杨马强律师本人保留依法追究有关人员法律责任的权利。

  在该律师事务所提供的监控视频片段中可看到,10月18日14时29分,杨马强在律所走廊走动。据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监控显示,18日15时30分,杨马强出现在安检大厅。

  ■ 追访

  该在押人员涉多起债务纠纷 疑为“老赖”

  司法文书显示,刘文忠原系大庆市让胡路区中文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校长。

  工商资料显示,刘文忠曾担任校长的大庆市让胡路区中文(后改名“宝骏”)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注册于2014年3月,已于2018年5月7日注销。

  从2014年到2017年,刘文忠身陷债务纠纷,牵涉进多起民间借贷和借款合同的纠纷中,并且经常欠债不还。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2016年7月19日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刘文忠通过朋友向韩某某借款48.2万元用于经营驾校的周转,债务到期后,债主多次索要未果。最终,刘文忠被判处赔偿本金加24%的违约金。

  该案原告韩某某告诉新京报记者,刘文忠2014年向他母亲借了将近50万,到现在这钱也没要回来。“以前总跟他打电话,从2017年开始,打电话也不接了,后来连他人都找不到了。”

  大庆市中级法院的一系列执行裁定书显示,刘文忠2016年陷入与于某某的借款合同纠纷中。刘文忠名下的车辆房产被查封,查封期限3年。

  ■ 释疑

  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需哪些程序?

  一般需要登记律师证,领取牌子或条,再填表写明所见人员

  昨日下午,资深刑辩律师杨学林向记者介绍了律师进入看守所会见嫌疑人的程序。

  杨律师表示,一般律师进入看守所会见至少需要经过三道关卡。首先是在大门口的传达室登记,律师会见不需要身份证,登记律师证即可。进门之后,一般会有一个类似接待室的地方办手续,需要查看委托书和事务所公函,然后领一个牌或者条。有些严格的看守所会要求律师把手机寄存在这里,有些可以带进去,但是会屏蔽。

  “然后要进的是第二道门,也是最严格的监区大门,那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进的。”杨律师表示,大部分看守所的监区门是由武警站岗,也有少数是公安干警站岗,这时律师需要出示刚才领到的牌或条。这个门一般是电子门禁,进出需要经过站岗的武警或警察的允许,他们给开门。

  杨律师介绍说,进入监区门以后,有的地方就不需要再办手续了,直接进小会见室就可以了,但是大多数地方,进会见室之前还要再填一个表,写明白你要会见什么人,监区的工作人员才会去提人,告诉律师在哪个会见室等待。律师和在押人员之间有玻璃、栏杆或铁网隔开,无法接触。

  杨律师介绍,如果有人冒用律师的身份,除了律师证,还要弄一个假的委托书,还要刻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假公章。律师证上有二维码,扫描就可查真假,一般工作人员都会核实,但有的条件差的看守所可能无法联网去查。此外,有的看守所要把律师证押在办手续的接待室,有的是押在监区门处。

  新京报记者张彤 王露晓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