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00:38:06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蔡浩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赛富亚洲阎焱:钱可以给创业公司续命,但不能提高创业成功率

2017-11-29 00:38:06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蔡浩爽

  农民、排球运动员、飞机设计工程师、社会学学者、世界银行研究员、赛富亚洲基金合伙人……从一年只赚两毛七分钱,到动辄出手几十亿,人生对于阎焱来说从来没有什么既定之规。

  1994年,37岁的阎焱正式踏入创投圈,成为今天人们口中的“中国 VC 之父”。他用自己的经历向人们表白:“一定要去尝试,即便尝试不一定会成功,但至少不会后悔。”

  采访中的阎焱不掩直白。面对“强势”的标签,他不屑一顾:Who cares?谈起创业、投资,他直言当前的创投圈人傻钱多,速食文化的影响根深蒂固;回忆过往生活,他止不住满意: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人生。

  60岁的阎焱,依然桀骜、洒脱、直白且善良。

  如果都去追风口,

  好的投资人和不好的还有什么区别?

  寻找中国创客:赛富亚洲很少去追“风口”,为什么?

  阎焱:如果说都去赶“风口”的话,那好的投资人和不好的投资人还有什么区别?全世界就都跟着一块忽悠呗。我觉得好的投资人还是要有自己的投资理念和投资策略。

  寻找中国创客:那你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阎焱:主要看三个方面:人、项目和产品。人的力量是最大的,创始人要是一个好领袖。商业模式不对还可以调整,领袖不行基本没戏。因为通常真正的创业者就一个人。尤其是对一些早期创业项目来讲,最重要的就是快速反应能力。如果过早强调团队,反而会内耗得一塌糊涂。

  寻找中国创客:在过去的一年,赛富亚洲在医疗大健康和电商领域有较多投入,你的考量是什么?

  阎焱:我们看一个企业更多的还是看它的成长性。如果我们觉得它在这个领域中发展得好,自然会投资。

  中国这么多人口,最怕的是什么?是生病、看病。因为只要一生病、一看病,很可能搭进去一辈子的积蓄。今后的50年,恐怕医疗健康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供不应求。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医疗健康行业的潜力还早着呢。

  我们基金对中国的消费前沿做了跟踪研究,提出一个命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与人们生活、消费方式相关,哪些领域最有可能出现突破性、爆炸性的增长?我们发现,以视频为导向的电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业,电商本身发展前景很大,并不是说市场上只要有一家做大,别人就做不了。而在未来,机会更大的可能是垂直电商的发展,比如专门针对白领的电商。

  现在的创投圈钱多人傻

  寻找中国创客:你做了23年投资。现在的创投环境和以前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阎焱:从钱的角度来讲,我觉得现在的创业环境确实比以前好。我们早期做投资的时候哪有钱?但是现在问题是钱太多了。中国在短短的5年时间里面,从原来没有VC、PE行业,变成现在全球仅次于美国,管理着超过10万亿的钱。

  寻找中国创客:钱多带来的问题是什么?

  阎焱:就是因为钱太多,大家都忽悠着往火坑里跳。现在谁都可以做投资,投资人门槛越来越低。花钱谁都会,但难的是花出去的钱怎么再把它收回来,很少有人考虑5年后怎么把钱收回来。

  寻找中国创客:但可能钱多创业者受到的帮助也会更多。

  阎焱:这些年,创业成为风尚。但我觉得,创业最好是自发的,适合创业的只是少数人,如果弄得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能成为第二个马云,那这个事儿一定弊大于利。

  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从我们了解的情况,钱多了可以延长创业公司的生存时间,但不能提高创业成功率。而且这个钱应该以市场为主导,比如基金管理人应该是市场遴选。当然,现在政府也开始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政府做母基金越来越多,这是好事。

  寻找中国创客:你怎么评价现在的创投环境?

  阎焱:现在的创投环境,总结起来就是“人傻钱多”。以前我这么说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我是异类。现在慢慢有人开始认同我的观点。

  中国缺少从0到1的技术创新

  寻找中国创客:“人工智能”是今年的热词,人工智能相关的创业公司估值一般比较高。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阎焱:人工智能早已有之,我上学的时候,飞行员的仿真技术就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未来的方向,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现在人工智能水分太大,大家容易被忽悠,投资人有典型的怕落了这趟车的心理。

  寻找中国创客:你怎么看待中美在人工智能力量上的对比?

  阎焱:中国的人工智能在核心技术上比美国还是有一些差距。中国有哪一个真正靠技术创新得到极大发展的伟大公司?几乎没有。真正的技术创新要耐得住寂寞,但在中国速食文化的氛围下,很难产生原创性的技术。中国从0到1的技术创新很少,大部分是从1到N的应用层面创新,做的都是些外围的东西。就像LED一样,中国的产量在全世界占了70%,但是真正高亮度的、极光的LED还是国外生产的。

  还有一点,中国很多投资决策人,没有能力判断一个原创技术是真是假,很多所谓原创技术投资都是被忽悠了。

  寻找中国创客:针对这种现象,你有什么建议?

  阎焱:作为一个投资人,我非常清楚在追求短期效益的一个文化里面,做原创性的创业有多难,很可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从创业成功的角度来讲,可能做创业模式的创新更容易成功。但我还是鼓励创业者去做一些原创性的思考。也希望政府能够对那些真正具有原创性的技术给予更大力度的支持。

  寻找中国创客:你看好人工智能未来在哪些方面的发展?

  阎焱:大家都说算法和大数据是人工智能的两大要素,但很少有人提算法、大数据+芯片。我们现在比较看好的就是人工智能芯片。为什么过去英伟达的股票涨了30多倍?就是因为人工智能时代,相比于 CPU,英伟达的 GPU 在图像处理上更有优势。

  但是英伟达的 GPU 也有不足。这个芯片本身没有存储功能,所以它数据处理和存储时需要不断读进读出,大大限制了处理速度。如果芯片内部能带有存储能力,那么人工智能数据的处理能力会大幅度提高。

  所有 IT 行业的发展,最根本的基础就是芯片。人工智能也是一样。但目前中国真正有原发核心技术的芯片公司,我们还没遇到过。

  技术的进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寻找中国创客:有一种说法,现在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都是 To A(阿里巴巴)或 To T(腾讯),互联网创业走到最后似乎躲不过被巨头收购的命运。你怎么看?

  阎焱:我觉得这倒不用担心。10年前我在美国的时候,人们也觉得没有公司能超越微软和因特尔,现在不是有了吗?同样,我觉得10年后完全可能有公司替代、超越阿里和腾讯。技术的进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都是如此。

  寻找中国创客:对于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他们的机会在哪儿?

  阎焱:首先,江山代有才人出,聪明人要不断涌现。另外,技术要不断更新,推动社会进步的归根到底还是技术。一定会有新的公司出现,变成新的大佬。

  寻找中国创客:所以还是要等待颠覆性技术出现?

  阎焱:我不赞同都是颠覆性的。技术有颠覆性的,但绝大部分都是完善性的。

  我60岁,中年刚刚开始

  寻找中国创客:今年你60周岁。孔子说,六十而耳顺。未来会不会调整工作和生活重心?

  阎焱:不会。我60岁,中年刚刚开始。幸福美好的生活还有很长。我生活中有很多爱好,并不像大家想象的每天工作。前几天我参加了浙江安吉的高尔夫比赛,打得非常好。

  寻找中国创客:如果有时光机,你是否想穿越回过去,修正人生的某个决定?

  阎焱:完全不会。我对我的决策从来没有后悔过。我77年插队的时候参加高考,毕业后做了国家最先进的战斗机歼八Ⅱ的主管工程师,84年进入北大成为社会学研究生,86年攻读普林斯顿大学国际经济政治学博士,94年正式踏入投资圈。

  我觉得我的人生相当完美。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过。人生可供选择的机会不多。我不是说我现在有多成功,我只是建议一定要去尝试。即便不一定成功,但至少不会后悔。

  寻找中国创客:过去的媒体报道中,有人给你贴上“强势”的标签。你认为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阎焱:我不在意别人怎么评价我,这也不会影响我的工作和生活。他们认为我强势,我反而认为这是对我的对专业的自信和坚持的肯定。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冷静、理性的投资人,不跟风,不人云亦云,有自己的坚持。但凡合格的投资人都应该如此。

  同题问答

  寻找中国创客:2017年事业上有何遗憾,有何收获?

  阎焱:没什么遗憾,我从来不这么考虑问题。收获的话,印象最深的是跟寻找中国创客合作成立了基金。搞媒体不是做投资,专业性是要差一些,但是媒体的好处是见多识广。

  寻找中国创客:一句话寄语2018?

  阎焱:希望市场能够更加开放。

  记者 | 蔡浩爽

  编辑 | 赵力 李丰

  摄影 | 郭延冰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