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02:30:5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冰雪创业:潜力巨大的“慢赛道”

2018-01-12 02:30:52新京报

“我们有经营十多年的雪具店,到2015年,移动互联网爆发,冬奥会申办成功后,我觉得天时地利人和,时机成熟了,于是拿了融资,增加了APP,来打通线上线下”,去滑雪创始人赖刚说。


2018年1月9日,来自世界各国的滑雪运动员在延庆石京龙滑雪场比赛竞技。 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冬奥会与政策契机推动;高门槛低普及度致推广受限;在运营积累、赛事刺激下未来潜力巨大

  “我们有经营十多年的雪具店,到2015年,移动互联网爆发,冬奥会申办成功后,我觉得天时地利人和,时机成熟了,于是拿了融资,增加了APP,来打通线上线下”,去滑雪创始人赖刚说。

  北京-张家口冬奥会的契机带来一股强劲的政策红利,“三亿人上冰雪”的口号吸引了一批创业公司。在大背景下入局的冰雪创业公司包括去滑雪、滑雪助手、滑雪族等超过20家,涉及领域从技能培训到线上资讯提供,从滑雪预订到装备销售,还有室内冰雪馆经营、冰雪赛事运营等。

  而随着冰雪风口渐息,两年后的今天,这些创业公司的融资大多止步于天使轮或A轮,创业者和投资人回归理性,冰雪产业回到了它原有的轨道上,缓慢前进。

  政策的热情呼吁与市场的平稳回应形成了极大反差,这背后,无法回避的是冰雪产业重线下体验、高经济门槛与大众的低认知度的行业属性。

  蓄势

  随着冬奥会契机起步

  2015年7月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冰雪行业走上“冷”风口。2016年6月,腾越滑雪完成天使轮融资;7月,滑雪族和GOSKI先后公布了Pre-A轮、A轮融资;9月,零夏完成天使轮融资;11月,雪时网完成Pre-A轮融资;12月,滑雪族又完成了A轮融资……

  “当时不仅很多互联网创业公司出现,很多传统场馆公司都出来寻求融资,但因为跟我们VC的投资契合度不高而被拒绝了,”梅花天使投资总监岳祥回忆。

  滑雪助手创始人兼CEO龙飞宇是这一批入局的创业者之一,自由地带是他经营十余年的雪具店,在注入互联网思维之后,推出滑雪助手APP进行推广与导流,目前用户约20万-30万。

  龙飞宇亲眼目睹了这阵小风口,近年来崇礼滑雪场的雪具店以每年百分之百的速度增加,市场上暴增的玩家远远超过用户数的增长。

  在风口的感召下,用户纷纷走向室外。据报道,位于张家口的崇礼区,冬季每到周末便有数万辆京牌车涌入,滑雪爱好者纷纷前往雪场。在吉林,每当下大雪,雪场酒店几乎都爆满,机票紧俏。

  但冰雪运动仍属小众,北京作为崇礼最大的滑雪用户来源,全市滑雪人口不足5%,全国更是不到1%。“去年前年在崇礼开起来很多雪具店,2017年夏天不少贴上了转让的标识。”龙飞宇表示。

  事实上,“整个冰雪行业发展并没有被冬奥会风口拔高很多”,赖刚分析,“行业本身还是按照平均每年25%-30%的速度增长,只不过不断涌现的创业公司带给大众一种冰雪产业繁荣的假象。创业公司从1到10增长了10倍并不代表行业增长了10倍,这只是个表象。”

  目前来看,冰雪行业仍然是一项小众的、特定场景的运动,行业内火爆,但总规模较小。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