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2 11:46:04新京报 记者:祖一飞 编辑:胡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韩国反邪教人士:疫情扩散下的 “新天地”教会

2020-03-02 11:46:04新京报 记者:祖一飞

截至3月2日0时,韩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212例。公开数据显示,一家被认定为“异端”的邪教组织——“新天地”大邱教会相关的确诊病例一度超过韩国感染总数的一半。记者就“新天地”情况与长期从事宗教异端研究的韩国反邪教人士吴名玉进行了对话。

数字从1增长到1000,过了30多天时间;而从1000增长到4000,只用了短短4天。当下的韩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呈现暴发式增长。

 截至3月2日0时,韩国累计确诊病例达到4212例,死亡22例,成为中国之外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

与韩国病毒扩散有着极大关联的,是一家被认定为“异端”的邪教组织——“新天地”教会。公开数据显示,与“新天地”大邱教会相关的确诊病例一度超过韩国感染总数的一半。

之所以会占如此大的比重,是因为“新天地”教会中出现了一名第31号感染者,她另一重身份,是“新天地”大邱教会的信徒。


据媒体报道,2月10日出现发烧症状后,31号感染者照常参加教会活动并前往医院寻求治疗,在此期间接触过1000人以上。而教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新天地”在韩国各地的信徒总数高达21万人,这还不包括尚未正式入教的“准信徒”。

人员密集的教会活动,无疑给病毒传播提供了更多机会。发现信徒感染后的一段时间内,“新天地”教会仍多次组织活动。面对民众的恐慌与不安,韩国政府决定,对所有“新天地”成员进行病毒检测。

2月29日,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官员向媒体表示,“新天地”大邱教会信徒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极高”。3月1日,首尔市以过失杀人罪等罪名,对新天地教主李万熙等人提起诉讼。

韩国暴发疫情后,长期从事宗教异端研究的韩国反邪教人士吴名玉曾前往“新天地”活动地点探访,并撰写多篇评论文章。早在20年前,“新天地”就已经进入她的视野。对于这家“闯祸”的邪教组织,她有着比常人更深入的了解。

新京报:你最早接触“新天地”教会是在什么时候? 

长期从事宗教异端研究的韩国反邪教人士吴名玉。图片源自中国反邪教网

吴名玉:我是从2000年开始从事宗教异端研究的,也是在那时候接触到“新天地”教会。当时,一名“新天地”教会的受害者向我提供线索,说教主李万熙在忠清南道鸡龙山的一个庵堂进行传教活动,信徒们在里面学习66卷《圣经》,并接受其它培训,我便前往那里实地探访,后来也多次接触过“新天地”信徒。

事实上,“新天地”并非是李万熙独创,而是模仿其他教会的形式组建的。每年吸纳大约2万名信徒。2000年的时候,“新天地”教会就已经在社会上产生很大争议。但直到2014年,韩国基督教监理会第31次大会才正式认定它是异端,一同被认定的还有全能神邪教等。

新京报:教主李万熙目前状况如何?


吴名玉:李万熙本名叫李熙宰(音译),出生于1931年,现年89岁。他早年曾游荡于家乡的各个异端邪教之中,杂糅了各种异端邪教的主张,之后创立了“新天地”的教义。

此次疫情暴发,他并没有反省,连一次公开道歉都没有。2月21日,李万熙曾以必读公告的形式给信徒们发送了一封特别信件,称这次疫情事件是“魔鬼的行为”,“是恶魔看到新天地的迅速成长,为了阻止它而引起的。”

由于涉嫌金钱问题和男女问题,李万熙已经遭到警察厅起诉,目前正在接受调查。此前,“新天地”教会的受害者们集体举报了李万熙,并披露“新天地”仍在举行秘密集会。

韩国检察院也对李万熙展开了正式调查,理由是他在新冠肺炎确诊者大幅度增加的情况下,仍然阻碍当局的防疫活动。根据最新消息,首尔市还将以过失杀人等罪名起诉李万熙。这是很值得肯定的行为,在检察厅调查清楚以后,他或许会被批准逮捕。

 韩国“新天地”教会教主李万熙。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新天地”教会有哪些特别之处? 

吴名玉:教会的信徒们将李万熙尊为圣经保惠师(“圣灵”的别称)、胜利者、再临主。教会的传教是通过阴谋、谎言的方式进行,经常披着街道活动、社团活动、心理治疗访谈和社会服务活动等伪装外衣。

“新天地”的信徒主要是年轻人。一些年轻人在大学毕业后难就业,对未来充满迷茫。教会的人会告诉他们,说进入“新天地”教会后生命将得到救赎,成为教徒中的一员,肉体便会永生,之后会成为掌管人间的祭司。一些年轻人选择退学、不去工作,或者自行离家出走,投身于“新天地”教会之中。

新京报:“新天地”信徒多久参加一次聚会?聚会方式是什么样的? 

吴名玉:“新天地”教会在街道、咖啡馆、公园和市场等人流密集的场所设立“学习室”,把被传教的人聚集在里面。起初,教会并不会明说这些场所与“新天地”有关,而是借社团活动的方式进行成员交往。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再把这些场所变成“新天地”的活动中心,引导信徒们学习教义。

韩国新天地教徒们聚会的场景。受访者供图

信徒们每周要学习四天,每天学习三个小时,七八个月之后还要进行一次考试。通过考试就可以成为“新天地”信徒并进入教会。

为了表现出自己的虔诚,这些信徒们经常跪坐在地上,密密麻麻地挨在一起,一直做两到三个小时的礼拜。正因如此,在这次疫情事件中,病毒很有可能通过信徒们呼出的气体和飞沫迅速传播。

新京报:能否介绍一下第31号患者的情况。

吴名玉:第31号患者是一名61岁的女性,在2月18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直到目前仍没有找到她的传染源来自哪里。

随着第31号患者的出现,韩国的新冠肺炎患者数量出现了急速增加的态势。这名女性患者曾多次拒绝医生对她进行医疗检查的建议,最终引发患者数量大爆发。

1月31日至2月2日期间,庆尚北道的大南医院举行了“新天地”教主李万熙哥哥的葬礼。 31号患者也参加了,她和其他信徒们聚在一起祭祀,随后在附近的大邱教会进行了礼拜。

韩国新天地教徒们聚会的场景。受访者供图

葬礼的随礼簿显示,前来吊唁的人数大概有180名左右,但作为“新天地”代表登记的只有五六个人,以个人名义前来吊唁的没有被登记,所以前来吊唁的信徒总人数不得而知。目前该医院已被封锁,门外有警察把守,医院里面的一些重症患者和医护人员正在接受隔离,街上人烟稀少。

新京报:教会成员感染之后,“新天地”依然可以进行公开集会吗? 

吴名玉:异端邪教组织举行大型集会,是为了炫耀势力,增强组织内部团结性,增强凝聚力,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对教主进行神化。

韩国在法律上保障集会的自由,任何组织都可以申请集会。在2月18日出现确诊患者以后,“新天地”大邱教会和京畿道果川市的教会本部仍举行了集体礼拜,因此出现了很多确诊患者。由于疫情严重,在这之后,政府对韩国各地的“新天地”教会采取了关闭措施。

新京报:“新天地”教会在韩国之外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吴名玉:从2019年3月和2020年1月“新天地”教会总会所发布的信息来看,有一些支派在中国发展信徒。中国公安机关也认定其为非法组织,并进行了打击。

此外,“新天地”教会在美国、蒙古、南非等国家都有教会分支和教徒。

新京报:针对“新天地”教会,韩国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 

吴名玉:由于“新天地”方面不配合,韩国政府对“新天地”教会采取了强制性关闭的措施,并且对全体成员展开了调查。

2月24日,“新天地”教会同意向政府提供全部教徒名单和联络方式。但据我判断,教会不太会如实提供完整的信徒人数和身份信息,可能会将名单中的一些重要人物(政治家、企业家、高级别公务员等)删去。

由于“新天地”方面并未明确报告信徒名单,2月25日,“新天地”总部遭政府突击搜查。京畿道知事李在明依据检疫法强制进入“新天地”总部,并没收了人员名单。目前,韩国各地地方政府都在尽最大的努力进行全面排查和检查。京畿道地区的警察为了找出信徒,甚至执行了潜伏任务。

新京报:截至目前, 韩国有多少新冠肺炎患者与“新天地”教会有关?

吴名玉:截至3月2日0时,韩国共有4212名确诊病例。其中“新天地”信徒、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的患者占80%以上。

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编辑 胡杰  校对  贾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