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8 10:31:03新京报 记者:祖一飞 编辑:胡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双11“临时快递员”的苦与乐

2019-11-18 10:31:03新京报 记者:祖一飞

这次双十一,通过邀请员工亲属、劳务外包、聘用临时工、钟点工等方式,全行业临时补充了约40万名快递员。他们来自各行各业,经历千差万别。

国家邮政局数字显示,随着“双11”的到来,全国快递行业邮递件业务量将达28 亿件,210 万名一线快递员平均每人每天要送240 多件快递。


当数字转化为庞大的货物量,快递行业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据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今年11月11日至18日快递高峰期间,全行业快件业务量将达到28亿件。

 

为了面对可能出现的“爆仓”,很多快递企业在双11之前就已经做好准备。通过邀请员工亲属、劳务外包、聘用临时工、钟点工等方式,临时补充了约40万名快递员。他们来自各行各业,经历千差万别。我们找到了4位临时快递员,倾听他们加入快递大军背后的故事。以下为他们的自述。

 

深圳两套房,请假送快递是为体验人生


龚桂芳  36岁 高级设计工程师  坐标 深圳


9月底邻居和我聊天的时候,问我今年双11要不要参加众包配送,也就是临时快递员。我这位邻居40多岁,是一家智能家居公司的老板。但去年双11还有今年的6·18,他都报名参加了临时快递员招募。


龚桂芳在送快递。受访者供图


我在深圳也有两套房,加起来差不多六七百万。邻居比我要成功很多,看到他我就想,别人都那么努力,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所以我做临时快递员的初衷很简单,可以体验一下不同的人生,也能多点收入,通过另一种方式赚点钱,买个小礼物给老婆和小孩。

 

我本身工作不是很忙,周末也不用上班,再加上还有20多天的调休假,就特意请了5天假去做这件事。

 

之前双11都是我买东西别人给我送快递,今年角色转变了,感觉很不一样。我很紧张,忐忑又期待,怕做不好这个工作,担心出差错。

 

11月9号,我开始参与送货,一直到13号,总共送了将近200单。前两天主要是象征性地跑跑,学习配送流程,后来很快就熟悉了。

 

第一次做配送,我感觉还是挺麻烦的,卸货、扫单都要眼疾手快。我是生手,看地址的速度很慢,第一天货到得比较晚,大概晚上八点左右,我才将40多单货装到车上,放得比较凌乱就去送了。

 

到了小区,我把一栋楼的所有快递装在小推车上,很多顾客买的是纸巾、洗衣液、尿不湿这些日用品,箱子都比较大,不好码放,小推车堆得很高。

 

晚上送货还算顺利,客户家里基本都有人在。90%的客户态度很好,因为是送货上门,很多人都会说“谢谢”、“辛苦了”。我听了心里还是很开心的。那天流了一身汗,但真没觉得有多累。


龚桂芳在送快递途中。受访者供图


晚上差不多十点的时候,有一个客户到了4个快递,我打的第一个电话他没接,后来再打就接了,他声音很小,跟我说让我把货放快递柜。其实那时候我就在他家门口,还按了门铃,而且能看出来家里有人,但他就说要放快递柜。

 

人家没同意放门口,我担心丢货,只能再把东西搬下楼。快递柜我还不会操作,只能又拉回车里,第二天再去送。这一单可把我累惨了。

 

正式跑一天下来,我的总结就是:超过晚上9点就不太好送了,很多人会排斥, 晚7点到9点之间还可以,客户基本都在家。

 

除了时间,还有一个问题特别让我头疼,就是很多客户没有写清楚具体房号。这耗费了我大量的时间去打电话沟通,有的客户打5个电话都不接。后来我学聪明了,碰到没写房号的,如果确认了就记在手机里,现在已经记了十几个,下次再给这些人送的时候就知道是哪个房间。

 

在这个年龄段去体验这样一份工作,对我个人的影响还是蛮大的。一方面,让我看到了每一个行业都不容易,每一个行业都有工作技巧。另一方面,也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办公室之外的世界,这是我人生里面比较难得的。

 

我平时坐在办公室做设计,一做十几年,根本体会不到稍微底层一点的工作的辛苦。现在我意识到,普通人想要一个月挣七八千块钱,还是要付出很多劳动的。

 

我工资收入不算高,比较幸运的是之前在合适的机会买了房。相比普通人来讲,我应该算是事业有成、儿女双全,说的满足一点就是“人生赢家”。

 

但相比一些成功人士,我做的是远远不够的,比我还更拼的大有人在。我后半生的目标就是让家庭过得更好。


结婚10年,想给老婆补个钻戒 


崔小勇 35岁 外卖配送员  坐标 安徽芜湖

 

今年双11配送我是第一次参加,目标是挣一万块钱,给老婆买个钻戒。

 

我们俩结婚十年了,年轻的时候由于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没能办一个像样的婚礼,所以感到很愧疚,想对老婆做一些弥补。

 

我跟她是别人介绍认识的,那会儿我在部队当兵。当兵第四年认识她,第五年退伍回来,我们俩就准备结婚了。但当时她家里人不太认可我。

 

她是安徽人,家里条件还可以。我是江苏人,家是农村的。她父母就觉得两个地方距离比较远,另一方面,不管是从条件,还是从将来长远考虑,他们觉得自己女儿完全可以嫁一个本地人。

 

尽管家里反对,我老婆还是比较坚持,她说只要认定一个人,不管条件如何,反正就跟定了。


崔小勇工作照。受访者供图



结婚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各方面压力比较大,我自身经济条件不是很好,那会儿做的一些工作也比较累,日子过得比较苦,但是老婆从来没有说过抱怨的话。

 

退伍回来以后,我在工厂里面上过班、干过保安,也在菜市场卖过冻货,还承包过外卖配送站点。很多时候我要自己配送,不管下多大雨刮多大风,只要时间来不及了,我老婆也会去配送。


无论其他人买车、买房,还是买一些名牌的东西,我老婆从来不追求。我们结婚十年了,她连一次像样的头发都没做过。我一直跟她说,你该省的地方省,不该省的地方就得花钱。你好了,别人才会说你过得好,要不人家会说你老公不行,你老公赚不到钱,让你过这种苦日子。所以说我也一直在努力挣钱,想给她更好的生活。

 

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有件事放不下,就是当时结婚的时候很简单,更没有买钻戒。我当时就觉得,以后经济条件好了可以把年轻时候的这些遗憾补给她。钻戒算是第一步,有机会的话可以补办一个婚礼,得到别人的真心祝福。

 

酒席都是表面的东西,我就是感觉缺少一种婚礼的仪式感。像电视上那种,很大的一个酒店里面放着结婚进行曲,父亲挽着女儿交到我手里。所以我考虑在未来两三年内补办婚礼,给她补回这种仪式感。

 

钻戒我们已经去商场看过一次,算是用了一个小计谋。当时也不是专门去看,是在商场带孩子吃饭,饭后我说没事干那就去看看吧。大概摸清了尺寸还有她喜欢的款式,也算是为我的计划作了一个铺垫。

 

当时虽然说是一起去看的,但是我老婆看的时候就说不买。我说不买就不买吧,所以到时候买了肯定会给她惊喜。

 

我每个月工资交给我老婆四五千,剩下的就是我自己存着。现在已经存了一个多月。想趁着这次双11多挣点儿,把钱凑足了,就偷偷去把钻戒买回来。

 

其实不光是我老婆,我的两个孩子也挺遭罪的,特别是我搞外卖配送的两年。我老婆经常在站点陪我。我两个孩子就被关在家里,等着我们送外卖回来。有时候中午高峰,他们姐弟俩可能都吃不上饭。必须要等别人吃饱的时候,他们才能吃上。所以不管对老婆还是孩子,我都觉得挺欠他们的。

 

双11我也给两个孩子买了些学习用具和玩具,包括一台平衡车。我老婆和我每天要工作,陪孩子的时间其实也很少。所以买东西的同时,希望能抽出更多时间去陪陪他们。


平时我都是送外卖,这几天跑下来,感觉送快递和送外卖大同小异。在配送时间上,快递比外卖的时间更宽裕,不像送饭那么着急。快递的单子也比较集中,外卖无论送货还是取货,骑车的范围跨度都会比较大,这样一来中间就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现在,她父母对我的态度要比刚结婚那会好很多了。我也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和她的家里人:选我,没有选错。

 

为了买设备,外卖快递都能送


王德瑞  34岁 自由摄像师   坐标上海

 

“喝不到清晨的粥,吃不上傍晚的饭。”这就是我双11这几天的真实写照。我早晨五点钟就要起床,起来的时候早餐店都还没开门,晚上送货送到很晚又顾不上吃,回去收拾洗漱完差不多就半夜十二点了。

 

我的主业是做摄像,在一个工作室里跟几个人组团干活,接到单子就一起去拍摄、剪辑。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我没活儿的时候会兼职送外卖。每个月两项收入加起来在一万二到一万八之间,其中主业占七成。


我的经济压力很大,孩子在吉林老家上小学五年级,我每个月要给家里寄5000元。上海的房租又很高,因为有一些贵重的摄像器材,合租怕丢,所以我住的是月租4000多元的一室一厅。


王德瑞(左)在拍摄楼盘宣传片。受访者供图


除去给家里的钱和生活开销,剩下的钱我基本都用来买一些跟摄影有关的东西。这个双11来兼职送快递,主要就是因为我想赚点钱买装备。我看上了两样装备,一件是无人机,另一件是专门用来剪视频的电脑主机,两件加起来接近两万五。

 

有些设备工作室也有,但我个人也想积攒这些东西,计划以后自己成立一个工作室,这些设备后面都能用得上。

 

我本来就对摄像特别感兴趣。2009年,我结完婚第二年,就和几个朋友一起来上海开广告公司。年轻人都有一颗勇敢的心嘛,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干大事,去大城市闯荡,让孩子、老人过得好点。可以说投入了我的全部积蓄,结果不到一年就失败了。

 

失败后朋友们都各奔东西。我选择留在了上海,当时不服输不认输,最初的想法还是做老板,总是活在幻想之中,想着我要怎么赚钱,打算做什么,结果发现什么都做不了。

 

有段时间,我还在马路边修过车。为了学修车,我专门去了菏泽一家技校学了三个多月,拿到了职业技能培训证。那时候修车一年下来挣个七八万,总是不满足,觉得这个行业没有发展,干不大。之后,我和朋友一起开过餐饮店,也是没赚多少钱。中途我又做了几年某外卖平台的区域站长,收入还是不理想。

 

从2014年开始,我又重新踏入影视行业,从那时候到现在买的设备加起来应该接近20万了。

 

做摄像听起来要高大上一些,“送外卖的”听起来总归不一样。俗话说两个行业隔层山,两个行业一起做,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身边很多人不是很理解。但是为了挣钱我觉得没什么,现在50块钱都对我很重要。


双11之前,有一个快递员跟我说,临时快递员做得好10天可以挣一万多块,我说不能吧,真要挣这么多我就去干。

 

结果这几天干下来平均一天也就挣三百多,但是付出的比送外卖的要多。流程还是有点不熟悉,送得比较慢,再加上双11有很多快递是大米、油、整箱水这种,一单很多货,有的顾客联系不上也很麻烦。就感觉从早到晚都特别忙,但是钱没赚到多少。

 

我本来计划10天完成2000单,现在只能把希望放在1200单。这个双11之后,我还是会尽量以主业为主,想让自己的发展空间更大一些。

 

欠儿子的陪伴,我想补回来


刘茂再 49岁 第三方仓配员   坐标广州

 

我是湖北人,之前20多年一直在福建泉州做汽配行业,现在在广州做仓储配送,月薪八千左右。

 

来广州是因为我儿子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今年四月,我也来到了广州,觉得以前对孩子的陪伴太少了,想跟孩子生活近一点。


他当时是在泉州出生,小学四年级读完,就被我送回了湖北老家,后来是他爷爷奶奶和妈妈陪在身边。我一直是一个人在泉州打拼,基本上一年回去三趟,有几年只有春节回去一次。

 

这对我们父子关系多少有点影响。孩子大了以后,我感觉两人之间关系有点生疏,表面上还可以,但真正交流起来还是能感觉到距离。


刘茂再给客户打电话。受访者供图



选择来陪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社会发展太快了,我觉得在他刚进入大学的时候陪在身边,起到一定的监护作用要好一些。

 

刚来广州的时候,我有考虑做汽配老本行,但到了之后发现广州这边做机械的比较少,电子厂比较多。像我这个年纪,去电子厂也不合适。我做老本行的时间又太长了,所以这次考虑换个行业。

 

后来我花四千多买了辆电动三轮车,加入一家第三方服务公司,做一些仓储配送的工作。

 

这个行业工作时间不规律,讲究时效,需要在规定的时间把货派送完,所以在这边我很少做饭吃。相比以前做汽配,现在付出的体力确实要更多一些。

 

我平时住在郊区附近的民房,一个月房租三四百,大概有个十几平米,包括独立卫生间。孩子住校,我们俩虽然在一个城市,见面并不固定。他们学校有时周末也开课,排课的话我们就没有机会见面。

 

当初过来的时候,怕他心里有压力,我没说是来陪读,就说在这边找份事做,顺便陪陪他。他没有反对。

 

后来我问过他,我说如果你同学问你老爸是做什么的,你怎么说?他说,“那就说是为人民服务吧。”这个回答好像也可以,其实我觉得直接说送货的,也没有什么,用劳动赚钱没什么不对。

 

我感觉孩子还是挺认可我的这份工作,没那么在意。国庆节的时候,我还带着他到好几个地方送货。让他体验生活。我觉得这样做很重要,能够让他知道每个行业都是不容易的,只有付出才有收获。

 

双11到来之前,我报名参加了配送活动,想趁这几天挣点钱给孩子买台电脑。开学一个月的时候,孩子跟我说过想要电脑,因为学习有的时候需要网络授课什么的。我当时听了没说买也没说不买。


之前做仓配业务和这几天送快递,看上去差不多,其实还是不一样。双11配送也需要报名、培训才能参加。所有快递员不管全职的临时的,都要求8点准时到岗,拣货、扫描、装箱、派送,我要全程参加。

 

做配送平时没有这么多单量,双十一单量会比平时多1.5-3倍。这几天我最多一天送过190多单,中间有一天送货受了点伤,导致现在战斗力不是很强。

 

那天我在十字路口等红灯,一辆渣土车拐弯的时候把我的车碰翻了。我手和脚受了点皮外伤,去诊所简单做了包扎。这件事到现在没告诉儿子,也不打算告诉他。他安心读书就行了,我觉得没必要给他增加这些负能量。

 

之前创业失败,我还了不少债务,现在手头其实没什么积蓄。只能说我这个父亲当得很窝囊。现在就是想攒钱给他买个七千块钱左右的电脑。

 

双11我感觉最多能挣五千,买电脑还是要再攒一攒钱。


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编辑 胡杰 校对 王心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