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4 11:25:08新京报 记者:薛星星 编辑:陈晓舒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为“坤伦对决”打榜的人

2019-07-24 11:25:08新京报 记者:薛星星

“社交媒体流行后,大家对大数据都很关注,才会有这样的产物。我觉得这不健康,可这就是这个时代。”

一则质疑周杰伦没有流量的帖子,引发了微博上一场史无前例的打榜大战。

 

对战的双方来自两个截然不同的阵营。一方是帮助偶像蔡徐坤霸占微博超话排行榜长达64周的ikun们,另一方则是自诩为“夕阳红粉丝团”的周杰伦粉丝,在此之前,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微博超话的存在。

 

粉圈(粉丝群体)中一向所向披靡的ikun们最终在这场战斗中落败,周杰伦超话在21日凌晨成功登顶。

 

7月22日上午10点,蔡徐坤粉丝团官微发表声明称,恭喜蔡徐坤蝉联内地榜64周连冠,将在此后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未来粉丝们会将重点放在关注艺人的作品和舞台,数据重心转移至舞台、音乐、时尚、品牌等。

 

这场战斗早已不再是两家粉丝之间单纯的打榜竞争,某种程度上,它更像是两个不同时代之间的碰撞与冲突。

 

硝烟过后,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周杰伦与蔡徐坤的粉丝,讲述数据、偶像与圈子,那些理解与不理解。


“质疑贴我很早就看到了,一眼就看出来是挑事儿的钓鱼帖,感觉非要把周董和流量进行对立,只是没想到后来会闹那么大。”一位蔡徐坤的粉丝说。


人民日报对此事的评价。


 

数据:打榜其实挺机械挺枯燥的

 

@迷宫的_十字

    

30岁  电子商务从业者   周杰伦吧前吧主  

 

我今年30岁了,现在在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工作,从初中就开始听周杰伦的歌。

 

一开始是在歌迷会的群里看到别人发的豆瓣截图,里面问周杰伦为什么数据这么差演唱会的票还这么难买。当时没有在意,这种东西也不是第一次有了,就觉得还挺搞笑。

 

第二天就在微博上看到很多人转这个帖子,也有不少所谓的营销号在炒。我们刚开始真的不是特意要去做数据,就是好玩。结果很快就冲到了前20名。

 

以前我从来没有关注过超话,当时正在上班,用电脑登录微博,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超话打榜的入口,后来他们告诉我要用手机才可以打榜,至今我也不知道电脑上怎么去打榜。

 

我第一条超话微博发的是“老年人来学习一下怎么做数据”,但直接发的是微博,没有在超话下面发,有人就评论我说要去超话里面发,还要带表情什么的。

 

我花了大半天才搞清楚这件事情。超话里面有别的粉丝发的教程,图片、视频。积分必须在超话里发帖才有,签到、访问、转发和评论都可以领取。

 

说白了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特别去组织,虽然超话里也有一些人在号召大家,但是也就是教大家怎么去用超话积分。歌迷会里的粉丝大部分都是85到95这一年龄段,完全不知道打榜为何物,超话里的很多明星我也不认识。

 

这种事情一开始还好,到后面每天都要做重复的事情,新鲜劲儿就过了,其实就是纯粹的复制,你回复别人也好、别人回复你也好都是复制一大段的文字那种,其实挺机械挺枯燥的。

 

我那几天大概每天发七八条,积分每天都有上限,发完就没有了,也没有精力去养小号。我身边90%以上可能都是这样的歌迷,不是那种特别热衷,会去换小号再打榜的。

 

打榜也不是一个新鲜事物,以前周杰伦出歌的时候也有流行音乐榜打榜,大家买专辑、听歌,但那只是播放、签到就可以了,不像现在这么复杂。冲超话的时候就有人在说,这些都是我们玩剩下的。

 

我做过4年的周杰伦吧吧主,那时候我们打榜也没有像现在粉圈分工这么细,最多只是在贴吧里发一个帖子,号召一下,再置顶加精就行,不会像现在数据组、反黑组这么有组织,可能时代不一样了吧。那时候大部分的港台贴吧都是这么操作的,专辑购买量也没办法人工干预太多,不像现在这样买小号、买播放量。

 

之后周杰伦就从20名冲到了前5名,进了前5之后大家就想为什么不能冲一个第一?

 

我们对这些完全没有概念,当时周杰伦的超话数据是从个位数几万几万往上涨,我们看榜顶的蔡徐坤是2000万还是3000万,觉得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数字,倒没想到后面慢慢呈几何式向上翻,到9000多万了,觉得还是可以冲一下1亿。


周杰伦的影响力达到一亿。图片来自网络


  

周杰伦出道20年了,依然会有一大帮歌迷会帮他去争这个第一,虽然他自己可能不在乎。昨天他在 Instagram上回复了,说他知道(这件事),感觉还是挺开心的。

 

@Ada  


25岁  广告从业者  蔡徐坤粉丝 

 

我今年25岁,工作两年多,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目前从事广告新媒体的工作。以前我没有追过星,蔡徐坤是第一个。最先从《偶像练习生》的节目里了解他,然后就进入了粉圈。

 

我先生是完全不看这些的,有时候我会跟他讨论一些蔡徐坤的事情,但他觉得粉丝比较傻,根本看不懂粉丝做这些数据的意义。不过,他还是陪我一起去看演唱会,举灯牌、拍录像。今年4月份,我们还一起跑美国看了蔡徐坤的演唱会。

 

其实粉圈挺封闭的,里面有一些类似于约定俗成的规则,比如你既然是蔡徐坤的粉丝了,就不太可能在你的微博上去刷其他明星的信息。那样别人会把你定义成同时喜欢两个人,会自动地把你隔离开来,不跟你互动、转发。

 

粉圈里大家共同遵守的就是每天自动给他做数据,比如超话,也会给他的微博评论转发,或者其他平台的榜单。他拍了新的杂志,要全部都转发一遍;他发了微博,要点赞、评论、转发一个不落。这就是做数据。

 

反正只要是有提到蔡徐坤的地方,我们都会去注意一下,不要让他的数据呈现得太低。

 

这些当然是有用的了。我本身就是做广告的,我知道商家会看这些东西。

 

这就是资本选择的结果啊,市场形成了这种规律,你没办法说它是对的还是错的。我觉得这不健康,可这就是这个时代。社交媒体流行后,大家对大数据都很关注,才会有这样的产物。

 

这次超话事件的起源就是因为豆瓣的帖子,当时没怎么在意,没有想到会有正面交锋。

 

真正有压力是快到周末的时候,突然发现周杰伦已经冲到第二名了,他的粉丝还放话说一定要到第一名才肯下来。那时候我们就开始号召粉丝们,大家一起来打榜。

 

上周六晚上是最激烈的,你会发现自己刚刚抛完分,他们就又涨上来了,一直都是这样,你一直在投分,但还是甩不开。我有10个账号,当晚就不停地切换,到晚上11点多,手上的几千分就都抛完了。

 

心情肯定不会很好,因为我们觉得自己也挺努力的,可是看到周杰伦有很多明星或者其他账号的支持,我们就只有粉丝自己,会有孤独感,也有一些无力。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觉得大家都拼尽全力了,最后还是比不过庞大的路人力量。但是也不后悔,因为结果是试过了才知道,而不是一开始就放弃。


2018年10月13日,四川省成都市,蔡徐坤举办音乐分享会。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偶像:骑虎难下,就只能往前冲了

 

@Victor  


27岁 周杰伦天津歌迷会会长 

 

我27岁了,算是“夕阳红粉丝”了。这几年我一直循环他的音乐。

 

小时候没钱买磁带,就好好考试,等到期末大人会给8块钱的二合一盗版CD,七里香和叶惠美都在一张,已经高兴得不得了。一直到了初中毕业,都很喜欢他的歌,就像忘不了初心一样。

 

我以前特别不爱说话,上了大学开始参与到歌迷会中,有了很大改变,不再像以前看见人转头就走。后来误打误撞,2010年成为天津歌迷会会长。

 

那年8月份,杰伦要在天津开演唱会,门票480元,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于是我五月份就去麦当劳兼职,一个小时6块6,坚持了大概三个月。打工的第一天,因为忘记加冰块被经理骂了,自己觉得很委屈,坐公交回家用诺基亚一路听稻香一路哭。

 

17号下午我发了个微博,借鉴一下他们的那些评论,什么“你一票我一票杰伦站在台上笑”,像那些押韵好玩的评论,我是想不出来,感觉特有意思,因为之前我们都没有这样刷过。什么“互评互捞”,这些词都是比较新的,之前我们也不讲。

 

结果还是有点出乎意料,因为我们本来就玩一下,找找当年年轻时候给他投票的感觉。


人民日报对此事的评价。


 

@小月  


18岁  大学生 蔡徐坤粉丝

 

我今年上大一,2001年出生,是大家口中的00后,也是蔡徐坤的粉丝。

 

可能外界很多人都不太理解我们,但是蔡徐坤是以一个idol的身份,而非周董那样单纯的音乐人出道的,这也是我们粉圈诞生的基础,流量是我们的土壤。

  

很多人觉得说流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随便冲一冲就上去了,但其实真的打榜并没有那么简单,要付出很多的心力,要去研究它的规则,还要有足够的人头基础。

 

可能有一些人在现实生活中不愿意主动去说自己是蔡徐坤的粉丝,害怕别人会嘲笑,我自己还好。他带给我很多有益的改变,比如会更加独立自主,会主动地想要去找一些兼职,靠自己的力量挣一点钱,不一直依靠父母。

 

去年寒假是我第一次兼职,在奶茶店,一个小时15块,总共挣了两三千块,今年暑假做了家教的兼职。

 

我在粉圈里是主要负责文案的工作,比如彩虹屁,评论模板、澄清贴等等,平时自己也会在微博里写一些对粉圈的看法,不过这是个人行为。

 

豆瓣的那个帖子我很早就看到了,一眼就看出来是挑事儿的钓鱼贴,感觉非要把周董和流量进行对立,只是没想到后来会闹那么大。


豆瓣的帖子被认为是此次流量大战的起源。图片来自网络


 

以前我们也跟别家battle过,最高冲到8000多万,但那还只是粉圈内部,这次其实就已经不是粉圈内部的事情了。

 

像很多粉圈的人,微博小号都是标配,这很正常,很多路人也都会有小号。打榜到了激烈的时候,大家都会去买号,但并不是一个作弊的方式,因为大家付出的还是人力,依靠人力来打榜。

 

其实每家都一样,打榜的操作都是异曲同工。

 

后来很多事情就没有那么容易控制了,因为人数太多了,人一多就容易乱,乱了之后骑虎难下,就只能往前冲了,没办法。

 

那几天我还在做兼职,白天给初中生们补习英语,晚上再拿起手机刷数据。我们当时就是想拼一把,就算不守,人家也照样会骂我们,还不如放手一搏看一下自己有多大能耐,输了也无所谓。

  

圈子:很多时候都要往里面贴钱

 

@桐桐 


24岁 律师  “AllForJay周杰伦个站”运营者

 

我关注超话有两三年了,但是很少在里面发帖,也就是签签到,不会打榜。周杰伦以前排名很低,200多名的样子。我们开玩笑说,今天就让周杰伦登一次顶,明天让他回去,不陪他玩了。因为这个东西我们不看重,就是好玩。

 

我自己是在微博上运营一个叫做“AllForJay周杰伦个站”的微博,成立有2年多。

 

刚开始主要以应援为主,那段时间正好也是应援文化比较热。2017年他过生日的时候,我们就筹钱在台北买了8台巴士广告,周杰伦看到后还在 Instagram上发了感谢。后来也会做一些宣传、控评等琐碎的事儿。比如他有新的代言出来,也会在微博上号召大家去多多支持。

 

大家都是凭兴趣来做的,很多时候都要往里面贴钱,平时我们也会制作一些周杰伦的周边产品,用于出售,出售的钱再用来做活动的经费。用这些钱,我们在时代广场和台北小巨蛋投放过周杰伦的大屏广告,也做了一些公益活动,在湖南一个小学以周杰伦的名义建了一个公益读书室。

 

因为我的职业是律师,所以个站里涉及合同的一些部分主要都由我把关,比如定制应援的一些物料合同。

 

我一开始就注意到豆瓣的那个帖子,但没太在意,后来搜了一下周杰伦的名字,看看有没有对他负面的影响,发现没有就没太管了,没想到第二天就火了起来。

 

那几天我们的工作就是尽量在粉丝之间引导一下,让大家不要跟其他人发生冲突。如果看到一些可能火药味比较重的帖子,就会号召大家去刷控评,表情包,不要让整个事情失控。

 

上周末突破了1亿之后,我们就号召大家不要再刷了,我自己心里很不踏实,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说不重要,可能对别人来说就挺重要,就害怕一直占着这个位置会引发冲突。

 

因为周杰伦不需要数据,不是说流量明星不好,只是说周杰伦本身的价值还是在作品,靠作品说话嘛。

 

整个事情参与下来,真的觉得流量明星的粉丝们太不容易了。我们只是学会了做超话榜单这一项,对于其他的流量粉丝们,要做的东西还很多。可能他们自己也不得已,因为现在的市场就是这样,他们也没有办法。


2008年,周杰伦在宣传活动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麦粒 


26岁 室内设计从业者 蔡徐坤粉丝

 

蔡徐坤位居榜首,这个位置我们维持了一年半,毕竟粉丝也有一股傲气,能维持就维持,也不是说一定要头破血流,但我们还是想拼一下的。

 

我叫麦粒,26岁,从事室内设计的工作。对一个年轻偶像来说,他的粉丝各个年龄层次都有,这个圈子里的确很多都是小朋友,但像我身边的蔡粉,也有工作、成家的。这个圈子会让你产生一种归属感,虽然大家彼此都不认识,但是都是粉丝,能帮就帮。

 

真正进入到这个圈子之后,才发现里面还是有很多门门道道的,不只是超话,榜单想象不到的多,都需要去支持。追星占用了我生活中比较多的空闲时间,平时下班之后几乎都把时间放到这一块。

  

其实蔡徐坤属于后流量时代,这些微博的榜单我们只是后来的参与者,蔡徐坤作为一个明星,我们不得已而参与其中。榜单就像一个成绩单,第几名一目了然,它可以把明星的流量和价值直接地体现在榜单上,我们的初衷就是这样。

 

蔡徐坤是从去年的2月11号登顶第一名,后面就一直维持着第一名。以往靠我们自己普通的打榜就能够维持,因为这就是看粉丝基数。基数大,分数多,必然就是第一名。

  

被反超那天我凌晨四点钟才睡。我个人没有那么多粉圈思维,但是年纪小的粉丝可能就没办法接受,我需要去安慰一些心态崩溃的粉丝,那晚非常混乱,有人来冷嘲热讽,还有一些真正的周杰伦粉丝,会过来安慰这边的低龄粉丝。

 

年纪比较小的粉丝对这个更加在意。这次事件,可能会让孩子们会觉得自己一直坚守的东西,被全世界合力“对抗”有些不理解。



新京报记者 薛星星 实习生 郑丹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杨许丽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