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2 16:36: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蓝予 刘娜 薛星星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18岁有什么好的?愣、傻、穷且丑 |寻找中国创客

2018-03-12 16:36: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蓝予 刘娜 薛星星

  女神节刚刚过去,这期小酒馆让我们聊一点不一样的。

  Hey,ladies,你想回到18岁吗?

  那个青春肆意的年纪。

  懵懵懂懂,天真无忧,未来有着无限可能。在各种影视作品里,18岁也都被赋予了“美好”的标签,《重返18岁》几乎讲出了每个成年人心底的梦。

  但我们和很多创投圈的姑娘们聊起这个话题后,发现她们并不太想回到18岁。或许是因为穷,或许是因为傻,或许是舍不得老公和伙伴。

  在这些创投圈的女士眼里,就算那个18岁很纯真很美,也比不上现在最好的自己。

  汤婷婷,80后,晟道投资合伙人:

  如果回到18岁,我会去创业

  如果我回到18岁,我一定会想去赶这几波创业的浪潮,不做投资人了。年轻嘛,试错成本低,可以勇敢地尝试,创业就是最 All in 式的尝试了。(笑)

  你会发现有两种人,一种人是年轻的时候就勇敢试错,还有一种人是怕错,规规矩矩地,变成爸妈的好孩子。如果再有一个机会,我不会再选择后者。

  我会选择一些我喜欢的专业,比如说医疗、互联网或者设计类,和实体经济更相关的专业,而不是听家里人的建议去学金融。当然,和现在一样,家里人会更希望去做一名公务员,金融算是在可选范围内最具挑战的专业。

  当然我现在是用另一种方式去创业,创立一个基金嘛,也是以一个创业的心态不停地解决问题。

  我18岁的时候,过得还算比较浪吧,就傻玩了,在班上是整天调皮捣蛋、但学习成绩还不错,老师也拿我没办法的那种学生。精力旺盛,常常中午午休时还会打车到市中心找好吃好玩的。

  那时候挺假小子的,就是个愣头青,整天抱着篮球,和小伙伴在一块玩得很开心。大家都在青涩的年龄段,也会偶尔收个情书……说得好像有点儿多哈哈。

  如果说我更喜欢哪个时期的话,我觉得每个阶段的我都是最好的我,人生的每一个状态都是最好的状态。但是如果能重来,我肯定会更努力,去追寻更多的挑战和更多的未知。(记者 蓝予)

  刘梦媛,衣二三创始人兼CEO :

  喜欢现在的自己,不想回到18岁

  我觉得女人创业和男人没什么不一样,我们一样拥有强大的内心,除此之外还更擅长洞察用户,尤其是女性用户。

  如果说回到人生中的某个时期,我希望回到2015。因为那一年我创立了衣二三,处于创业的初期,正是一切蓬勃待发的时期。希望回到那个时候是因为希望我可以一直保持创业的初心。每个人都希望永葆初心,如果能回去看看应该是一件很好的事。

  关于是否想回到18岁,虽然18岁是一个女人一切都在萌发的时期,但是我并不想回到18岁。因为我非常喜欢现在的自己,拥有一份自己想要坚持的事业和一个所向披靡的团队。(记者 刘娜)

  曹玉敏 ,40岁,Vphotos创始人兼CEO:

  我不想回到18岁,因为那时没有家人和创业partner的陪伴

  首先我觉得创业不分性别,我很Enjoy创业过程。

  我并不想回到18岁,因为那时候的生活里没有我的老公和孩子,也没有和我志同道合的创业伙伴。

  如果能够回到过去,我最希望回到的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刚出生的时候。那时候我一心想成为当时公司的全球CFO,当时我是个工作狂,工作的状态几乎是即使我全身出水痘被隔离都还在敲电脑开会。彼时没有真正考虑清楚想要什么样的人生,没有能够很好的平衡家庭和事业。

  有次,我去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候,老师不让接,因为基本没见过我。

  如果现在回到那时候,我已经想清楚了自己想要的下半生,学会了家庭和事业的平衡,这样的人生每天都有新的挑战但是又很充实。(记者 刘娜)

  CICI,30岁,某互联网创业公司PR总监:

  回到18岁,我要去早恋,要每天傍晚坐着公交车回家吃饭

  我当然愿意回到18岁,再年轻点更好。18岁,可以和家人在一起,也不用一个人孤身在外打拼奋斗。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不喜欢傍晚。因为那会儿,傍晚是我放学回家一家人团聚的时间,现在则是下班一个人回家。那时候下午5点多放学,在校门口坐公交车,20分钟就到家。还有那种中巴车,5毛钱一个人。回家的时候会路过九江学院——当时我们口中最烂的大学,不过现在发展好像还不错。现在回趟家要等到节假日,1314公里,卧铺要一晚上,车票300来块。

  我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浪的。但是吧,很恋家,很宅,每天晚上都会和他们Facetime。固定的第一句是:“我到家了,放心吧。”要是实在太晚了没回去,就给他们发微信,有时候也会骗他们,说到家了,因为爸妈一定要知道我安全到家了才会去睡觉。

  小时候,看别人在台上弹琴画画特羡慕。爸爸妈妈就送我去学画画舞蹈钢琴,都是我想学他们就送我去。拿出所有家底,还找了爷爷奶奶借了钱。

  大概三四年前吧,我把在北京的工作都辞了,房子也退掉了,就要回家,但是发现,回不去了。回家后,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也没有合适的工作。也带着一点点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在家里一辈子。

  所以,回到18岁多好呀,又能和家人在一起,还能做好多好多事儿。我要去早恋,(现在过了未成年都不是早恋了),去买腾讯股票,还能在傍晚的时候,坐着公交车回家吃饭。(记者 薛星星)

  小久,30岁,某互联网教育独角兽公司PR:

  18岁太穷了,独立后的生活才是自己的

  不愿意回到18岁,因为那时候的我太穷了。我愿意把钱给那时候的我,(笑),我把钱都给你(18岁的自己),你别让我回去。

  23岁时,我去了一家刚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当我看到第一个月工资的到账提醒短信时,啪的一下,3500元,我觉得我的生活才真正开始了。

  我一直认为,在那一刻之前,生活不是我自己的。

  我的少女时期是非常拮据的。

  当时,我买一本3块钱的《青年文摘》放到写字台上,我的父母看着眼睛都会发直。他们都是下岗工人。

  我高一就在外面打工,平时周末就在超市做促销。那时候知道有一个批发报纸的地方,我就跑去卖报纸,卖一份净赚3毛。最开心的就是周一,买一份《北京青年报》会送一份《广播电视报》。但后来想想,忙活一上午就够买瓶水。

  当时有想挣钱的心,却不知道能做什么。成长在一个穷人扎堆的地方,能看到的世界很小,目之所及,几乎没有上过大学的人,我一直不知道上大学能做什么,又会怎样。

  报志愿时,父母给我选了编辑出版学和会计学,因为我妈是报社的印刷工人,她一辈子都在车间工作,最羡慕的就是隔壁的编辑,和隔壁的隔壁的会计。

  但我只想逃离原有的圈子。我选了一个当时身边没人知道是干什么的专业——“比较文学与对外汉语”,仿佛选择一个离自己圈子很遥远的专业就可以摆脱这种既定的生活。

  但2009年,毕业后在一家小出版社,月薪1500,每天通勤4小时,并不如意。直到去了那家互联网公司,找到了方向迅速成长。

  感谢互联网公司,能给我们一个机会,这是一个英雄不问出处的地方。

  转眼10年的时间,我建立起了自己的生活,很知足了。对于未来,想多尽一些做女儿的责任,做更多有价值的事情。(记者 蓝予)

  姜学新,天马股份高级公关总监:

  现在就很好,不想回到18岁

  问到说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想回到自己哪个阶段?我觉得其实这应该是想问我的遗憾吧。

  我希望回到孩子还小时候。

  我觉得自己没有在孩子还很小的时候学会当一个好妈妈,觉得如果回去,自己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但我也知道,任何学习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不可能一蹴而就。

  关于18岁,我还真不想回到18岁,我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还不懂得欣赏生活的美好,烦恼比现在多。所以,现在这个阶段就很好。

  但细想想,现在其实就很好。我觉得我现在这个年龄阶段就很好。无论是亲密关系的经营、社会角色还是职业的经营,在我现在这个年龄阶段,都是成熟而清晰的时候,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也很确定,并且正在努力。

  社会角色对女性的定义,对家庭的照顾是无法忽视的一面,而职场又是一个必须拼搏和全力付出的地方。当身后有一个家庭的女性身处职场,又不甘于因自己不够努力而被淘汰,那么就不得不面临来自家庭与职场的双重冲突。

  “平衡”能力就在面临冲突、然后解决这些冲突的过程中慢慢被锻炼出来了。

  当我们看到有女性平衡高手,可以把时间与精力巧妙分配使用时,感觉这个人简直就是活出了“艺术家”的味道。我觉得我自己应该处于“平衡”能力的中级水平,还可以更高超的去分割自己的心理及时间资源。(记者 刘娜)

  懂懂,70后,自媒体人:

  孩子18岁了,我尽可能站在她的角度思考她要什么

  我的18岁,和现在这一代太不一样了,当时一门心思考大学,大家都吭哧吭哧学,了解信息的渠道几乎只有报纸和图书馆。每天听着“读书改变命运”,却不知道要怎么改变。考上什么专业就是什么,当年特别想学医,但还是学了师范。

  我的孩子今年正好18岁,她的成熟度、知识面比我们那时候强多了,甚至比我现在知道的都多,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要学什么专业、从事什么工作。

  我现在教育孩子,就是尽可能给她我青春时期想要的状态。也就是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他们想要的是什么,让她多出去见人、旅游,多交朋友,自己选择自己的职业方向。我把信息提供给她,让她自己做主,尽可能让她快乐。

  说到底,人怎么会不想18岁的好呢?可以每天上学,和同学们在一起,单纯快乐。

  但我现在和孩子说,她不会理解,就像当年家长跟我们说,我们也不会理解。(记者 蓝予)

编辑:赵力 杨梓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