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6 22:01:35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蔡浩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我们体验无人驾驶时,遇上了闯红灯的电动车……

2018-02-06 22:01:35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蔡浩爽

  经常被驾校教练骂?两则消息为学车党带来福音:

  小马智行(pony.ai)无人车队开始常态化试运营;北京市出台自动驾驶车辆“驾考”规则。

  自动驾驶车辆上路离我们越来越近,还没考驾照的朋友可以再等等,没准可以省下一笔学车钱了。

  美国旧金山,无人驾驶头部玩家Waymo和Uber就商业机密争得面红耳赤对簿公堂的时候,太平洋另一侧的中国广州,初创公司小马智行的试运营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2月2日,广汽集团与小马智行(pony.ai)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自动驾驶技术、无人驾驶示范运营、移动出行、资本领域开展合作。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有幸成为小马智行自动驾驶车辆的第一批试乘者。

  同一天,北京市交通委联合交管局、经信委等发布了《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能力评估内容与方法(试行)》以及《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封闭测试场地技术要求(试行)》,要求自动驾驶车辆经过评估后才能路测。

  虽然无人驾驶车辆的试运营和量产上路还有距离,但这总归给了人们对未来的想象,“希望无人车能大批量快点生产——作为经常被教练骂的学车党的心声。”有网友这样评论。

  能预判“闯红灯”,也被路边人“逼停”

  2月2日下午2点,阴有小雨。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乘坐小马智行无人车从广州南沙区政府出发,开始长度2公里、用时约5分钟的无人车试乘体验。

  天气条件一直是影响自动驾驶车辆传感器感应效果的重要因素之一。“为应对广州的天气,我们专门研发了暴雨自主模块。”小马智行 CEO 、前百度无人车首席架构师彭军打消了记者关于感应的顾虑。

  时值周六下午,路测区域所在的南沙开发区主干道上车辆并不多,三车道上偶有车辆开过。据楼教主介绍,在上下班高峰,测试道路上还是非常拥堵的。

  车辆沿着固定路线出发,沿途经过4个红绿灯、一处上下坡和多个变道路段。小马智行的两位工程师担任安全员,一位坐在驾驶位准备随时接管汽车,一位手拿键盘坐在副驾驶位检查车况。

  小马智行的 COO 胡闻介绍,为保障在开放道路上路测的安全性,小马智行从美国请来了专业的自动驾驶司机培训团队,现在小马智行的工程师在处理紧急情况、泊车、急停等方面,会比一般司机更牛。

  在此次的试乘体验中,小马智行无人车在变道、转向、识别红绿灯、加减速、躲避车辆行人等方面都表现不错,乘坐体验平稳。

  在经过第三个红绿灯路口时,突发情况出现了,一辆电动车突然从右自左横闯红灯,但实际上,当电动车刚刚进入安全员视野右侧时,车辆就已经停住了,并且从乘客的主观感受上,整个刹车过程,并没有普通人类驾驶员的“急刹”那么猛。

  工程师介绍,无人车传感器的视觉范围,比人类驾驶员的视觉范围要广,所以,当有人要闯红灯时,无人车可以先于人类驾驶员发现,并提前预判。“如果是人类驾驶员,从看见到刹住,可能对方已经在车的正前方了。”

  当然,小马智行的表现也并非完美。无人车在躲避前方障碍物时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停车而非绕行,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其车辆在路测过程中经常遇到被坐在路边休息的建筑工人“逼停”的状况,不得不借助人类安全员接管车辆才能继续前行。此外,车辆在转弯时速度较慢。目前小马智行车辆的最高时速为50公里。

  自动驾驶领域的“人才黑洞”

  据悉,小马智行目前在广州南沙的无人车队有6辆车,包括2辆广汽传祺和4辆福特林肯MKZ。其中广汽传祺车顶上使用的是Velodyne最新款32线激光雷达,林肯 MKZ 使用的依然是Velodyne 64线激光雷达。

  “这套Velodyne 32线激光雷达产品比64线激光反射效果更好,测量距离更远、噪音更低,成本也相对64线减半。”小马智行创始人之一、有编程届“教主”之称的楼天成告诉记者。

  L4级别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图森未来 CEO 陈默将小马智行评价为国内 T0P3自动驾驶团队。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在《自动驾驶激进史:第一辆无人车的幕后之战》(点此看文章)中已经介绍过小马智行创始人的履历,作为前百度仅有几位的 T11级和最年轻的 T10级员工,James Peng(彭军)+楼教主这一AI届“ 网红”组合也成为自动驾驶领域人才黑洞。

  “硅谷有个传闻,如果上午看到James和教主同时出现在一家公司,那么下午这家公司肯定会有至少一个顶级人才辞职。”据介绍,小马智行在美国和中国共有70名员工,研发人员占多数。“我们希望未来三年,能够建立一支400人的团队。”彭军告诉记者。

  目前,小马智行自动驾驶车队已经在广州南沙区开始常态化试运营,市民可以在广州灯光节期间申请免费乘坐自动驾驶汽车沿区政府、凤凰大道、丰泽东路、蕉门河双桥、市民广场路线观光。据胡闻说,未来,小马智行将与广汽集团在南沙共同打造30公里范围的无人驾驶运营示范区,车队规模也将扩大到200辆。

  此外,根据框架协议,广汽集团与小马智行双方还将在自动驾驶技术、移动出行、资本领域开展合作。

  “无人驾驶要两条路一起走。”胡闻介绍,一条路是追求可能的量产性,与车厂一起研发可量产的前装无人车;另一条路是采购汽车,打造后装的自动驾驶车队。“这两点跟广汽都能实现。”

  而在大家普遍关注的政策层面,广州方面并没有出台相关法规,小马智行采取的措施是遵守现行交通法规,安排人类安全员坐在驾驶位,一旦发生事故,责任也由驾驶员一力承担。

  北京:路测政策先行

  而在北京,自动驾驶车辆已经可以“持证上路”。

  恭喜还没考驾照的朋友,以后被驾校教练骂的可能就是自动驾驶汽车工程师,而不是你了。同时恭喜李彦宏,以后再上五环就不用吃罚单了——如果百度无人车不再违规的话。

  日前,北京市交通委联合北京公安交管局、经济信息委等联合发布了《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能力评估内容与方法(试行)》以及《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封闭测试场地技术要求(试行)》。

  这两个文件是国内首个自动驾驶测试法规《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的配套文件,对在北京路测的自动驾驶汽车各项指标进行了详细限定。

  根据文件,目前北京地区只对小型客车和小型货车开放自动驾驶路测能力测试,中型以上的客车、货车以及公交车暂时无缘北京路测。

  按照常规动作,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风吹草动都是需要跟美国对标的,但路测最火的加州并没有相关官方测试法规,我们此次且看北京。

  像人类驾驶员要通过科目一、科目二、科目三、科目四考试一样,自动驾驶车辆想要在北京上路,也需要通过认知与交通法规遵守能力、执行能力、应急处置与人工接入能力、综合驾驶能力、网联驾驶能力等五项基本能力测试。

  其中:

  认知与交通法规遵守能力测试类似于科目一+科目四,考察自动驾驶汽车能否认出及遵守各类交通指示;

  执行能力测试相当于科目二,考察自动驾驶车能否准确控制车辆运动,包括坡道停车和起步、曲线行驶、直角转弯等项目;

  综合驾驶能力测试相当于科目三,考察车辆上路的综合驾驶能力,会车、通过学校区域、直行通过路口……这些项目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

  至于应急处置与人工接入能力测试、网联驾驶能力测试则是自动驾驶汽车特有的了,分别考察自动驾驶汽车能否在紧急情况下被有效接管,以及能否通过联网与其他车辆、人、道路基础设施等交换信息。

  就此,北京也成为国内首个发布明确相关细则的城市。

  寻找中国创客此前曾介绍过,根据无人驾驶国际汽车工程师协会(SAE International)制定的分级标准,自动驾驶分为L0-L5六个级别,其中 L0指人工驾驶,L1-L3为辅助驾驶,L4-L5已经是完全自动驾驶。此前特斯拉量产的自动驾驶汽车实际为辅助驾驶,奥迪全新 A8也装载了 L3级别自动驾驶系统。目前虽然还没有 L4以上的量产车型,但路测的 L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已不鲜见。

  如果说2017年的自动驾驶玩家还可以讲故事,2018年,随着政策的放开和技术的逐渐成熟,头部玩家兵马齐备,是骡子是马也该拉出来溜溜了。

  记者 | 蔡浩爽

  编辑 | 赵力

编辑:赵力 刘喆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