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9 14:26:33新京报 记者:魏芙蓉 编辑:陈晓舒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营救湖北黄梅576名被困考生

2020-07-09 14:26:33新京报 记者:魏芙蓉

考试时间延缓,消防救援队进校,考生们经历破窗而出、绳索转移、皮划艇转移失败、铲车进校……直到上午11点半之前,所有被困的学生均被解救成功,进入考点参加考试。

7月8日下午5:00,湖北省黄冈市鄂东华宁高级中学(以下简称华宁高中)的积水已渐渐退去。最后一场英语考试即将结束,各考场外站满了前来等待的家长。这一天上午,因为持续降雨,华宁高中内涝严重,水深达1米多,有576名参加高考的学生被困校内。

 

在校方的申请下,考试时间延缓,消防救援队进校,考生们经历破窗而出、绳索转移、皮划艇转移失败、铲车进校……直到上午11点半之前,所有被困的学生均被解救成功,进入考点参加考试。


7月8日上午,华宁高中形成较深积水。受访者供图


华宁高中的不眠夜

 

7月8日3:00,高考综合考试前夕。

 

华宁高中高三学生刘银在睡梦中被室友唤醒。窗外的雨声哗哗响,寝室里已经积起了水。

 

“水已经漫到下铺的位置了,没过了膝盖。”刘银说,他们的寝室在男生宿舍一楼。前一日高考结束的晚自习,教室内的积水已经没过脚踝。刘银不得已赶回尚未积水的寝室继续复习。

 

但下了一整夜的雨,寝室也未能幸免。宿舍管理员也在这时候敲开了他们的房门,“宿管让我们往楼上走,我们衣服都没穿就往上跑”。

 

住在华宁高中的教职工宿舍里老师秦艳明“迷迷糊糊地听到点动静”,也醒了过来。他是本次高考考点湖北省黄梅县第一中学的监考老师。

 

秦艳明从二楼的窗户望去,7日晚学校内才没过脚踝的积水,此时已经有半米深。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停靠在男生宿舍楼一侧的汽车。秦艳明想要下楼把车挪到地势高处,下到一楼,水没过膝盖,车也已经熄火挪不动了。

 

教职工宿舍楼是栋老楼,秦艳明怕房子在水里泡久了危险,不敢再睡了,他拿上了贵重物品——电脑、手机和第二天监考的材料证件,起身走到二楼的走廊上,看了一夜的雨。

  

校长许建雄称,凌晨三点发现学校水位猛涨后,首先把低楼层学生转移至高楼层。他说,考虑到当时的涨水情况暂未对房屋结构产生损毁影响,也受救援条件限制,所以没有在发现涨水的第一时间对学生进行转移。

 

事实上校方凌晨就开始紧密部署。“我们联系教育局希望帮忙解决学生吃饭和休息问题,同时希望政府安排冲锋舟和救援车救援。”许建雄说。

 

凌晨四点,黄梅县派出所便接到电话称华宁高中出现险情。有五百余名学生被分别困在男、女宿舍楼。

 

四点,电话也打到了黄梅县的锦绣江南大酒店。酒店大堂经理石经理回忆称,他们在接到电话后首先着手为华宁高中的考生准备580份早餐,以及为学生们在转移后到店做好准备。


2020年,华宁高中有六百多名学生参加高考,其中在校住宿的高三学生有576名。按照学校的安排,这些学生将在早晨赶往考点——黄梅国际育才高级中学,黄梅县第一中学、黄梅县第三小学和黄梅县第七小学。

 

刘银习惯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早上6点30分吃早餐,原本他将在7点准时乘坐学校统一的送考车。上午11:30考试结束,他和同学还会乘送考车返校午休,然后再次赶往下午3点的考试。

 

前一天,在前往考点的送考车上,刘银从班主任那儿听说,7月7日安徽歙县受持续强降雨影响,全县2000多名考生,有约四分之三未能抵达考场,已经延期一月的高考再次延期。

 

刘银当时觉得幸运,“虽然高考期间下了几天雨,但至少没淹吧”。但7月8日天亮后,他发现情形并不那么乐观。

 

绳索转移300多名考生

 

秦艳明几乎是看着自己的小轿车一点点被淹没的,天亮时,他只能看见漂在水面上的车顶盖。

 

男生宿舍的同学们不断议论着,今天该如何涉水到达考场。而他们还要分别前往城区四个不同的考点。

 

“我们一边救援一边向省考试院打报告请求延缓考试”。校长徐建雄称。据中新社报道,险情发生后,黄梅县委、县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组织调度处置,并全力抢运。经请示教育部考试中心同意延时考试,延时考试按规定顺利结束。

 

秦艳明说,男生宿舍楼离校门近只有20米,且地势高,但女生宿舍渍水较深,水流湍急。男女生的宿舍楼采取了不同的人员转移方法。

 

8:00,300多名男生们一一“下水了”。

 

刘银位于一楼的寝室距离校门最近,成了男生宿舍楼被困人员转移的主要通道。窗户被消防队员破开,铁丝网被剪断,救援队员在窗外铺设一条长绳作为转移人员的轨道。

 

绳子的另一头系在校内的铁栏杆上。在学校的安排下,男生宿舍楼的所有考生依次下到一楼,通过已经破开的窗户翻到窗外。

 

刘银踏着一双黑色凉鞋,带上一件白色上衣、雨伞和准考证件,跟着下水了。他1.7米的个头,下水后,才发觉水已经淹没至胸口处。寝室内的水流是静止的,翻过窗户之后的水流湍急,学生们需要扶着绳索渡过,“每走一段路身边都有一名消防队员护着”。

 

从一段广为传播的视频上看,华宁高中的男生们排着队涉水而过,有学生仅是卷起了裤腿,更多学生则是直接把衣裤抱在怀里,穿着游泳裤、短裤走出校门。救援人员分散在绳索两侧,为通行的学生们打伞。

 

蹚出校园后,公路旁是早在等待的送考车,刘银浑身湿透,低头一看,双脚的凉鞋只剩下一只,另一只不见踪影。


刘银在8日上午的蹚水离开宿舍的过程中丢失一只黑色凉鞋,事后借来一只拖鞋。新京报记者魏芙蓉摄


9:00,刘银和同学们坐上送考车,他们还不知道考试延期的消息。车上所有的男生都在喊,“师傅,开快点,九点考试!”

 

但送考车在锦绣江南大酒店停下。作为较早转移出的一批,刘银被带到酒店洗澡、吃早餐,换下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早饭后乘车到达考场,监考老师让刘银和同学们在座位休息了一个小时,上午11:00才开始正式考试。

 

饭菜送进考场,综合、英语连场考

 

9:00,男生们被成功转移出学校时,女生们依旧困在宿舍楼里。在华宁高中的高三女生蔡睿眼前的还是学校的一片“汪洋”。

 

8日早晨,黄梅县蔡山镇派出所所长洪涛在参与救援的现场接受媒体采访称,女生宿舍所处的位置渍水较深,水流湍急,相较男生宿舍而言救援难度更大。

 

190名女生此时都从室内出来,聚集在宿舍楼的走廊上。蔡睿住在女生宿舍楼6层,凌晨5点她被室友的喧闹声吵醒,才知道窗外已经涨起大水,寝室几个人开始琢磨要穿什么衣服涉过深水。

 

救援人员首先尝试用冲锋舟、皮划艇转移被围困的女生。水流湍急,救援皮划艇冲锋舟的动力不够,秦艳明在楼上看到,“水太急了,救援人员取下了学校的消防栓和消防皮带来固定船只,都绑不住”。

 

这直接影响了转移速度。“皮划艇只用了一次,转运了三到五个学生,就发现行不通。”许建雄说。

 

第二轮施救中,黄梅县委、县政府安排铲车开进学校,转移学生。


7月8日,救援人员使用铲车救援被围困师生。受访者供图

 

在蔡睿所在的宿舍楼,宿管清点好每一层的学生人数后,学生依次下楼到二层宿舍。铲车行驶到宿舍楼下,面对着女生宿舍的走廊、升高铲斗至宿舍二层。与此同时,一个板凳早已在宿舍二层的走廊上放好,在宿管的帮助下,蔡睿和女生们挨个踩上板凳,然后翻过走廊的围墙,刚好落到铲车升起的铲斗里。

 

铲斗每次能装上8名女生。铲车在轰隆声中来来回回带着女生们驶离宿舍楼。蔡睿站在铲车里看到,身后的校园已经被水淹没,有树木折断,折枝漂浮在水面上。

 

秦艳明说,女生大多都是11点之后转移出来的。送考车在华宁高中接上她们之后,直接从黄梅一中侧门进入,将学生们送到校内设置的备用考点处。

 

11:20,蔡睿才坐进了黄梅一中的备用考场。这场原本该在9点开始,11点半结束的考试,蔡睿在学校匆匆吃过早饭之后便开始了。身边坐的都是同年级刚刚涉水而过的同学,她们的考试于11:30开始,下午2:00结束。考试结束后,饭菜直接送进了教室,蔡睿和同学们匆匆吃完,下午3:00,她和同学们马上开始最后一场的英语考试。


“担心解决不了问题,不如冷静睡个觉”

 

下午5:00,考试结束,黄梅县的雨变小了。

 

在黄梅县第一中学的高考考点处,聚集了等待的家长,三辆贴有“华宁高中”标识的送考巴士停在了一中大门一侧。有家长说,早上7点时接到儿子电话,孩子在电话里说,“妈,我可能要划船去高考了”,还以为孩子是开玩笑,直到看到孩子发来学校涨水视频。

 

华宁高中内的积水已经退去大半。城区内积水也渐渐退去,但通向华宁高中的路口处仍有较深积水。


7月8日下午,通往华宁高中的主要路口仍有较深积水。新京报记者魏芙蓉摄


据黄梅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今年入梅以来,该县遭遇4轮强降雨过程。黄梅的降水量打破了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单日降水量极值。

 

强降雨不仅使得此次高考生考试途中受阻,在黄梅县其他区域也出现了险情。中新社报道称,强降雨致使黄梅出现城区渍水、农田渍涝、山体滑坡等各类灾害。7月8日凌晨4时许,黄梅县大河镇袁山村3组突发山体滑坡,导致5户9名民众被埋。险情发生后,该村其他40多名村民已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应急、公安、武警、卫生、医疗等力量正全力抢救被困人员。

 

华宁高中学校后勤保障工作人员称,由于部分学生家庭离校距离远,在城区下面的县市,考虑到家长通行不便,将不便接送的考生暂时由学校安置,统一安排住宿。

 

校方几次确认之后,最终确定考生们的去处——锦绣江南大酒店,因积水三辆车都无法到校,只能暂时将学生们安置在酒店里。

 

学生聚集在酒店,提起上午的经历,尽是欢笑声。这惊心动魄的一天,被高考结束后的轻松和喜悦覆盖。


7月8日晚,华宁高中的高三学生在酒店大堂等待校方安排住宿。新京报记者魏芙蓉摄


回顾这天经历,刘银说,“也担心过(考试)受影响,但担心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冷静睡个觉。”高考结束后的晚上,刘银早早地就睡下。

 

(刘银、秦艳明、蔡睿为化名)


文 | 新京报记者 魏芙蓉

编辑 | 陈晓舒 校对 | 赵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