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4 11:46:40新京报 记者:卫潇雨 编辑:陈晓舒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寻亲成功后的第一个中秋:女儿回来,我家的月亮就圆了

2019-09-14 11:46:40新京报 记者:卫潇雨

女儿丢了以后,我们就不过中秋节了,我们过八月十四。八月十四相当于是等待八月十五到来,对我们来说意义就是等着女儿回来,我们家的月亮就圆了。

中秋是象征团圆的节日,吴自牧《梦梁录》里写到中秋的景象:“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围子女,以酬佳节。”


今年中秋,我们采访了四个刚找到亲人的家庭,其中三个家庭将迎来团聚后第一个中秋节。


他们当中,41岁的王祥红在中秋节当天才跟自己的亲生父亲、大姐和弟弟团聚;


郑成华回家的路走了31年,今年中秋他最大的心愿是给母亲买件外套;


陈毅夫妇在女儿被拐走后15年时间里,坚持过“八月十四”,找回女儿后,又开始过团圆的“十五”;


今年5月找到家的王永福,告别了19年的“黑户”身份。回家后的第一个中秋,他收拾行囊,去异乡打工,想努力挣钱,帮家里改善生活条件。

 

41岁,我终于有家了


王祥红,江苏常州人 

1978年6月23日与父母失联 ,2019年9月13日与家人团聚

 

我今年41岁,跟亲生父母失联41年,老实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今年8月份一个下午,天下着小雨,我下班后打着伞往宿舍走,到工厂大门的时候,微信收到一张照片,公益组织“宝贝回家”的志愿者问和我长得像不像。


我看到那个照片,真的特别像,我发给老公和嫂子看,他们都以为就是我。那是我大姐的照片,看了以后我确认就是亲人了,给志愿者打电话,想要联系方式。


当时还没做DNA鉴定,志愿者怕搞错了,没有给我电话。我晚上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得等DNA结果。后来我才知道,我天天睡不着觉的时候,父母也在到处找我,他们看到我发在网上的照片,赶紧找志愿者发来我大姐的照片。


9月4日凌晨1点多钟,志愿者给我发消息,DNA对上了。我更是睡不着了,脑子里幻想着我们接下来见面的时候,可能会一家子抱着哭。后来志愿者安排了,今年中秋我们会正式相认。


9月13日早晨王祥红(右二)与姐姐抱在一起痛哭 。受访者供图



以前中秋节就是一家几口人一起吃饭,这几年在外面打工,中秋节都是我一个人过,团圆的日子,难免想着自己40多岁了,还没找到亲人,可能一辈子都找不着了。只能自己偷偷抹眼泪,找着了特别高兴,这一段时间,我跟大姐、弟弟在网上联系,每天早晚都会问他们:在吗?吃饭了吗?


越到要回去的日子越紧张,前天中午我们全家人坐在餐桌四周,饭烧好了都没人吃,商量回家带什么东西。老公笑着说自己几十年没见过我们家人,到时候叫“爸”、“姐”会很尴尬,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吃完饭后,我和小女儿去邻居家葡萄园摘了新鲜葡萄,老公和大女儿买了月饼和牛奶。


晚上,我3点多才睡着,睡了两个小时就起床收拾东西、烧饭。心里激动啊,早早准备好了换洗衣服,和厂子里多请了一天假,和老公还有两个女儿、侄子,早上九点就出发了,开车400公里就见到亲人了!


这次团聚,我感觉太紧张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开车一路上都没说几句话,脑子里一直幻想。我大姐说,母亲去年8月26日走了,临终前还交代我父亲一定要找到小女儿。可惜我回来晚了一步,见不上了。


昨天到家大概下午三四点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还是没能叫出“爸”,但能听的出来他挺激动的,说话也快了,这个中秋可能是我最难忘的一个中秋节吧,真的要团圆了。


王祥红(右一)和家人围坐在桌旁。受访者供图



我曾去当初收留我的常州福利院去看档案,档案保存完整,黑色的笔迹整齐地记载着1978年6月23日我被丢弃,一个人把我送到公安局,公安局又把我送到福利院,26日养父领养了我。看到这些的时候,心里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我有点怨恨亲生父母。但回去冷静下来想想,毕竟我们也做父母了,他们当时肯定有自己的苦衷。


这么多年不联系了,突然出现这么大一个家庭,还是有点不适应。我想去祭拜一下母亲,还特意叮嘱女儿们见我爸以后要叫外公。我想多在这边呆几天,但是小女儿要开学了,时间不允许,以后的中秋节、春节有时间肯定会回来。

 

以前不知母亲穿多大码,现在终于知道了

 

郑成华,山东日照人,1988年在北京火车站走失,被陌生人拐走。

2019年9月找到亲生哥哥郑成文,随后与母亲、姐姐、妹妹在山东老家团聚

 

这是我31年来,第一个和家人团聚的中秋节。

 

8岁时在北京火车站走失,回家的路我走了31年。去年,志愿者告诉我有一个寻亲的人发布的信息跟我匹配度很高,让我去采集DNA。我去诊所取了4滴指血,寄给了他们的工作人员。

 

9月份他们跟我说确认了,感觉一个心结打开了。我等这一天好久了。

 

9月11日,见我哥哥那天,航班晚点一个小时,我从飞机上下来脑子晕乎乎的,志愿者接上我,带着我穿过一个通道,她伸手指了指前面,看到迎面过来的人手里拿了一大捧花,要和我拥抱。我一下子意识到,这就是我亲哥哥了。

 

哥哥抱着我,我说不出话来,只把脑袋埋在他肩上,然后就是哭。


郑成华(前排左一)和母亲、哥哥、姐姐、妹妹一家人在山东日照的家中合影。受访者供图


 

自1988年和父母走散后,我被一个陌生女人拐走了,后来她把我交给了两个男人抚养,我叫他们大叔、二叔,他们都没有结婚,所以我有两个养父,没有养母。

 

小学到高中,养父供我吃穿上学,我很感谢他们,但总感觉心里缺了一块。上小学的时候班里有同学知道我没有亲生父母,会揭我短,说我是没人教养的孩子,那时候我特别自卑,只能跑到没人的角落偷偷流泪。

 

过去三十年,我的中秋大都是一个人过。以前在工地打工,逢年过节也有活,没法回家。我养父又不用手机,也没跟他打过电话。觉得孤独的时候我就上工地附近买两瓶啤酒,一个人在宿舍里喝,有时候也跟工友喝。


平时我不喝酒,一喝多了脸红。其实也会想家人,但等第二天酒醒了,马上要忙着工作,忙起来就不想了。

 

现在我终于回到自己家,能跟母亲、哥哥、姐姐、妹妹一起过中秋节了。昨天看到母亲的那一刻,我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落地了。全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母亲跑到我身边特地看我眉毛上的疤,她还记得那是我小时候不小心被剪刀划伤留下的。

 

回来了,我想给母亲买一件外套,秋天天气凉了也穿得上。但是我们村子没有卖的,我打算去镇里或者县城去挑。之前一直不知道她穿多大码,现在终于知道了。父亲去世后,她身体一直不好,有冠心病。为了照顾她,以后我想回山东打工,住到离她近点的地方。

 

被拐的女儿回来后,我们又开始过中秋了


陈毅 ,河北邢台人  

2003年5岁的女儿被拐卖,2018年10月21日寻回

 

女儿丢了以后,我们就不过中秋节了,我们过八月十四。

 

中秋节是八月十五,一年里月亮最圆的一天,八月十四相当于是等待八月十五到来,对我们来说意义就是等着女儿回来,我们家的月亮就圆了。

 

以前闺女爱吃月饼,西瓜味儿、荔枝味儿,都爱吃,但是我觉得月饼有添加剂,吃多了不好,每次中秋节都是买四五个意思一下。女儿被拐走后,月饼大部分是送人了。

 

去年10月21日,孩子找到了,这个日子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九月十三,刚好再过两天就是月圆的日子。

 

其实刚见面有点尴尬,毕竟这么多年了,女儿也没叫爸妈,就叫叔叔阿姨,我也叫她现在的名字,她习惯这个名字了,小名没印象了。

 

女儿丢的时候5岁,也就桌子那么高,我和老婆经常讨论,你说她能记得咱们,能记得咱家吗?我老婆就问我,你5岁时的事能记得吗?我心里想,坏了,我可记不得。一晃15年,女儿回来,我问她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她说记得,我高兴,给她说了几件,又觉得她发愣,估计是忘了,哄我们开心。

 

去年中秋,我们看月亮、吃月饼、看晚会,一直熬到半夜十二点,在家里过了一宿,她的房间一直留着。我们错过了她15年时间,她也从五岁长成大姑娘了,以后慢慢相处、慢慢给她讲小时候的事儿,中秋节相聚算是个好的开始。

 

今年中秋节前,孩子打电话问我,她用不用回来。中秋放三天假,离得也不远,开车五个多小时,但我怕她折腾,累着,而且马上就国庆了。我跟孩子说,别回来了,现在能视频聊天,咱们就跟一块儿过一样。我和老婆也商量好了,给摆个椅子,支住手机,我们和女儿视频聊天、吃月饼。

 

前几天,女儿把月饼寄回来了,没告诉我们,说给我们惊喜。收快递那天我老婆说,第一次吃女儿送的月饼,直接想打开尝尝。我们拆开月饼盒,数了数共十个,我就想着这个数也好,感觉圆圆满满的,我们商量着别吃了,不贪这一口,等中秋再吃。

 

月饼在,女儿的心意就在。

 

女儿还给家里买了不少东西,过年的时候,带着我们这也要买那也要买,我感觉什么都不缺,她看就什么都缺,月饼也不算最贵的,但这种小事就觉得心里特幸福,月饼的意义毕竟不一样。


中秋去打工,想办法快点赚钱

 

王永福,四川崇州市王桥村人  

2000年被人从家乡拐走,2019年5月14日与家人团聚

 

两天前,我坐上了贵州去往南京的火车,硬座,第二天晚上零点才能到。

 

这次出门是去打工,我不识字,只找了份临时工作,去一场演唱会上做服务人员,一天能挣两百块钱。演唱会13日、14日开两天,相当于中秋节只能在外面和朋友过了。

 

今年5月份我才找到家,没待几天,忙完家里的事情就走了。我也想回家陪我爸,好好过中秋节,但是没办法,条件不允许,家里的房子不好,外面下大雨,家里下小雨,我得努力挣钱,才能改善生活条件。


2019年5月14日,四川崇州市三江镇王桥村。王永福正在给前来道喜的亲朋敬酒。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我寻家19年,整整19年。


(编者注:8岁时王永福被人从家乡拐走,后来四处流浪,变成了“黑户”。凭着对“家”的模糊意识,成年后王永福曾多次寻亲,但都无功而返。2019年4月11日,新京报“剥洋葱”报道了王永福等人的寻亲故事——《“黑户”寻亲者:像影子一样活着》。在警方和公益志愿者的帮助下,王永福终于和父母DNA比对成功。2019年的初夏,他回到了位于四川崇州市王桥村的家,看到了记忆中无数次出现的老家印象:土屋、晒坝、竹林、蜿蜒的小路……)


现在我找到了家人,这个中秋回不去,但今年我回去好多次了,平时和我爸也打电话,问身体怎么样,在干嘛。

 

前两天,我给我爸打电话说回不去了,我爸就说,忙的话在外面忙吧。我也知道,他希望我回去,但我以前没认亲的时候没有身份证,在外面跑,没攒上钱,现在找到家了,得想办法快点赚钱。


新京报记者 卫潇雨 实习生 郑丹 邓鹏卓

编辑 苏晓明 陈晓舒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